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color=#0000ff][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你找我有什麼事嗎?」麻友的臉移向窗外,這種玻璃窗有一個特色就是你看到外面的一切,裡面的人卻看不到進來[/size][/font]
[font=Verdana, sans-serif]
[/font][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找自己的女友也要有什麼事才可以找嗎?」由紀把她抱在懷中,麻友掙紮了幾下,知道擺脫不了,氣惱的不去看她[/size][/font]
[font=Verdana, sans-serif]
[/font][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這算什麼回事,突然又消失差不多不見人,然後在表現完後要她馬上離開,因為她在等她,怎知道自己在下面等了差不多半個小時,這個壞人才出現[/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脖子一陣暖意,柏木由紀整個人埋在她的頸項,呼吸著她身上傳來的淡淡香味「我很想你」她的話令麻友的心劃過一陣暖意,雙手回抱她,不作出任何聲音[/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兩人就只是這樣抱著對方什麼話也沒有說,或許此刻的寧靜比爭嶧相對更為難得,她的手靈活找到入口,輕輕挑逗出渡辺麻友的欲望「我明天要上學」[/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嗯,我知道」滑進去的手指卻沒有要體諒的意思,麻友微微合上腿,卻抵消不了混亂的思緒,激情的快感,也顧不了兩人是在什麼地方[/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不是因為急色所想要她,只是因為單純想要她而要而已,因為自己比任何人都喜歡她,所以才會有停止不了的欲望,因為她是唯一一個自己想要的人,所以才想要她,這個理由很簡單,卻怎麼也說不出口,唯有用這種方式一次又一次確認她是喜歡她的,只有這個時候,她才會覺得麻友是屬於她的,只專屬她一個人[/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夜裡,她靠著暈黃的桌頭燈一動不動注視麻友的臉,不知何時開始,早已變成習慣,麻友沒有上妝的臉,出奇的單純,更為美麗,很多人都想猜測,偶像卸妝後的臉容都應該憔悴不堪,可是眼前的人,細致的肌膚吹彈可破,睡覺時撅起的唇像是被細心描繪出來的[/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她的睡姿像是小貓一樣,卷縮著身體,手中抱緊披子,像是很容易受到驚嚇,如果你醒著的時候也這麼乖巧就好了,可是,如果是這樣的你,我又會喜歡嗎?[/size][/font][/color][font=&quot][size=10.5pt][/size][/font]

TOP

[color=#0000ff][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第四章[/size][/font]
[font=Verdana, sans-serif]
[/font][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其實很怕寂寞,因為太過令人感到痛苦,因為會把心中脆弱的思想狠狠暴露出來,所以比起別人給自己的寂寞,還不如自己擁抱寂寞[/size][/font]
[font=Verdana, sans-serif]
[/font][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她不喜歡通知別人,也從來不會告訴別人自己的目的,這就是她跟渡辺麻友相似的地方吧,突如其來出現在她面前,佔有她後,第二天又會離開,太過習慣這種行為,有些事情就是看似簡單其實複雜[/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就像現在,她又一次突如其來的出現在前往麻友身邊的路上,而天開始下起雨來,沒過多久,整條街道都被升騰的水汽所包圍住,狂風不斷的在穿梭著,將大量的水潑灑在車窗上,由紀透過迷蒙的玻璃看向外面模糊不清的世界,心中隱隱有些不安。[/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手拿著雨傘走出車外,大滴大滴的雨水大力的打在雨傘上,打出「滴答滴答」的響聲,在夜裡特別清晰,她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站在她家的門外,在想起她的同時,已經叫人開車來到這裡,這幢房子其實是當初她買給渡辺麻友住的,她把覺得麻友會喜歡的裝修都加工到屋內,自己是這裡的第二個主人,打開門慢慢走進屋內,很安靜,她可以聽到自己的腳步聲在屋內響起迴響[/size][/font]
[font=Verdana, sans-serif]
[/font][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麻友不在嗎?今天她查過她的時間表,她記得麻友根本沒有任何的活動,外面雷聲作響,隔著玻璃她依舊可以聽到風聲,雨聲,雷聲形成了雜亂無章的夜曲[/size][/font][/color]

TOP

[color=#0000ff][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由紀坐在沙發上等待麻友的歸來,她習慣性地又再次皺起了眉頭,好像在認識渡辺麻友之後的自己才有這個習慣,對待她,總是不期然皺起眉頭,她到底去那裡了?她難道沒有理會惡劣的天氣嗎?由紀心中的不安逐漸擴大,握緊的拳頭到指尖發白也毫不察覺,一定不會放過她[/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天空沒有放晴,由紀的不安轉變為擔憂,拿起口袋的電話打給她,沒有人接聽,屋內響起電話鈴聲的聲音,由紀跟著聲音走,走到衣櫃前,一絲光線從裡面傳過來,由紀心中一驚,迅速打拉開了門[/size][/font]
[font=Verdana, sans-serif]
[/font][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靠著微弱的電話光線,她清楚看到了坐在衣櫃裡抱著自己的麻友,此刻的她,由紀從沒有見過,黑色的頭髮還在濕漉漉的滴著水,她抬起頭來,眼中一閃而過的脆弱被由紀盡收眼底,她身上只包著浴巾,看來是洗澡其間衝出來躲在衣櫃的[/size][/font]
[font=Verdana, sans-serif]
[/font][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是在避開她嗎?柏木由紀什麼也喜歡往最壞的方向想,如果麻友真的是避開她,自己又能怎麼做呢?柏木由紀的腦袋還在沈思這個問題[/size][/font]
[font=Verdana, sans-serif]
[/font][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雷聲驟然響起,渡辺麻友抱著頭,靠緊衣櫃,瘦弱的身子不可抑止的顫抖,由紀出於本能把她抱入懷中[/size][/font]
[font=Verdana, sans-serif]
[/font][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放開我,放開我」她的身體在她懷中掙紮,情緒在夜裡顯然過份激烈[/size][/font]
[font=Verdana, sans-serif]
[/font][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噓!麻友乖,麻友乖,是我喔」她抱她走出衣櫃中,把她放在床上,正想轉身,麻友的手緊拉著她的衣角,眼睛眨巴眨巴看著她,少了平日的一身刺,多了幾分柔順,如果不是她的樣貌是麻友,她真懷疑有人把麻友換過來了[/size][/font]
[font=Verdana, sans-serif]
[/font][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我只是去拿毛巾而已,你看床都滴濕了」這個時候的她覺得自己是在安撫一個小孩子,麻友搖搖頭,固執不放手[/size][/font]
[font=Verdana, sans-serif]
[/font][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由紀把她的手,包裹在手心,兩人的溫度互相交換著,比起自己冰冷的身子,由紀的體溫很舒服暖和,低下頭,由紀一直牽著她走到浴室,拿起她放在裡面的毛巾,輕柔地為她擦拭頭髮[/size][/font]

[font=Verdana, sans-serif]
[/font][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不怕了」由紀坐在床上,輕把她擁入懷中,身上的毛巾早已在這一連串的動作中被脫去,麻友第一次自己抱著她,帶點涼度的唇固執地封著她的,她捉著由紀的手,掃過自己的身體[/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吻我」吐氣如蘭的柔軟聲調相信是任何人都抵受不住吧,兩人一起跌落在床上,手指靈活地在她的身上遊走,小心親吻每一寸細緻的肌膚,引起她不滿的聲音,她的身上都散發致命的香氣,每一個地方的都吸引她一再的墮落其中,就如花吸引蜜蜂,渡辺麻友這朵有刺的玫瑰花都在吸引她的採摘[/size][/font][/color]

TOP

[color=#0000ff][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麻友覺得自己似乎做了一個長久深遠的夢,在夢中,有人用溫柔的目光注視著她,用輕柔的動作撫摸著她,夢中的甜美讓她貪婪的有些不願醒過來[/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醒過來,是不是就要面對身邊冰冷的空曠?[/size][/font]
[font=Verdana, sans-serif]
[/font][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有些不情願的,她睜開眼睛,思緒仍然有些恍惚,抬眼看到窗外的天空很明媚,大片大片的陽光透過玻璃窗鋪進房間,空氣中漂浮著細小的顆粒,它們通過陽光的軌跡浮動著,然後,麻友的目光順著它們,看到了坐在窗邊的柏木由紀。[/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由紀靜靜的坐在那裡,雙目出神的看著遠方,不知道在想著些什麼,陽光灑在她白皙的皮膚上,替她的臉龐鍍上了一層金色的輪廓,黑色的長發乖巧的搭在她的肩膀上,把她整個人都襯的柔和起來。[/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很好看,麻友發覺自己從來沒有好好仔細看過柏木由紀,她看到的永遠都是她霸道的一面,其實自己從沒有想過,由紀的臉比任何人都柔和,高貴,就如同星辰一樣,遙不可及[/size][/font]
[font=Verdana, sans-serif]
[/font][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麻友,你醒了。」或許是察覺到被注視的目光,由紀稍稍側過頭,有些玩味的看向仍然坐擁在床上的人。[/size][/font]
[font=Verdana, sans-serif]
[/font][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帶著些許被撞破什麼的慌亂和局促,麻友轉過頭,快速的發問「你怎麼還在這裡?」[/size][/font]
[font=Verdana, sans-serif]
[/font][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麻友睡著後的樣子,很可愛哦,所以,就不自覺留下來多看看了。」[/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彷彿是為了驗證自己的話一樣,麻友還沒來得及把話語的尾音消化掉,就已經被對方輕輕擁住,由紀的手臂緊貼著她赤裸的背部肌膚,有一絲清涼從那裡傳遞過來,雖然臉上還帶著一些彆扭的表情,雙手卻不由自主的緊緊回抱過去,有那麼一瞬間,麻友不得不承認,她喜歡這種膩在懷抱中的感覺,周圍變得安靜,時間似乎也停滯住,只有和自己相擁的這個人,讓她依賴到捨不得鬆手。[/size][/font]
[font=Verdana, sans-serif]
[/font][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渡辺麻友一直托著頭,轉動手上的鉛筆,沒有怎麼注意老師在說什麼話,滿滿的腦中都在糾纏同一個問題,柏木由紀對於她,到底是什麼樣的一個人?[/size][/font]
[font=Verdana, sans-serif]
[/font][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直到前一段日子,她都會毫不愧疚地說,自己是在利用她[/size][/font]
[font=Verdana, sans-serif]
[/font][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相對柏木由紀,也只是想要她而已,兩人的關係就是肉體和金錢關係,柏木由紀可以給她一切她們想要的,甚至已經超越這個範圍[/size][/font]
[font=Verdana, sans-serif]
[/font][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現在她問自己,柏木由紀的意義,似乎開口出來,再也不可以像以前一樣理直氣壯的反駁[/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有時候,很多以為不喜歡,討厭的東西,隨著時間的過去,不知何時都變成了重心,有些感情,在你還不知道時間,它的種子在心底中逐漸發芽成長茁壯[/size][/font]
[font=Verdana, sans-serif]
[/font][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渡辺前輩」[/size][/font]
[font=Verdana, sans-serif]
[/font][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一道聲音打斷了麻友的思考,把注意力轉向前方,她才發現原來已經下課了,而面前站著的,是和她同班又同事務所的後輩,剛剛出道的新人[/size][/font][font=Verdana, sans-serif][size=10.5pt]--------[/size][/font][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多田愛佳。[/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有什麼事嗎?」[/size][/font]
[font=Verdana, sans-serif]
[/font][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是有事情,要麻煩前輩你。」這個長相甜美可愛,平時卻甚少交集的女生抬起頭來,雙眼直視麻友,清亮的眼神有些閃爍。[/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而接下來所聽到的事情,無疑更加打亂了麻友糾纏的思路。[/size][/font][/color][font=&quot][size=10.5pt][/size][/font]

TOP

出现爱酱了,爱酱是转折点?

TOP

話說。。。樓主可以換一個顏色嗎。。。
我個人看這個顏色是眼睛很難受= =
希 風 夜 柳 =》不動のGTT

TOP

我也觉得这个颜色有点看上去不舒服,能换个颜色吗?

TOP

[b] [url=http://yuki.jpoping.net/redirect.php?goto=findpost&pid=110553&ptid=10820]17#[/url] [i]大分县花[/i] [/b]


TOP

[b] [url=http://yuki.jpoping.net/redirect.php?goto=findpost&pid=110553&ptid=10820]17#[/url] [i]大分县花[/i] [/b]


TOP

[i=s] 本帖最后由 la19920116 于 2011-9-7 13:27 编辑 [/i]

[color=#000000][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第五章[/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我喜歡柏木社長,你覺得我這次演唱會可以為她準備些什麼樣的歌嗎?」她的雙眼閃爍,充滿對愛情的憧憬,眼中的情緒都在告知自己她在深深的愛戀著某個人[/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這些景象話語不斷的在眼前閃現,在耳邊響起。[/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麻友皺起眉頭,腦海中都是今天多田愛佳所說過的話,自己為什麼要在意,有人喜歡她並不奇怪吧,那個人不是還有很多其他的情人嗎?多一個不多,少一個也不會察覺[/size][/font]

[/color][color=#000000][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輕微的刺痛從下方傳來,提醒她某人的存在,抱著那個人的肩膀,承受她的動作[/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麻友,你每次都想別的事情,我可是真的會生氣喔」她的聲音帶著少許的玩味,貼近她的耳邊,熱氣吹拂在她的耳邊,帶來一陣麻痺般的刺激[/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這樣的動作,以前的自己或許會很厭惡,她現在卻希望對方可以更用力的抱著自己,弓起身子,努力想要貼近她[/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柏木由紀被麻友最近的熱情有點嚇倒,雖然不明白是怎麼一回事,心中還是不可壓抑感到喜滋滋,她感到麻友的手圈著她的頸項,她壓下自己的身子,啃咬她的肌膚[/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由紀,由紀,由紀」她叫著自已的名字,高潮的時候緊緊抱著她,她感到她體內的顫抖[/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麻友一直窩在她的懷中,像隻乖巧的貓咪,手指在她柔軟的黑髮遊走,輕掃,說來真的有點好笑,渡辺麻友在日本樂壇可是有名氣的壞小孩,卻完全沒有染髮的習慣[/size][/font]
[font=Verdana, sans-serif]
[/font][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她發出平靜的呼吸聲,應該已經睡著了,她覺得無論醒著睡著的麻友都有一種不同的美麗,醒著的她是一頭難以控制的小獸,睡著的她是一個乖巧得令人想捧在手心寵愛的小女孩,兩年了,從遇到她到現在已經過了兩年[/size][/font]
[font=Verdana, sans-serif]
[/font][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十八歲的自己,從小的任務便註定要繼承一切,即使再討厭,也沒有說不要的權利,要繼承的不止是一間公司,說明白一點,是要繼承一個以公司掩飾的東京黑幫,十八歲已遊走於黑白兩道之間,早已不相信有什麼是值得可以期待,她只要把所有做到最好,令笑容從父母的臉上展開,令股東每年有豐厚的盈行進口袋便可以了[/size][/font]
[font=Verdana, sans-serif]
[/font][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看到她真的是一個偶然的機會下,東京的下北澤區正常而言她是不會經過那裡,也從沒有在那裡駐足,有一天,突然收到一盒匿名的錄影帶,本來以為是什麼勒索也沒有興趣看,早已把帶子丟進了垃圾桶,命運往往就是這麼的奇怪,總是在偶然的情況下遇到[/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晚上加班早已成為習慣,大學也早已放棄,喜歡的事物不知從何時開始變得一件也沒有,每天過著機械式的生活,蓋章,簽名,會議,記得小時候,自己好像也曾有過什麼夢想,想做什麼自己也早已忘記了[/size][/font]
[font=Verdana, sans-serif]
[/font][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直到照常加班加到所有人都早已下班,竟然連幫自己買一杯咖啡的人也沒有,打開門走到走道上,音樂聲從某一間房間上傳來,她看到有人在房間打掃,應該是那個人把她丟掉的儉起來[/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清潔工看到柏木由紀的來到,忙不迭關了所有器材「對不起,社長,我只是從小很喜歡音樂,想著聽聽而已」她的表情驚慌,柏木由紀真的想苦笑,自己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可怕[/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可以把錄影帶給我嗎?」[/size][/font]
[font=Verdana, sans-serif]
[/font][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順利取回錄影帶的自己,把所有工作都放下,只想聽一下到底是什麼人唱的歌,一開始影帶有點混亂的感覺,一大堆的人,全都揮著螢光棒,也只是幾支沒有什麼實力的樂隊,她甚至覺得這些人即使她花再多的錢也棒不上去,正在有點失望的時候[/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鏡頭開始拉近,是一隊女生樂團,「大家好,我們是「[/size][/font][font=Verdana, sans-serif][size=10.5pt]Miracle[/size][/font][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主唱的女子是一個短髮的漂亮女生,下面的人開始呼叫,她注意到,其實這班女生整體素質也不差,每一個人都配合得很好,有得是發展空間[/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鏡頭映在電子琴手上,她的手上有一大串自己說不出名字的首飾,脖子上也掛著頸飾,她的臉上化上比其餘的人都要濃厚的妝,配上冷傲不馴的表情,還是掩飾不到濃妝下的稚氣,她彈鋼琴的手法也是少有的,毫無指法可言,可是彈奏的出來反而帶出更率真的感覺,自己竟然不知不覺把眼光都放在女孩的身上,甚至連女孩的名字都不知道[/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她第一次叫司機開車到自己從來不會去的地方,她所掌握到的消息是那隊組合只會在星期五和星期六才會出現,因為有幾個人還是學生的關系。她懷抱著期待的心情,來到這裡,為了看看那只樂隊,也為了,看看那個像小獸一樣不馴的女孩。[/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人果然不可以習慣某種東西,一旦習慣了便再也介不掉,就如香煙,一直跟自己說,不會輕易的上癮,可是尼古丁早在你不知道的時候湛入你的血液中,每個星期來到這裡早已變成習慣,沒有錯,主唱唱歌很好聽,可是自已留意的是那藏在人影後的電子琴手,從很多人的口中,她知道,這個小女孩,是她們全隊裡面最叛逆的,聽說昨天晚上還拿酒瓶把別人的頭砸了[/size][/font]
[font=Verdana, sans-serif]
[/font][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當自己聽到這件事時,沒有皺起眉頭,反而露出欣賞的微笑,血液中忽然湧起一股強烈的征服欲,這是自己也說不出的感覺,只是單純想要她而已。就像小孩子想得到玩具的心理,這是一件精美的玩具,而自己,無法抑制的想要成為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從十八歲到現在,自己還是不能解釋這是一種出於什麼心理的喜歡。[/size][/font][/color]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