返回列表 发帖

[完結文] We are one(HAYUKI X2)

明明距上次見面才不過十幾天,但再見面時還是這樣強烈的感覺到,她又瘦了,穿在身上的訓練服似乎都不那麼合身,這傢伙到底是在怎樣拼命?笨蛋!
於是趁著排練的休息時間,悄悄的?不、按自然狀態坐到了她在的角落
「呢,哈醬。」
「嗯?」
「A組的訓練很辛苦吧?」
「不、一點兒也不累哦。」
「... ... ... ...」
結果得到了這樣讓人無法繼續話題的回答,果然,去了A組也一樣笨呢,為什麼沒有變得聰明一點呢?「我,只是老實過頭了而已。」以前這樣吐槽她的時候,她是這樣辯解的,果然連辯解都這麼老實麽?算了算了... 對於老實過頭的笨蛋,本大小姐就不和你計較了。
「不過,哈醬又瘦了吧?」
「啊?!應該...沒有吧,我都有好好吃東西的。」
「騙人!明明每次都吃好少的,我在部落格上有看到啦。」
「咦?!」
「... ... ... ...」一個不小心就... 「無聊的時候上網偶爾看到的。」
「噢。不過由紀那麼忙都能擠出時間上網,精力真好啊!」
「... ... ... ...」
哈醬你一定不是腹黑,嗯...
但你一定是冷場2號,嗯...
「休息時間到了喲,準備開始排練了。」
「是!」
討厭...好好的休息時間被浪費了...討厭討厭討厭!
「哈醬是笨蛋。」站起來的時候忍不住抱怨了一句
「誒?!啊、是是是。」
!!!
這樣一幅習慣的表情和口氣是?驚訝之後,心底居然湧上了暖暖的甜蜜感
「笨蛋哈醬。」又重複了一次,用只有我們兩個人能聽到的聲音
「是、由紀說是這樣就是這樣嘍!」她也跟著站起來,伸手幫我拍了拍訓練服,「排練加油噢!」
明明就是一起排練,卻單獨對我做出了加油的手勢,握拳,幹勁十足的樣子
「嗯!哈醬也是。那、回見嘍~」
「好。」話音未落,「等等、等等!」
我的手被她輕輕拉住了...
彎腰蹲下然後伸手幫我系好粉紅色的鞋帶,熟悉到讓我覺得理所當然的一系列動作,就算已經不同組了,但哈醬還是我的哈醬呢
「由紀?」
「嗯。怎麼了?」
「你在傻笑什麼?」
「咦?啊!沒有啊沒有沒有沒有...只是稍微想到了其他的事情...」像是被發現了什麼慌慌張張的解釋起來,「總...總之,我先去排練嘍~」
這樣看來,其實,我才是笨...笨蛋吧?
... ... ... ...
排練一直到晚飯時候才結束,停下來的時候,瞬間湧上來的疲倦感差點沒讓我直接跪下去
「沒事吧?」麻友友在第一時間扶住我,「由紀?」
「嗯,沒事的。」安慰似的摸摸一臉擔心樣的小朋友,「休息下就好。麻友友先去吃東西吧,一定累壞了,而且你午飯也吃得好少的。」
沉默了一會兒,小朋友還是乖乖的點了點頭
「好。那由紀要快點過來噢。」
「嗯~」
靠著牆慢慢坐下來,揉著微微發脹的太陽穴,最近似乎又有點勉強自己了,不過必須努力才行,我現在是要帶領Team-B的人,如果......一閑下來就很容易進入睡眠模式...我...
「你又在勉強自己了。」頭頂傳來聲音裏充滿了不滿的情緒
麻友友?抬頭
「誒!哈...哈醬?」
... ... ... ...
意外的即將墜入夢鄉卻被拉回現實的不清醒迷糊聲音沒有得到回答,使勁兒閉上雙眼再睜開,面前是真真切切板著一張臉的,非常嚴肅的片山さん
... ... ... ...
一直不願意承認的事情就是,越是溫和少發脾氣的人嚴肅起來越叫人害怕,所以呢...
「伸手。」
「是。」
「把這個感冒藥吃掉。」
「咦?我...」
「沒感冒就當預防好了。」
「是。」
然後吃過藥的我被處在氣頭上的片山さん抓去乖乖吃飯,在強力監督下乖乖吃完了全部的食物,當然就算這樣也不乏有這樣的對話出現
「哈醬我吃不下了。」
「必須吃完。」
「啊、那哈醬喂我吧?」
「誒?!」
... ... ... ...
「哈醬逼我吃這麼多自己卻吃那麼少...」
「哈醬果然只是想單純的騙我吃東西吧...」
「哈醬為了監督我吃飯而吃那麼少,啊.. 負罪感。」
... ... ... ...
所以結果是,片山さん也破例吃掉了和我差不多的份量
「由紀果然是腹黑呢?」在最後一次排練前,被小小的吐槽了
「我只是擔心哈醬的身體吃不消而已。」足夠簡單理由呢
「我謝謝你,撐得要死。」為了證明自己沒有說謊,她還拉過我的手放到肚子上,嗯,好像的確有點鼓鼓的?「你的傑作...」
這句話聽著似乎...
「噗~」忍不住笑出聲來
長久的默契在於...一下秒就被知道了笑的原因
「喂!!!我不是那個意思啊,由紀!!!」
「哈哈哈!!!」被發現的話就可以光明正大笑出來了,「哈哈哈!!!」
「喂~由紀!!!」
嘛、懷著非常開心的心情開始最後的排練嘍~
歌曲、舞蹈、站位、還有用餘光看到的超認真「昭和大親友」
呐、我也不能輸
... ... ... ...
終於排練結束了,耳邊起伏著各種聲音組成的「辛苦了~」
「隊長,辛苦了...」同組的亞美菜帶著黏黏的聲音貼到我身邊,「給~飲料噢~」
「啊~謝謝!」
「沒~關~系~ 啊!~我看到心愛的人了喲~ 隊長回見!」
順著目光看過去,不出所料的果然是藤江
れいな啊
不過、似乎沒有發現哈醬,哈醬?
再次用眼神確認,A組不在,K組沒有,B組...也沒?
「在這裏噢。」懶懶的,倦倦的聲音出現在背後,「走吧!東西都幫你拿好了。」
這句話,以前一起在B組的時候經常聽到呢
雖然被常常埋怨說動作太慢,但是總是在埋怨的同時就幫我收拾好了
「哈醬、總是很體貼呢。」突如其來的一句,算不算是自言自語呢?
「不、不會。由紀的話,已經習慣了噢。」被回答了的話,應該就不算了吧
「走吧。」自然而然的,貼上去挽起對方的手臂,對於哈醬的話,我果然還是撒嬌比較多呢。
... ... ... ...
回到房間,卸妝洗澡之後都好晚了
披著還沒幹透的頭髮趴在床上簡單的更新了部落格,轉頭望向對面獨自玩著手機鏈的哈醬
一秒、兩秒、三秒...
「由紀?」
終於注意到我的視線了嗎?笨蛋...
「哈醬真是遲...鈍啊...」後面的話被硬生生的卡在喉嚨裏...
柔和的光線下,我看清她卸妝之後的最最真實的樣子,沒有照片上那樣精神沒有部落格裏自我講述的那樣元氣,我眼中的出現的,只是一個帶著眼袋與黑眼圈的才20出頭的女生
之前通電話的時候...
「我很好噢。」
「由紀現在是隊長了要好好努力喲~但是不要太逞強嘍~」
「我也會努力的!」
之前見面的時候...
「呢呢呢、之前的紅眼睛是怎麼回事?」
「由紀真是一點也不懂得好好照顧自己呢?休息可是很重要的誒...」
「啊、對了,這是給你買的眼貼,很好用噢...」
片山陽加,到底是誰在逞強到底是誰需要照顧啊?!差點沒有因為心疼而怒吼了
想了想還是忍耐下來,伸手拿過包包翻翻找找
「咦?啊、找到了!」
「由紀?」
「過來!昭和!」典型的命令句,嗯...BLACK口氣...
... ... ... ...
所以說,四天王的威信還是很高的?
「別亂動噢...」
「嗯。」
「不要睜開眼睛噢。」
「好。」
「要貼15分鐘才可以誒。」
「知道了。」
「呢,哈醬?」
「嗯?」
「笨蛋。」
「哈?」
「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一鼓作氣說完之後,眼淚啪的就流了下來
「由...由紀?你怎麼了?」大概是聽出了我的不對勁,她開始有點著急的伸手摸索,「由紀?」
「... ...」
「哭了?」她的手貼上我的臉頰,修長的手指輕輕拭去我的眼淚,「別哭了喲。」
「我才沒哭呢,我只是看到哈醬太拼命了,於是...被感動了而已。」
「我的拼命不是沒有理由的。由紀和我都是IDOL,但是由紀真是太優秀了,AKB的TOP,Team-B的隊長,人氣超高的最年輕的天氣姐姐,還有很多很多...就是這樣的你,每次被問到關係好的members的時候,每次都回答片山陽加的時候,我...」
「哈醬!!!」我想要打斷她,張口被卻她的手指掩住了,嘴唇通過指尖沾上了澀澀的眼淚
「我,想要通過自己的努力成為能配得起由紀的大親友噢。」
「... ...」
「不需要成員之間曖昧的炒作,也不需要靠誰上位。我...」
「哈醬...」
「我希望可以為由紀撐起一片天空,我希望由紀可以被我保護著...但是我現在...」
「是被保護著的噢...一直以來,都被哈醬好好保護著的呢。」
去遊樂場的時候,手被緊緊的牽著
逛街的時候,大大小小的購物袋從來沒有自己提過
過馬路的時候,總被固執的要求走後面
吃東西的時候,永遠都有著第一口福利
還有... ...
約會遲到權?
胡亂傲嬌權?
隨時撒嬌權?
對哈醬無條件隨時隨地使用權?
「噗!!!」
「誒?」對於我突如其來的笑,哈醬明顯的有些不知所措,「由紀?」
「哈醬,是我的大親友一直以來這都是我所感到幸福且驕傲的事。不論別人怎麼看怎麼想,我的哈醬就是我的哈醬,大親友之間才沒有所謂的配不配呢。」
「但是...」
「沒有但是。哈醬就是哈醬啊。」
「由紀...我希望我是能讓你覺得驕傲的存在啊!」她的聲音也跟著顫抖起來,掩著我嘴唇的手也慢慢往回收,「我希望由紀提起我的時候... 我不想成為由紀的負擔!!!我希望像麻友友,像宮澤さん那樣... 我...」
是用一種怎樣的勇氣,我吻了她
不是和宮澤さん那樣的工作性質
沒有和麻友友那種親密無間的姐妹情誼
無關亞美菜吻魔的強逼硬迫死纏爛打
總之,我就是吻她了
是想安慰、是想阻止她再說下去,是想告訴她我一直都在
是衝動,是喜歡,也是愛
叮叮叮——
提示可以摘眼貼的鈴聲之後,房間陷入沉默
「哈醬是我的驕傲噢。而且,哈醬只需要成為我一個人的驕傲就可以了。不要因為我而想要變成誰誰誰,我,只要那個昭和哈醬噢!」
不等她再開口
「呢,不要在亂想了啦。不然...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接吻吧...」在我說話的時候摘掉了眼貼,此刻,那一雙漂亮的眼睛正帶著些許詢問靜靜的注視著我,「那樣就可以治好我了...」
喂!這個叫得寸進尺嗎?
還是說這才是真正的天然腹黑呢?
「哈醬...」
下唇被輕輕吻住了,然後逐漸加重了力度
喂!我的話、還沒說完呢..
但身體卻奇妙的回應起了這笨拙的技巧
「愛情啊,真是不可思議呢!CHIYU~」大腦裏突然閃過最近很要好的智美的話
「加入AKB真是太好了。CHIYU~因為CHIYU~」無意間的抬頭,看到坐在不遠處的板野さん傻笑的樣子
... ... ... ...
被放倒在軟軟的大床上,鎖骨被輕重不一的小心啃咬著
哈醬的吐息與撫摸碰觸在一起,讓最原始的愛的方式變成了最誘惑的音符
「哈醬...」
「哈醬...」
「哈醬...」
斷斷續續的聲音流瀉出來,燒紅了臉頰濕潤了心
是幻覺嗎?
竟感覺到耳邊響起了抱きしめられたら
... ... ... ...
其實
橫濱演唱會第二場結束後收到了哈醬的簡訊
「由紀的抱きしめられたら真是太棒了...啊啊、如果能和由紀一起唱這首歌就好了。明天也要加油噢!」
咦?後面還有文字嗎?
... ... ... ...
之後一直到現在
「由紀當時沒有回我簡訊呢?」上次約會時無意間說到了橫濱演唱會的事情
「啊,沒有回呢。哈醬...?」
「不、沒什麼!由紀不回簡訊的習慣真是不好呢。」
「啊哈、反正哈醬知道嘛。」
「真拿你沒辦法。」
事實是,我當時還沒有辦法面對你,面對你用歌詞所暗示的愛:
遠い花火
見えないのに
音だけ聞こえる
胸の奧に打ち上がった
あなたのすべて
愛しい
... ... ... ...
下身的刺痛感,將我從過去的回憶中拔出來
哈醬的唇再一次覆蓋上來,深深的吻...
相互吮吸著唇舌間名為禁忌的隱形糖果
身體內,漸漸感覺到了哈醬的小心翼翼的律動
「還好嗎?」
「嗯。」
「由紀?」
「嗯。」
「喜歡你。」
「嗯。」
「由紀?」
「嗯。」
「我愛你。」
加快的旋律,一下下撞擊著快感的礁石
理智的弦繃到最緊,然後猛的斷開,空氣裏只剩下彼此低低的喘氣聲,若有若無的交織在一起
... ... ... ...
已經很晚了吧?但是卻沒有多餘的力氣開燈呢或者拿手機呢
往哈醬懷裏擠了擠,又抬頭蹭了蹭她的下巴
「嗯?」
「哈醬是我的騎士吧?」
「嗯。昭和女騎士。」即使看不清,我也知道她一定在笑
「那哈醬會一直陪著我寵我嘍~」
「對!既然不能走在你前面,那我就呆在你身後,永遠永遠守護你。」
哈醬略帶磁性的聲音,總能讓我有莫名的安心感
「哈醬也要讓我守護才可以。」
「不行!」被義正言辭的拒絕了
「為什麼?」
「一份愛才不要分兩半呢!!!」
真是哭笑不得的答案呢,不過這份固執真是太幸福了
「笨蛋哈醬。」
「誒?!」
「是是是、我知道啦!一份愛就夠啦,不把它分兩半了!!!」
... ... ... ...
短暫的沉默之後
手被握住了,十指緊扣...
好一會兒才聽到回答,專屬的笨蛋回答
「由紀,你是我的公主殿下噢。」
「我愛你。」
真是的、百分百的昭和愛情宣言呢
不過,是哈醬的話
「我也一樣噢。片山陽加殿!」
就做一對兒昭和夫妻吧。



Fin


================================

「あと、ゆきりんへの気持ちは谁にも负けません。移ろいません」
(然后,我对yukirin的心情不会输给任何人。不会改变。)

- 當初的自信滿滿,去哪裡了呢?

「はーちゃん,好了噢。」面前的人轉過來對我露出好看的笑容,然後將一把找零胡亂的放進錢包,「接下來去逛街,然後找個地方喝下午茶?」明明是在詢問我,確是一副必須這麼做的表情呢
「嗯,按ゆき喜歡的做就好。」
「耶!はーちゃん最好了。」即使有著明顯的身高差,也被緊緊挽住了手臂
「はーちゃん要是再高一點兒就好了...」
「誒?!抱歉,這個問題要是我沒滿20歲還可以在努力下的,但是呢...」
「はーちゃん真是的,開玩笑不用這麼啦,笨蛋。」

鈴鈴鈴...門上掛著的鈴鐺被風吻出好聽的聲音

- 抱歉。關於ゆき的,哪怕微不足道,也忍不住就認真起來呢。

「はーちゃん,哪一件比較好看?」
「嗯..ゆき的粉紅色運動衫太多了吧?這種天氣,買帶外套的會比較好噢。」
「はーちゃん,顏色呢顏色呢?」
「嗯..深色是不容易臟啦,但是ゆき的話還是淡紫色比較好喲。」
「啊,はーちゃん真是昭和阿姨呢。」
「喂!」
「不過,也蠻好看的嘛。好,就是這件了。」
「誒,等等... 都是淡紫色的話,那套看上去更舒服吧?」
「はーちゃん真是啰嗦。那就那個吧。」

商場的暖氣開得很足,抱著ゆき的外套站在她身旁
- 我們的距離有多遠?

「鐺鐺!!!這下就不會被說排練服老土什麽的了吧?」接過外套,她一臉嚴肅的問我,認真的表情忽然讓人有些忍俊不禁
「ゆき哪裡老土了?在我面前說老土真是討厭啊!」
「嘿嘿,也對。我才不是老土的人呢。」馬上就喜笑顏開了,真是孩子氣呢,「はーちゃん下午茶去吧!」
「嗯。」點點頭,抬手幫她把壓在衣領下的頭髮撥出來,「走吧。」



光線溫柔的懸在頭頂,朱古力奶茶的騰騰熱氣有些迷蒙視線。距上次見面又過了很久了呢。
角落永遠都因為安靜又讓人覺得安全,所以受到格外偏愛。對面的人在用吸管輕輕戳了杯底珍珠N次之後,打開了話匣子...
「呢,はーちゃん...」
- 我們的距離,有多遠?

杯子里的朱古力奶茶還剩下二分之一
「啊,はーちゃん,有時候我在想或許我不適合當隊長呢...」
杯子里的朱古力奶茶還剩下三分之一
「最近的工作好多,說真的,有點吃不消...」
杯子里的朱古力奶茶...
「人疲倦了很多,我在想是不是我變懶了...咦?啊!!!又變成我自顧自的在講了...」一如既往的誇張表情,然後下一秒成爲了懊惱又直接過渡到傲嬌,「はーちゃん.幹嘛不提醒我啦..真討厭...」
「誒?大概...嗯...大概是因為我更喜歡聽ゆき講吧。」
「はーちゃん...」
「嗯,就是這樣噢。」
「不要。」
「......」
「這次,換はーちゃん.嘍,最近沒有發生什麽事可以告訴我的嗎?」

- 你有那麼多番組趣事帶給我
- 你有那麼多工作煩惱想要傾訴

「我......」
「嗯?」
「最近很平淡呢。」
「诶...那,烦心事也没有吗?」
「えっ...」顿了顿,将两个杯子摆到一起,ゆき的奶茶没怎么喝呢,「没什么烦恼的呢。」
「唔,はーちゃん的生活真是很平淡呢...」
「是呢。要想想该怎么改变才好。」可是,该怎么改变才好呢?该怎么改变才好呢。这句没能说出来的话让鼻子有些发酸,用力吸了口气,握住她微微发热的手,紧紧的。

- 做一个生活如水的IDOL,是幸还是不幸呢?



踩著影子走在暮色四合的天空下,與行色匆匆的下班族擦肩而過,攥著紙鈔的左手不知是因為生氣還是委屈,劇烈的顫抖著...忽然,好後悔剪短髮啊,都擋不住一張哭泣的臉呢。

- 你可不可以不要太好太完美?

AKB的TOP之一
B組的隊長
French Kiss的Center
Team-Dragon的成員
TBS的天氣姐姐
有質量甚高的Solo,有大獲好評的Unit曲...
有比例恰好的身高身材,有製作精緻的寫真集與DVD...

當年那個生澀呆板粗糙的柏木由紀,現在似乎無論如何也回憶不起來。
「はーちゃん,沒怎麼變嘛。」上次我們和Cindy一起出去吃飯的時候被這樣說了,當時的不以為然現在想想真是...沒改變的話,也就等於原地踏步吧?這是即使剪短頭髮也不能否認的事實,嗎?
這種天氣呆在公園真是個不明智的決定,光禿禿的樹木看上去真是非常的蕭瑟,這樣的話連沖手心呵氣驅寒也不會見效的吧...站起來,伸手拍拍臉,踩著濕濕的路縮著脖子往家的方向走...

「我回來了。」
「歡迎回來。」媽媽的聲音從廚房里飄出來,「難得的休息日はーちゃん應該呆在家裡好好休息才對吧,平時工作這麼辛苦...」

- 工作是很辛苦,只是我的休息日並不難得
「就是因為這樣休息日才要出去走走嘛。」
「......」
「那個,我先回房間了。」
「對了,はーちゃん...」

砰!順手將媽媽沒說完的話關在門外
「呼...」
「はーちゃん。」
... ... ... ...
「哇呀!!!」
啪的按亮了電燈
「ゆ、ゆき?...」
「はーちゃん,今天的事,我...對不起。」仿佛之前就醞釀了很久,她馬上站起來,小心又堅決的沖我說完這句,卻不敢注視我的眼睛,「今天...我並不是...並不是覺得你付不起這個錢...」
「我不知道はーちゃん會介意...」
「はーちゃん,我沒有惡意的!」
她緊張且著急的向我解釋,努力想要澄清卻又不知所措的樣子...
「ゆき沒有做錯啊,對於我來講的確應該存錢大於用錢呢,對不起,最近情緒上...」想了想還是沒能把話說完,「抱歉,我讓ゆき擔心了。」

- 我討厭總是讓我心軟的人。我總是想討厭讓我心軟的人。

晚飯之後一起看了B組組閣祭之前的公演
「純情主義真是首好曲子,很適合はーちゃん呢,衣服也是。」
「當時吐槽說穿成這樣跳純情主義可以嗎的人,不知道是誰誒。」
「啊,有這種事兒嗎?」
「... ...算了... ...」
... ... ... ...
「てもでもの淚,也不錯呢。我和ゆき一起唱過喲!」
「はーちゃん還穿的是純情主義的衣服呢。」
「ゆき也有唱過的呢,純情主義。」
「嗯,不過和はーちゃん比就差好遠。はーちゃん的聲音,在整個AKB都是TOP級的喔。」頓一頓,「橫濱滿席祭上的Confession,還有たかみなさん的爱しさのアクセル,聽上去都是不一樣的感覺呢。」
「昭和風?」
「嗯,或許是呢。」眯著眼睛假裝沉思了一會兒,點點頭
「喂!ゆき!!!」
「はーちゃん,這可是你自己說的!」
... ... ... ...
閒散的漫無目的的聊天總是意識不到時間流逝的,注意到的時候已經很晚了。夏天的話還可以勉強,冬天的話...合上窗簾,「ゆき,安全起見,今天委屈在這邊留宿吧。」

- 我討厭你。

在客廳吹完頭髮,給柏木阿姨打過電話之後回到漆黑一片的房間
「ゆき?...」回應自己的是均勻的呼吸聲...才20分鐘就睡著了嗎?輕手輕腳的撩起被子的一角,躺到她身旁,順手摘下她忘記取掉的耳塞。
平淡的夜晚,暖和的被窩,洗過頭髮的檸檬草香味,還有...轉頭,她睡著之後安靜如嬰孩的臉。
「ゆき...」再一次喊她的名字,撥開她額前的發,手指順著側臉往下滑,從鎖骨到肩頭,最後...像之前安慰在後臺大哭的她那樣,將她整個兒攔進懷裡...
「我...」
「好討厭你啊...」
終於還是說出來了

- 我喜欢你。这是不需要回答的独白


「明明都是3期生的我们,现在会有这样的差距呢。渐渐的,就感觉被ゆき甩在身后了呢,之前一起握手会的时候,ゆき的队伍... 怎么说呢,羡慕又不甘。我,比你缺少些什么呢,声音舞蹈努力还是仅仅比你大出的一岁...不知道呢。」
「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安我们之间渐渐拉开的距离呢?ゆき身边的人越来越多,有相互扶持的まゆゆ,有可以撒娇的宫泽さん,ゆき自己也成为B组越发可靠的队长...我,在ゆき的世界里是怎样的存在?好朋友,ゆき每次都这么说,上节目上杂志...ゆき真是温柔的人。」
「片山阳加?我在想一定不是每个听到这个名字的人都能想到我的脸呢。尽管不是像Cindy那样,有制霸全国的巨无霸梦想,但是总还是有希望别人听到这个名字脑海里就会浮现出我这张昭和脸,这样的野心吧。」
「说真的,ゆき每次这么说,我都打心底的高兴,但是高兴之后就只剩下害怕了。」
「害怕这样下去,我不能成为匹配ゆき的大亲友呢。真的、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努力了,甚至连在杂志访谈上请求秋元老师多捧捧我,这样高调的话都说出来了。猜拳大会的跟拍也是...... 穿着长颈鹿服装在镜头面前...」
「要是能靠你再进点就好了,要是在强大一点就好了,要是能成为让ゆき傲娇的存在就好了,要是不是ゆき的大亲友就好了...」
... ... ... ...
「要是不是はーちゃん的话,我可以在关系最好成员的那栏留一个空白吗?」
我没有想到她没有睡着,惊慌的想要坐起来,却反而被紧紧的抱住了
「はーちゃん,对我来说是不可或缺的存在。」
「没有人能像はーちゃん这样宠着我了。」
「也没有人能像はーちゃん这样与我有不露痕迹的默契。」
「我也总之自以为是的认为和はーちゃん之间,是没有距离的。」
「一直以来没能体会到はーちゃん的心情,对不起。」
低头,正好撞上她的目光,清澈略带慌张...就跟我第一次见到她一样,像一只寻找森林的鹿

- 我想守护你。不论如何,都想

「对不起,我想太多了...」
「对不起,我没发现想太多的はーちゃん...」
「... ...」
「はーちゃん,是优秀的人,任何方面都是,嗓音舞蹈还有几乎固执的拼劲儿,我羡慕这样的はーちゃん,能有はーちゃん这样的大亲友我真的好驕傲。就像はーちゃん不会因为换了组就不承认我是你的大亲友那样,我,也绝对不会因为身边的人越来越多就忘了はーちゃん的。はーちゃん是我的避风港哟。只要一想到はーちゃん在我身后,就有一直往前的动力,这是我从来不想隐瞒的事实。反正就算遇到不好的事,一转身はーちゃん就在背后...」
「ゆき...」
「はーちゃん,最喜欢了。即使朋友又是对手的はーちゃん,最喜欢了...」
「ゆき...」
... ... ... ...
「谢谢。我,也最喜欢ゆき了。」
... ... ... ...
「呢,はーちゃん,乱想太多真的会成昭和阿姨噢...」
「喂!」
「所以,一定、絕對不要再想太多了。」
「好...」
「啊,好怀念之前B3公演呢,和はーちゃん一起唱過純情主義之後又唱てもでもの淚。」
「嗯。唱てもでもの淚的時候,不小心走音了噢。」
「就算那樣也很開心呢。和はーちゃん一起...」聲音漸漸弱了下去...
「我也是喲,ゆき。所以,也只好一直守著你了,哪怕是只能做你的Back...」
「唔。」似乎還有著殘留的意識,懷裡的人,微微上揚了嘴角

- 即使人氣什麽的不能與其他人相比,但這份對你心情,絕不輕易相讓。

「はーちゃん下次请务必对我撒撒娇吧!」
「我可是很难得发邮件的噢。」
醒来的时候,身边已经空空了。但在手机邮箱里却发现了这样的邮件,附带一张V字摆在头顶的自拍。
嘛,这点上我也会努力的!

- 19岁生日时候收到的那张双马尾照,至今还在手机中,保存完好。

FIN
1

评分人数


❤ 心友 仲間 支柱 ❤

>> 也許在果壇有人看過這兩篇
>> 我純粹來活躍下文區氣氛於是不設各種隱藏
>> 看文愉快謝謝。

❤ 心友 仲間 支柱 ❤

TOP

啊啊啊啊啊啊!!!!写的太好了 诶诶 看着看着 不由得想到 哈酱 是不是真的有那么想啊 膜拜!!!

TOP

虽然不知道还可不可以回复...不过...
写的好棒呀LZ桑我可以转到Hayuki吧去么
如果可以的话实在感激不尽wwww

TOP

……難得的HAYUKI文啊(淚……真心覺得這是沒有任何運營性質的真摯的感情,LZ寫的很棒喲=-=

TOP

HaYuki*^_^*
超愛這對~~~大親友O_O
覺得現在畢業了真的很難過啊T^T
謝謝分享啊^O^

TOP

Hayuki文真的是很少
好不容易找到了~
樓主真的寫的很細膩又生動
待會還要在重新品味一次!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