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好棒的文阿
昨天就有看到了但是英為要要上課
沒有回復
今天趕緊回覆喔
我也是推mayuki
所以超喜歡mayuki的文
加油大大要繼續寫喔

TOP

第八个字母

脸红心跳啊~~

已经完结就一口气看完~
嚎带感~

TOP

好文啊,好文
必顶~~~~~

TOP

兩個最喜歡的CP
滿足 - /-

TOP

寫得不錯啊^^
雖然比起mayuki更喜歡w大小姐((毆

TOP

喜歡mayuki和w松井><
接下來就看下去

TOP

番外《一》

「柏木小姐。」

聽到自己的名字﹐由紀立即反射性的回過了頭來﹐有點疑惑的問著。「請問有什麼事嗎?」

「篠田小姐要我來通知妳﹐午飯後去見她一下。」
「嗯﹐知道了。」

現在是中午時份﹐剛錄完節目的由紀收起了隨身物品﹐正打算前去用膳﹐卻被眼前的人礙著了﹐臉上難免會出現一點不滿的表情。

「那個﹐沒事的話我可以走了嗎?」
「是的﹐請便。」

笑了一笑﹐眼前人沒有再作久留﹐站開讓出了由紀的去路。沒有再看對方一眼﹐由紀只是帶著公式的笑容隨意的點了點頭﹐接著就衝衝的走出了電視台的大門。





拿出手機﹐猶疑了一下最後還是打了開來﹐傳了個簡短的短訊。不論是在學時還是到出了社會的現在﹐由紀還是很不喜歡傳短訊這種玩意。雖然已經被麻友抱怨過很多次說自己回的短訊又慢又短﹐可是自己就是怕麻煩啊﹐有什麼辦法。

出了電視台第一時間就坐上了往目的地走的列車﹐心裡想著各種可能性。自從進了電視台後自己的遲到數量和比率都大增﹐反之麻友倒是一次比一次要比約定時間早到。眼看著這孩子在每次自己遲到道歉時那一面不在乎的樣子﹐由紀的心又是一痛。

隨手拿起今早被發來的雜誌﹐打開了頭一頁就是自己的。頁面中的所有照片均有自己的存在﹐但身旁的人卻張張不同。明明不是很親熱的照片卻被加鹽加醋故弄玄虛﹐害自己現在在新人緋聞榜上總是佔有頭幾名。她不知道平常只對二次元有興趣的麻友有沒有看到這些雜誌新聞﹐但就她自己看著也感到相當的不耐煩。

車門打了開來﹐本看著雜誌的由紀抬了一下眼﹐接著又嘆了一口氣。數著離目的地還有多少個車站。





走進和她約好的餐廳﹐左右看了兩眼﹐把身後的手辦收好。她記得麻友說過想要這個手辦﹐加上自己剛巧看到就買了﹐算是對連續幾星期不斷的遲到賠罪吧?

發現目標﹐由紀輕手輕腳的走到對方身邊﹐在旁人看到一整個就是滑稽。加上由紀最近的緋聞所致﹐似乎有不少人認出了她﹐向她投出了詭異的目光。敏銳的由紀要是在平常的話又怎會注意不到這樣的目光? 可現在的她並不平常﹐該說有點興奮。走到女子身邊﹐由紀先是點了她的肩一下﹐在她轉過頭來時迅即在她臉上留下一吻﹐害眼前人發出了連自己遲到時也不曾發出的抱怨聲。

「由紀!」
「哈哈﹐對不起。麻友太可愛了忍不住就親下去了。」

剛想走到麻友對面的座位坐下﹐卻被她輕輕的拉住了左手。看到她讓出來的半邊座位﹐由紀會意﹐順著她意的在她旁邊坐了下來。

她們坐的是靠窗的位置﹐因為是卡位所以兩個人坐一邊也不至於會丟下來﹐可空間上確實是不太足夠﹐由紀索性的把一隻手擺在麻友腰上﹐順勢拿出藏在身後的手辦。兩人現在的姿勢怎麼看來也只有兩個字──曖昧。

「別生氣了﹐這個送妳的。」
「哇! 是法蘭西斯哥哥最新第九十五型手辦!(當然是亂作的)」

興奮的從由紀手上拿過了親愛的法蘭西斯哥哥﹐卻停下了本想打開來看看的雙手﹐皺了一下眉﹐猶疑了一下還是把手辦放到了對面的座位上。

「怎麼了? 不喜歡嗎?」
「不會﹐由紀送的都喜歡。只是……」愈說到後面臉愈紅的麻友把整個身體更近的貼到由紀身上﹐以只有她們兩人的聲量說道。「……難得今天由紀在……還是這個比較好抱……」

聽完這句﹐由紀的臉也很自然的紅了起來﹐把懷中的麻友抱得更緊。

靜默了一下﹐最後是由紀打破了沉默。

「啊﹐叫東西吃吧! 我肚子也餓了! 麻友吃東西了嗎?」
「沒有﹐想著要先等由紀來再一起吃﹐畫了一會畫由紀就來了。」

把臉上的CG笑容重新掛起﹐麻友一點不在意的這樣說著﹐可這反而讓由紀更加的內疚。和麻友在一起已經三年了﹐自己又怎麼會分不出她什麼時候真笑﹐什麼時候是CG? 她知道麻友絕對不是剛來不久﹐桌上的畫告訴她她不可能畫了一會畫自己就到。她知道她今天又是早到了﹐因為桌上喝完還沒來得及被收掉的飲料沒有少。麻友顯然知道由紀發現了什麼﹐拿起餐牌又是往由紀身上一倒﹐讓她把注意力從桌上回到自己身上。

「由紀﹐聽說這裡的意大行粉很好吃﹐要叫來一起吃麼?」
「好是好﹐但麻友不叫自己喜歡的可以嗎?」
「我最近在減肥……和由紀吃一碟就好。」

見麻友說完就轉過臉來不看自己﹐由紀當然知道她在說謊。不理她鬧別扭﹐由紀舉手叫來侍應﹐開始「聽話」的點菜。

「麻煩妳﹐我想要這個沙拉……」
「由紀是故意的吧! 我就說我不要吃蔬菜!」

聽到由紀露出一面純真的表情﹐麻友一整個就超想吐糟的﹐可惜她沒有這種時間。她急匆匆的一把把餐牌由由紀手上搶了過來﹐護在手上。

「不吃蔬菜長不大喔?」
「沒關係! 由紀要我就可以了!」

扁了扁嘴﹐不知為何麻友就是有絕對的信心﹐就算自己變成怎樣由紀還是不會放棄自己。可她忘了﹐反之亦然。

「好了啦﹐不叫就不叫啦。麻友來時不是喝了很多橙汁了? 是不是該是時間去洗手間了?」
「別以為這樣就可以騙走我。」

嘆了一口氣﹐面對蔬菜的麻友比想像中更難對付﹐而由紀當然也深知這點﹐即使無奈也只好妥協……就奇了。

「那要這個繽紛旋風蔬菜繪意粉好了。」
「……」
「嗯? 麻友? 怎麼不出聲了? 很期待和麻友吃同一碟食物啊~~」

看著麻友的臉漸漸變得比她的「敵人」還青﹐由紀辛苦的忍著笑意﹐掛上嘴角向一直在旁被她們無視著的侍應點單。收到點單後那位侍應立即逃也似的逃了開來﹐就是她了吧? 但是不是傳她和很多藝人在一起麼? 這又是怎麼回事? 想了想又向由紀的方向看了一眼﹐立即又轉了回來。

剛﹐剛剛是……kiss了吧!?

「麻友~~ 別生氣啦~ 是我錯了好不好~」
「知道了知道了! 再怎樣也別在這裡亂來好不好!」

輕輕的用著根本沒用力的雙手試圖推開不停吃自己豆腐的由紀﹐麻友的臉真的紅了﹐哪還記得隨時秒殺自己的敵手即將要送到桌上?

「我……先去洗手間。」
「誒~~ 麻友不陪yukirin﹐yukirin會寂寞死……」
「妳是兔子麼!! 剛剛喝得有點多了所以才要去……」

發現自己說錯話的麻友立即用手把嘴按著﹐隨後又大叫道。「我﹐我才沒有因為等著由紀太寂寞了才喝了一堆的飲料啦!!」

八個傲完美呈現。

無視在背後一面得呈奸笑著的由紀﹐麻友直直的大步走向洗手間。出來的時候疑惑的把視線落在自己和由紀身後的桌上﹐影手影腳的走到由紀身邊﹐在她耳邊說道。

「由紀…後面……」
「麻友還有什麼想吃的麼?」

彷彿沒有看到麻友的疑樣﹐由紀拿起列著各位甜品的餐牌向她問著﹐說時還不忘把麻友拉回椅上﹐緊緊的摟著。

「由紀…記…」
「啊﹐這個看起來也很好吃的樣子﹐麻友要吃來試試看?」

見由紀沒有讓她說下去的打算﹐麻友還是有點不放心的看了一眼後方﹐最後還是和由紀一起沉醉在甜品的世界裡──





「來吧~麻友友~啊~~」

相對於麻友青得開始有點白的樣子﹐由紀倒是精神氣爽的再次舉起不知道已經舉了幾次的叉子﹐而自己卻還未動過口。

「由紀﹐別餵我了﹐妳自己吃……」
「看著麻友的樣子﹐肚子竟然飽了!」

一面驚訝的掙開眼睛﹐由紀像是發現新大陸一樣誇張的說道﹐而這只引來眼前人滿頭的黑線。

「不要…蔬菜什麼的最討厭了……」
「來吧麻友友~ 啊~」

看了一眼眼前興奮絕倫的由紀﹐麻友腦海中突然升起了一個想法﹐乖巧的張開雙口﹐這舉動倒是把由紀嚇了一下﹐可還是順著意的把蔬菜送到麻友口中。

「好吃?」
「嗯…」
「呃﹐麻友?」

不可能﹐麻友不可能會說蔬菜好吃﹐一定是有什麼事要發生又或者發生了自己不知道。

「麻……」

才剛想把句子說出來﹐雙唇就被重重的堵住﹐隨後感到有什麼被傳到口中﹐臉上一紅。唇分﹐立即生氣的叫道。「麻友!」

「蔬菜很好吃吧? 別掛著餵我了﹐由紀自己也吃點嘛。」說完﹐麻友拿起剛才由紀用來餵自己的叉子﹐學著她的樣子又餵起了由紀來。由紀猶疑了一下﹐很快就掙開雙口乖巧的被麻友餵著。而這一幕一幕﹐均被桌後的人一一影入機中。




「麻友﹐妳先回去吧﹐我一會還要回電影台。」
「嗯﹐那明天……」
「晚上見。」

剛從餐廳步行出來﹐卻被由紀突然提升的音量愕了一下﹐麻友定住了舉到一半的手﹐不久後才意識到由紀的話中之意﹐臉上一熱﹐低下了頭﹐小聲的回應道。

「嗯…好…」
「那晚上見。」
「嗯…可以…」

麻友知道眼前這人分明知道自己聽得很清楚﹐卻還是要故意再提高音量再說一次﹐頭降得愈來愈低﹐直到感受到身體被一陣溫度包圍著才反應過來。

「由紀! 這是在街上…」
「沒關係﹐就這樣抱一會……」

由紀絕對不想承認自己是因為眼前這人太可愛才作出如此舉動。雖然剛才連吻都吻過了﹐但在街上亂來確實有些超過。不捨的放開了懷中的人﹐笑了一下﹐俯下身就是在額前留下一吻﹐讓原本就很紅的臉變得更紅了。

「那我晚點再打給妳吧。」
「嗯…好吧…由紀工作加油。」
「嗯﹐被麻友這麼一說感覺就能努力起來了。」

兩人十指緊扣的走到了車站﹐不捨的送著麻友坐上和自己相反方向的列車。由紀轉過身去﹐走到一個角落﹐她靠著牆﹐小聲的開口道。

「剛剛的是故意讓你們影的﹐作為謝禮﹐麻煩你們幫忙傳出去﹐我柏木由紀的女朋友﹐只有渡邊麻友一個。」

說完﹐一個轉身走到暗處﹐尾隨的記者再找不到她。





幾天後──

「很大新聞嘛﹐柏木小姐。」把手上的雜誌沒什麼禮儀的丟到桌上﹐名為篠田的經紀人坐在椅上由下而上帶著笑意的看著由紀說。「我只是想不到妳會以這種方式來對付那些緋聞。」

「這樣不也減少了那些想要接近我的花花公子了嘛? 一舉兩得喔。」面帶著公式的笑容﹐由紀一面不在乎的回應著。她可以想像出現在家裡那位有著的是什麼表情﹐雖然兩人都很早就發現了自己被記者尾隨﹐但那孩子卻很配合的作出了平常兩人都不敢在公眾場合作出的舉動﹐這倒讓由紀稍微的驚訝了一下。那孩子總是在自己注意到之前快速的成長﹐攻君之位隨時站不穩。

「是這樣沒錯啦﹐但妳這樣會少很多飯啦。」
「要是要用女朋友的壞心情換來飯的支持﹐那我寧願繼續做那個被埋在底下的深夜報導員。」
「……這次很堅定嘛。」
「是的。」

嘆了一口氣﹐篠田已經懶得再抬頭看那公式化的笑容了。多看了一眼桌上的雜誌﹐她笑道。

「明天的黃金時間有節目想找妳回應一下這個新聞﹐有興趣?」
「榮幸之極﹐不過我要說的是我不是在利用麻友﹐請妳弄清楚這點。」
「真是美好的愛情~」
「失禮了。」

深深的鞠了一下躬﹐由紀轉身就走了出去。自己從沒想過這新聞會對自己有任何益處﹐在聽到終於有機會出演黃金時間的節目時心裡的內疚感頓時升了上來﹐讓她心裡一悶。抓起手機﹐按下了通話最多的列表中的第一個名字﹐不久就聽到了自己想念的聲線。

「由紀? 怎麼了嗎?」察覺到由紀的不妥﹐麻友帶著有點擔憂的語氣問著。

「麻友﹐看新聞了?」

對面的人明顯的沉默了一下﹐良久才說。「嗯﹐發生什麼事了嗎?」

她很怕﹐很怕因為自己的任性而誤了由紀的前途。她不怕同學的冷眼﹐不怕回到家中後要面對的母親的責罵﹐她只是不想因為自己的任何行為﹐而使由紀感受到痛苦。

「麻友…我是不是在利用妳…」自嘲的笑了一下﹐她的聲線關連到連對面的麻友也從心震了一下﹐不想﹐不想聽到妳這樣的聲線。

「他們讓我出演黃金節目了…是因為這個新聞…我是不是在利用妳…」走到角落﹐由紀強忍著的眼淚終於流了下來﹐死按著嘴不讓自己發出哭泣聲﹐卻被通話中的麻友一一聽在耳中。

知道現在說不﹐由紀也不會理會自己。麻友想了一下﹐最終露出了微笑﹐用無比溫柔的聲線說出了自己的感想﹐卻引來對方更大的哭聲。

「真是的﹐由紀是很受歡迎的大家的偶像吧? 這樣一哭不就沒了形象了嗎?」
「麻友…妳很假惑……」
「假惑的是由紀吧?」
「我也是…只要和麻友一起…我什麼都可以不要…」



是由紀的話﹐即使真的是被利用﹐我想我也會一千萬個願意吧?
這個只有十七歲的小鬼……
這和當年的由紀同年了吧? 我不會一直都是小鬼的。
嗯……麻友…
嗯?
我愛妳……
1

评分人数

  • adxjsnh

TOP

比赛文?
加油!!支持下!

TOP

哎呀!!!赶紧回复!

关键时刻!

TOP

我突然想來喊不公平....
下次還是我自己發吧(喂)
怎麼分都加在她身上了!!明明番外是我寫的來著(滾來滾去)
啊大家好,我就是樓主口中的紫桑,是說原來這邊MAYUKI文真的不多啊....把我在果壇連戴中的丟過來好不好?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