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hide][size=3][color=#000000][font=Times New Roman]----------[/font][font=新細明體]小小的過渡,私心的[/font][font=Times New Roman]x([/font][font=新細明體]我才不會說這是因為字數太少才寫的[/font][font=Times New Roman])----------[/font][/color][/size]
[font=Times New Roman][size=3][color=#000000] [/color][/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color=#000000]回到家裹,喪家珠理犬一直都用楚楚可憐的眼光望著玲奈,倒把玲奈望得面紅耳赤了。[/color][/size][/font]
[font=Times New Roman][size=3][color=#000000] [/color][/size][/font]
[size=3][color=#000000][font=新細明體]「再看我,再看我就把妳吃掉。」玲奈被急得說道。『玲奈會想要我嗎?』珠理奈平靜的問。上次玲奈需求她的時候,就只是媚藥的作怪效果[/font][font=Times New Roman]…[/font][font=新細明體]沒有媚藥的玲奈,會想要我,會想攻下我嗎?[/font][font=Times New Roman]……[/font][font=新細明體]『吶,會不會想要我?還是說,只想要麻友那麼可愛的孩子[/font][font=Times New Roman]…[/font][font=新細明體]』珠理奈再問多一次,期盼著玲奈的答案。平時的色狼偷豆腐樣全沒了,現在只像隻溫順的小受犬。[/font][/color][/size]
[font=Times New Roman][size=3][color=#000000] [/color][/size][/font]
[size=3][color=#000000][font=新細明體]才發現自己沒有多給珠理奈信心的玲奈,終於下定決心要估有[/font][font=Times New Roman]13[/font][font=新細明體]歲的她的第一次。只種草莓已經不能夠滿足她,表達她了。繼上次珠理奈碰她後,她都還未反壓過。[/font][/color][/size]
[font=Times New Roman][size=3][color=#000000] [/color][/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color=#000000]先是輕掃著她的唇,然後再是含著她的唇片輕輕地吮吸,一點一滴的吮吸著。小心翼翼地將舌頭從滑入她的口中,勾起她的舌頭。玲奈一寸寸的咬著珠理犬的舌頭,把珠理矣弄得好有感覺,尾巴擺動得高高的。無論接吻過多少次,也覺得玲奈的唇很軟,很甜,接吻真舒服欸。[/color][/size][/font]
[font=Times New Roman][size=3][color=#000000] [/color][/size][/font]
[size=3][color=#000000][font=新細明體]很有感覺的珠理奈的心很忐忑,卻又很期待。『吶[/font][font=Times New Roman]…[/font][font=新細明體]玲奈[/font][font=Times New Roman]…[/font][font=新細明體]小玲[/font][font=Times New Roman]…[/font][font=新細明體]先去洗澡,好嗎?』怕得臨時退縮。玲奈明白那種害怕[/font][font=Times New Roman]…[/font][font=新細明體]畢竟當初自己也是在珠理奈的陪伴下才過到心理關口的。[/font][/color][/size]
[font=Times New Roman][size=3][color=#000000] [/color][/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color=#000000]一起洗著澡,卻各洗各的,玲奈用浴缸而珠理奈坐在小椅子在角落洗頭沖水。微閉著雙眸坐在浴缸的玲奈有著一種沉靜和一種蒼白的病美,止人忍不住想要去保護她、照顧她。[/color][/size][/font]
[font=Times New Roman][size=3][color=#000000] [/color][/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color=#000000]玲奈的手輕柔的滑過珠理奈的全身,珠理奈輕輕的閉著眼睛,躺在玲奈的懷裹,享受她的“服務”。也許珠理奈太沉醉在玲奈的挑逗中,全身都佈滿了紅暈,也完全沒有察覺玲奈的手已經卡到了兩腿間。[/color][/size][/font]
[font=Times New Roman][size=3][color=#000000] [/color][/size][/font]
[size=3][color=#000000][font=新細明體]『呃啊[/font][font=Times New Roman]…[/font][font=新細明體]』珠理奈夾緊雙腿,隨即又放鬆下來。[/font][/color][/size]
[font=Times New Roman][size=3][color=#000000] [/color][/size][/font]
[size=3][color=#000000][font=新細明體]聽到珠理奈的呻吟,玲奈手中的挑逗緩慢起來,小心翼翼的問道:『我弄疼妳了?』珠理奈輕輕喘著氣,面色紅潤地說:『沒有喔[/font][font=Times New Roman]…[/font][font=新細明體]沒有人比玲奈妳更了解我的身體了,我們從少到大都是在一起的不是嗎?[/font][font=Times New Roman]…[/font][font=新細明體]我只是有點害怕罷了。[/font][font=新細明體]』[/font][/color][/size]
[font=Times New Roman][size=3][color=#000000] [/color][/size][/font]
[size=3][color=#000000][font=新細明體]『吶,如果珠理奈害怕的話,不喜歡的話,我什麼都不會做的。』玲奈也不是真的一定要珠理奈,因為自己也是知道那層薄膜被刺穿後的痛。如果可以的話,她不介意被珠理奈一直攻下去[/font][font=Times New Roman]…[/font][font=新細明體]不就是做總受,不就是第二天會腰酸嘛,總比珠理奈會痛來得划算。小受反攻計劃什麼的就拋諸腦後好了。[/font][/color][/size]
[font=Times New Roman][size=3][color=#000000] [/color][/size][/font]
[size=3][color=#000000][font=新細明體]知道玲奈誤會了自己,即使害羞著,也主動的弓起身子,捉住玲奈的手指放入自己的私處,一個用力直插入去[/font][font=Times New Roman]…[/font][font=新細明體]希望可以好好的感受到玲奈呢[/font][font=Times New Roman]…[/font][font=新細明體]玲奈,我愛妳,以前愛,現在也會一直愛下去[/font][font=Times New Roman]……[/font][/color][/size]
[font=Times New Roman][size=3][color=#000000] [/color][/size][/font]
[size=3][color=#000000][font=新細明體]『小珠[/font][font=Times New Roman]…[/font][font=新細明體]妳![/font][font=Times New Roman]…[/font][font=新細明體]我愛妳[/font][font=Times New Roman]…[/font][font=新細明體]』吻上她身上的每一個地方,感受著她的餘悸。玲奈溫柔又仔細的探索珠理奈的身體,不找到所以敏感點誓不罷休。同樣白滑的身體互相糾纏著,終於迎來珠理奈人生中的第一個高潮![/font][/color][/size]
[font=Times New Roman][size=3][color=#000000] [/color][/size][/font]
[size=3][color=#000000][font=新細明體]『別泡太久,會著涼的[/font][font=Times New Roman]…[/font][font=新細明體]』接著草食系的玲奈不知借助了哪個怪力神一個抱起珠理奈往床上拋。[/font][/color][/size]
[font=Times New Roman][size=3][color=#000000] [/color][/size][/font]
[size=3][color=#000000][font=新細明體]啊[/font][font=Times New Roman]…[/font][font=新細明體]夜,還很長呢。[/font][/color][/size]
[font=Times New Roman][size=3][color=#000000] [/color][/size][/font]
[font=Tahoma][size=10pt][font=新細明體]「[/font][/size][/font][b][font=Tahoma][size=10pt]love[/size][/font][/b][font=Tahoma][size=10pt][font=新細明體]」這字,在日本人心中的理解,正如中國古人所說的「生死相許」,份量相當重。[/font][/size][/font]
[font=Tahoma][size=10pt][font=新細明體]日本名作家[b][font=新細明體]夏目漱石[/font][/b]先生在作英語教師時,課堂上要學生翻譯一篇英文,文中的男女主角在月下散步,男主角情不自禁說出了一句「[/font][/size][/font][b][font=Tahoma][size=10pt]I[/size][/font][/b][font=Tahoma][size=10pt] [b][font=Tahoma]love[/font][/b] [b][font=Tahoma]you[/font][/b][/size][/font][font=Tahoma][size=10pt][font=新細明體]」,學生有人翻譯成「我愛你」。夏目先生糾正了這個學生,說「這句該翻成『今晚的月色真美』。」[/font][/size][/font]
[font=Tahoma][size=10pt][font=新細明體]原來「愛」正是因為份量太重,不該輕易說出口,必要時,還必須有東方人特有的含蓄。[/font][/size][/font]
[font=Tahoma][size=10pt][font=新細明體]看過日本「偶像劇」的人,可能都注意到一點。日本人哪怕再濃情密意,最多也只說「[/font][/size][/font][font=Tahoma][size=10pt]suki([/size][/font][font=Tahoma][size=10pt][font=新細明體]漢字寫作「好」[/font][/size][/font][font=Tahoma][size=10pt])[/size][/font][font=Tahoma][size=10pt][font=新細明體]」,很少說「愛」。真要到「愛」的地步,就是生死相許了。[/font][/size][/font]
[font=Tahoma][size=10pt][font=新細明體]受到日本人的影響,近代中國人也引進了這個譯法,把「[/font][/size][/font][b][font=Tahoma][size=10pt]love[/size][/font][/b][font=Tahoma][size=10pt][font=新細明體]」對譯成「愛」,只是日本人對於「[/font][/size][/font][b][font=Tahoma][size=10pt]love[/size][/font][/b][font=Tahoma][size=10pt][font=新細明體]」翻譯時的取捨不定、天人交戰,則少有人知道。正因為如此,現代中國人的「愛」,是可以任意說出口的。往往男女交往未久,就問對方「愛不愛我」,按照日本人的標準,這等於是問對方「願不願為自己死」了。一個日本女孩子告訴小生,她交往過一個台灣男友,經常「愛」字掛嘴邊,「這輩子也沒被人這麼『愛』過!」這女孩告訴小生。兩人分手時,女孩很難過,難過到想去死。[/font][/size][/font]
[font=Tahoma][size=10pt][font=新細明體]日本著名小說家[b][font=新細明體]夏目漱石[/font][/b]在翻譯英文[/font][/size][/font][font=Tahoma][size=10pt] “I love you” [/size][/font][font=Tahoma][size=10pt][font=新細明體]這句话時是這樣翻譯的:和你一起看的月亮最美。[/font][/size][/font]
[size=3][color=#000000][font=新細明體]是日語里沒有可以表達I love you 的詞語嗎?不是,是當时日本的文化,一種含蓄,一種對情感的表達方式。[/font][/color][/size][font=Tahoma][size=10pt][/size][/font]
[/hide]

TOP

麻友﹐現在這麼說可能很假﹐但是從看到妳那一刻算起到不小心偷看到妳的心意﹐說不定愛情從那開始就在聚集。
看著妳逃避的視線﹐我知道了妳想要放棄的感情。
看著妳痛苦的忍耐和不甘心。
心中的小花不其然的為妳而開。
我不曾暗戀甚至是愛一個人﹐但是我現在可以正式的告訴妳﹐我愛妳。

由紀…剛喜歡上妳的時候我的心只會一味的後悔﹐深知這是不被容許的事。
把畫滿妳的繪本填滿﹐心想放棄後也能留下一絲回憶。
深怕會有哪個小動作讓妳發現我的感情﹐甚至曾因愛上妳而後悔。
但是﹐妳的一句話讓我知道自己是錯的。
由紀﹐可以一生都在一起麼?

玲奈﹐說不定我從看到妳那刻就愛上妳了。
小巧的妳默默的跟在父母的旁邊﹐看到我時卻主動走了出來向我搭話。
現在回想起來﹐是因為眼中的寂寞被妳發現了麼?
妳的溫柔和慈祥﹐我自問沒有配上妳的資格。
可是﹐要是妳願意的話﹐可以讓我愛妳麼?

《第十七章》(完)

事情總不會如妳所願。

妳希望有快樂的校園生活﹐想要認識可以交往一生的好友﹐分配到仁慈的班導之下﹐想遇到友好的鄰座。

想坐到靠窗靠後的位置﹐物理課時想坐到最後的地方﹐一望無際﹐隨妳所欲。

可是﹐事情總不會如妳所願。

愛上妳是意外﹐可是從來不是錯。
我們都曾後悔過﹐可這不會是一生的後悔。
現在想到的只有﹐愛上妳真好。
「結果還是來這裡了麼……」
緊緊的牽著身旁玲奈的手﹐珠理奈頭也不轉的看著頭上的霞虹燈。

簡單解讀一下﹐上面寫著「卡啦OK」。

「是說來這裡沒關係啦! 但是我們只有四個人吧!? 怎麼唱一晚!!?」

今天是畢業典禮的前一天﹐學校比平常早了放人。懷著同樣目的的兩人在鐘聲響起後不到五分鐘同時出現在高中部三年A班的課室門口﹐很理所當然的把剛收拾好準備慢步(咦)到初中部的兩人拉了出來。

在那之後﹐雙大小姐的傳聞未減﹐可是以麻友和由紀﹑玲奈和珠理奈為題的傳聞也有增無減。這四人在學校早就出了名是旁若無人的閃光﹐可是她們本人似乎沒什麼自覺﹐老師也就隻眼開隻眼閉。

話又說回這裡﹐今天是畢業典禮前的一天﹐換言之過了今天﹐由紀她們就不再是高中生﹐而麻友也將在來年的四月成為高中生。雖然由紀和玲奈不久後還有大學的入學試﹐但是高中生的生活﹐也就到今天為止。

「沒問題的﹐我自己一個也夠唱兩晚了!」
「妳的是動漫歌吧! 我先跟妳說! 我和玲奈今天可不要唱動漫歌!」

互相緊緊的扣著身邊的人﹐兩位小朋友相當有氣勢的對視﹐在頭快要碰上的時候相相被兩邊家長(喂)一扯﹐立即各懷各抱﹐臉子一紅靜了下來。

「好了﹐我會點其他歌的啦﹐麻友友可別打算一個人唱!」由紀溫柔的順了順懷中人的頭髮﹐說完又在耳邊補一句。「我……也想和麻友合唱嘛…」
「唔…嗯……」聽完這句的麻友不面紅是騙人的﹐退了退又往由紀身上蹭了蹭﹐活著真好。

「珠理﹐跟妳說過多少遍不準隨便跟麻友鬧嘴﹐傷和氣不好。」一手抱著落入自己懷中的珠理奈﹐另一手還是不忘緊扣著對方原本就緊握著自己的手﹐退開一步又露出天然且人禽無害的笑容開口道。「人家還想和珠理奈合唱呢~ 珠理不想的話現在就回家好了。」
「不! 要唱! 一定要唱!」握著玲奈的手似乎從剛才開始就是無意識的扣著﹐現在激動起上來又加深了力度﹐引得玲奈輕呼了一下﹐意識到弄疼她了立即放手看有沒有傷到。

在這裡我說明一下﹐旁邊有人﹐而且很多。高中不是只有妳們一間﹐早放的也不只妳們幾個。現在是中午時間﹐要吃飯的不只妳們﹐會走路的也不只有妳們。一街都是人﹐全街就只有妳們不懂自重﹐看那邊魚檔的叔叔早就看到忘了要找錢﹐那邊的嬸嬸早就忘了走路﹐那邊的小孩都把冰淇淋掉到地上了……

意識到情況不對﹐由紀和玲奈打了個眼色﹐拉起身邊的人就往K房衝去。

真是的﹐今天明明是傷心的畢業日子﹐可怎麼這兩人完全沒自覺啦?

其實沒自覺是騙人的。不論是麻友還是珠理奈其實今天的心情都不太好。雖然高中部和初中部原本就有一定的距離﹐但是再怎麼說也就十分鐘的步行距離﹐跑的話五分鐘不用﹐可由紀和玲奈畢業後就沒這歌唱了。一想到和戀人的距離即將變遠﹐兩人心裡又是一沉。比平常更激動的情緒和更嬌羞的表現就是証明。

而由紀和玲奈又怎會察覺不到這點? 握著戀人的手比平常更用力﹐視線也不時偷偷的對上。不想對方發現自己的憂心。不是擔心分開後感情會出問題﹐而是為了被奪去的時間而不甘。一年前還不覺得高中如此可貴﹐現在卻想回校威脅校長寫張留級令。

可再怎麼說也是說笑﹐人生的路一定要走﹐時間也不會停下來等自己。麻友和珠理奈都是懂事的孩子﹐所以從來沒有提出過要對方留下來的無理要求。可這種時候的體諒﹐讓她們感動之餘也不敢心情複雜﹐其實撒一下嬌不是更可愛嗎?

懷著不同的心事﹐四人一前一後的進了還算很大的K房。一部42寸的高清大電視﹐兩張沙發﹐四個麥克風﹐標準的四人房。四人很有默契的分開坐下﹐鬆開原本貼著戀人的雙手﹐小的兩個一手就拿起桌上謹有的兩本冊子﹐轉身又往戀人身上貼去。

「由紀由紀﹐可以唱這首麼?」一看到滿冊的動漫曲子﹐麻友隨即沒了剛才的尷尬﹐大方的坐到由紀腿上﹐仰頭問道。
「嗯﹐麻友想唱什麼我都陪妳。」天知道自己為了這天補了多少動漫歌﹐今天終於用得上。雖然也只限自己喜歡的歌手唱過的﹐但對付一晚多少夠用。
「嗯! 那……」

「玲奈! 聽說這裡的激辣拉麵很好吃! 要叫來試試麼?」一進房就對準了食物冊子的珠理奈把整個身貼在玲奈身上興奮的問著。這個拉麵可也是自己今天選來這裡的目標之中。
「嗯﹐都聽珠理的。」笑著的摸了摸懷中人的頭髮﹐果然還是不太滿意﹐下次還是自己幫她剪吧?
由紀從洗手間回來﹐瞄了一眼點歌目﹐不驚訝的看到剛剛唱完的歌目表又被補上了一堆的動漫歌﹐其中還有些合唱的情歌﹐應該是玲奈細心補上的。坐下﹐伸手就抱著在自己一旁因為點歌而沒有注意到自己進來的麻友﹐這一抱倒是提醒了她﹐於是二話不說又是往由紀身上一倒。

「由紀累了嗎? 要休息一下再唱?」
「不用﹐再說給了錢也不好這樣浪費時間。麻友讓些給玲奈她們唱吧? 這兩人從來開始就一直吃的。」

看了一眼放在桌上很明顯是新開的辣醬空瓶子和單是看到就不想碰的充滿辣油的碗子﹐玲奈以外的三人總是見怪不怪。晚上十時﹐離開場已經過了七小時﹐由紀吃完一碟又一碟的意大利粉也不見少。不得不說這間卡啦OK的食物還算挺讓自己滿意的﹐加上原本就定了要唱通宵﹐食物飲料全包﹐也不怕吃多點﹐明天開始減肥就是了(淚目)。

「是說……玲奈吃這麼辣但從剛才開始連喉嚨也不沙一下我才叫神奇……」由紀小聲的吐糟理所當然地傳到不遠處幫玲奈抹著嘴的珠理奈耳中﹐可她只是微微一笑﹐其實她開始也覺得神奇﹐現在已經見怪不怪了。

帶點羨慕的看向松井兩姐妹﹐麻友也不嘗想要受到由紀如此的待遇? 但耐何自己吃東西時從來不容許自己出錯﹐所以很少有食物粘上﹐也就沒了這等待遇。

「啊﹐麻友…」
「嗯?」

聽到由紀叫自己﹐麻友毫不猶疑的轉過去﹐可下一瞬就感覺到臉上的一陣濕熱﹐臉上立即一紅。

「粘到了。」輕輕的在麻友耳邊留下這一句﹐說完又吹了一口氣﹐害麻友整個無力的倒在自己身上。
「由紀…」

「妳們兩個要做可以到別處麼?」

看著如此不自重的兩人﹐珠理奈忍不住抗議﹐可立即換來玲奈一記白眼﹐珠理妳吐糟前可以先把手拿出來麼?

「啊﹐麻友﹐我想去一下洗手間……」
「咦? 不是才剛去……啊啊珠理奈! 這首妳也會唱的! 要不留遺憾的給我唱……!!」

話還沒說完﹐麻友就被由紀拉了出K房﹐直直的往洗手間走去。留下在室內忍笑的玲奈和無奈的珠理奈。

「那就幫她唱吧……」拿起麥克風﹐珠理奈有點無奈的看著那42寸大的高清電視﹐其實自己和玲奈從進來開始就吃多於唱﹐聲子到現在也還不太開到。加上自己沒有玲奈那特殊的體質﹐吃了兩口辣現在聲子還有點沙。

這不說完﹐果然開口不到幾秒鐘就走了音﹐引來身旁人的偷笑。

「喂!」

大聲的抗議﹐玲奈當然知道珠理奈不是真的生氣﹐紅透了的臉就是証明。千辛萬苦的把麻友交代下來的任務完成﹐珠理奈把兩一隻麥克風伸到玲奈手上﹐轉開臉說。

「妳唱好了…」

看了一眼珠理奈又看了一眼螢幕﹐玲奈會心一笑﹐輕輕的點了一下頭﹐握緊珠理奈沒拿麥克風的手﹐唱起了剛才自己不經意點下的情歌。途中不只一次的偷看著珠理奈的表情。她選的歌中有獨唱﹐也有合唱的。珠理奈遇到會唱的會在途中加入﹐不會唱的就靠在玲奈懷中聽著。她不得不說﹐她真的很喜歡玲奈的歌聲﹐也有點慶幸現在只有她們兩個在﹐只有她才聽得到玲奈的歌聲。

「玲奈……」
「嗯?」

藉著歌與歌之間的換轉時間﹐珠理奈沒有從玲奈身上起來﹐反而是靠得更近。玲奈也沒反抗﹐就這樣讓她吻上了。

唇分﹐沒有深情的激吻﹐可已足夠讓兩人脹紅了臉。

樂曲已開﹐可卻沒人開唱。歌詞一片片的閃過字幕﹐珠理奈干脆把靜音開啟﹐降低音量。把麻友的動漫歌全排了到最後﹐表示兩人都暫時沒有開唱的必要﹐主動的再次吻上玲奈的唇。

吶﹐玲奈﹐我不知道畢業後的我們會變成怎樣﹐也不會說顧好現在就好這種任性的話﹐可要是我有出現在妳未來的機會﹐我絕對會爭取﹐爭取到自己有配得上妳的一天。

「畢業後……」輕輕的推開吻著自己的珠理奈﹐看著她驚訝地看著自己的表情﹐剛才果然是在想這事麼?

「畢業後……珠理還會來找我麼?」

一行熱熱的水份流過珠理奈的臉額﹐落到玲奈臉上。珠理奈有點激動的抱緊了玲奈。她愛她﹐她也愛她﹐相愛的兩人沒有什麼好怕的。多少年了﹐自己都等了這些年了﹐還有什麼好怕的麼?

「會…一定會……」帶著哭腔的重覆著這句話﹐又補充道。「玲奈也要來找我……」
「會﹐一定會來找珠理的。」輕輕的吻去對方臉上的淚行﹐玲奈沒有哭﹐要哭的晚上早就過去﹐不管是現在還是未來﹐她都要珍惜見前這個人。




「由紀……」剛剛還吻得難分難離的兩人緊握著對方的手﹐現在已經是深夜﹐加上因為這個貴賓房﹐路上的人並不多。由紀和麻友為了不打擾到房中的兩人﹐握緊雙手在房外坐著聊天。本來到剛才為止還是麻友一臉花痴的說著動漫﹐可到後到兩人話愈來愈少﹐手也握得愈來愈緊。

不想這天過去﹐因為這天過去後﹐又有不得不面對的現實走在自己跟前。

「嗯?」輕聲的應了一下﹐由紀沒有望向麻友。其實她沒有別人想像中的堅強﹐在自己和麻友心目中﹐她都只是個普通的女孩子﹐該有的感情都有﹐甚至可能有點過多﹐這也是自己情緒和反應都比別人大的原因。她知道﹐現在自己要是看向麻友﹐絕對會想哭。

見麻友沒有回話﹐由紀剛想轉過頭一探究竟﹐下一刻卻感受到唇間的濕熱。淚再也忍不住的掉了下來﹐抱緊眼前的人﹐旁若無人的吻了起來。還好這裡真的沒什麼人路過﹐夜深了員工也識趣的把房間與房間之間隔得開開的﹐剛才兩人經過還看到有守衛﹐不得不說這裡安全做得很足。

唇分﹐無言。由紀靠牆坐著把麻友抱得緊緊的﹐而麻友也毫不猶疑的坐到她腿上﹐雙腳放在一邊﹐側身又吻了起來。雙手挽著由紀的頸項﹐吻得難捨難分。良久才終於又放了開來﹐貪婪的大口大口吸著空氣。

「畢業後……」沒等由紀開口﹐也沒理她那一面有點誇張的表情﹐只見她聽完自己的說完話終於哭了出來。雖然和平常相反了的樣子﹐麻友還是抱著哭了成淚人的由紀。真是的﹐明明自己才是愛哭鬼啊? 是因為昨晚已經哭夠了麼? 還是由紀跟得自己多了﹐也成愛哭鬼了?

「畢業後也不會讓由紀逃開的﹐一生也請多多指教。」

TOP

三年後──

[hide]「啊﹐渡邊學姐好。」

新來的新生小心的向著被稱為渡邊學姐的人打招呼﹐雖然才剛來這學校沒多久﹐可是是人的都知道這個學姐的事跡。成績雖然不算最優勢但是品行良好﹐也深受老師歡迎。再加上……想起自己昨天看到的場景﹐臉又不禁紅了起來。

「妳好。」揚起萬年不變的CG臉﹐卻比當年多了一點成熟。麻友禮貌的向這個和自己友人同年的小學妹。「妳是新生麼?」

「啊! 是的! 今年開始轉到這間高中的!」
「外校生麼? 會來社團活動樓還懂走到這裡﹐是想入部?」喔喔這孩子是好素材……cosplay的話絕對正點。

「啊是……」
「喂麻友! 別在我不在時又亂添犧牲者!」

沒等學妹說完又有一人衝了進部室﹐大步的走到麻友身邊﹐根本無視了身後的人。

「啊﹐珠理奈。高中的制服很適合妳喔~」
「還說! 今天和由紀姐還有玲奈約好要和我們慶祝了! 妳忘了?」
「怎會﹐現在才中午吧? 放學後就一起去。看妳這樣子是要把人嚇到怎麼樣?」

聽麻友這麼一說﹐珠理奈才注意到身後的學妹。一點不尷尬﹐帶著萬人迷的笑容開口道。「喲! 我是珠理奈! 今年開始升到高中部的! 和妳同年喔!」

聽到這一句女生又是一暈﹐同年!!? 怎麼比渡邊學校看起來還成熟!!? 抬頭一看再低頭比較﹐腦細胞開始死亡。

「然後呢? 會來動漫社的有兩種人。一是好奇心﹐二是……」偷偷閃到女生耳邊﹐舉起一隻手意圖不讓麻友聽見﹐卻故意放大聲量。「來告白的?」

面一紅﹐女生沒了反應。

「對不起﹐我們兩個都有女朋友了。」繼續保持CG臉﹐麻友如是說道。

「沒有! 才不是這種事! 我是真心對動漫有興趣的!」昨天在學校後方遇見的情景再現。只見一個身材高挑的女性把渡邊學姐擁在懷中。她認得她﹐是最近在電視台很出名的新人天氣報導員。只見兩個吻得一整個激烈﹐根本沒發現自己的存在﹐沒反應過來自己已經拔腿就跑﹐逃離了現場。

「要進社當然歡迎﹐畢竟我這年就要畢業了﹐剩珠理奈一個一定辦不下去。」
「喂﹐妳何時多了毒舌的屬性?」不滿的盯了一眼麻友﹐對方卻不已為然﹐收好繪本﹐起身就要走。

「午飯時間要完了﹐再不打給玲奈姐她可能要去上課了。」
「啊糟糕! 同學對不起! 動漫社只是同好會﹐想來就來不想來也不沒關係! 我有要事先走了!」

珠理奈說完就衝出了課室﹐瘋狂的按著電話。「喂? 玲奈~ 嗯我記得。今天啊……」[/hide]






吶﹐我有說過麼?
沒說過? 那我現在說好了。
聽我說……

TOP

谢谢楼主分享,辛苦了!

TOP

楼主这么辛苦的给我们分享,不顶不行啊

TOP

这。。。。。。。其实也不错~~
1

评分人数

  • adxjsnh

TOP

话说果坛比赛的文好多都没有看呢。
真是多谢LZ转来咯~ 一起都发完的感觉真好!
前面这两对真纠结撒。。 不过对方都是好朋友的说~
mayuki以后同居吧同居吧同居吧……
W松井总是陷入姐妹的境地 真是残念。。
1

评分人数

  • adxjsnh

TOP

这个量~~~~~~~~看的真过瘾~~~~~~~~LZ我爱你

TOP

建议楼主听听《you are beautiful》开头写的好像,我可是陈玉玉推哦。

TOP

谢谢分享,mayuki一定要顶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