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b] [url=http://yuki.jpoping.net/redirect.php?goto=findpost&pid=114057&ptid=10820]49#[/url] [i]adxjsnh[/i] [/b]
積分一千~~我看看要不要設積分~~
考慮中(

TOP

[b] [url=http://yuki.jpoping.net/redirect.php?goto=findpost&pid=114364&ptid=10820]51#[/url] [i]la19920116[/i] [/b]

不要设积分啦><.........积分少 新人就不能看叻【就像某只
一生推AKB48 Team B队长 柏木由纪!

TOP

话说看到啊酱和总长大人了!她俩……不会八卦吧。

TOP

路過~純支持!
之前在果壇看過這篇
裡面麻友的設定實在是太喜歡了

TOP

目前還沒有這個打算~~到時候再說吧~~
果醬出現了沒錯~~~

還有謝謝各位的支持~~

TOP

[color=#000000][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第十一章[/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
[/size][/font][/color][color=#000000][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如果有一天,秘密被赤裸裸的宣揚出來,會得到什麼樣的後果?如果有一天你發現你我並沒有你想像中的堅強,你會捨我而去嗎?[/size][/font]
[font=Verdana, sans-serif]
[/font][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新聞上都是屬於渡辺麻友的新聞,照片上的女孩年輕瘦弱,跪在血泊上,雙眼空洞,活脫脫跟沒有靈魂的洋娃娃一樣[/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標題是「叛逆明星不為人知的悲慘過去」[/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揚揚灑灑幾篇娛樂版頭條都是渡辺麻友的報導,說什麼慈母救女,慘死在車輪下。被父親所遺棄的逆女[/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柏木由紀今天一打開新聞報章便注意到各大娛樂頭條都是這篇新聞報度,瘋狂打給麻友,全都被接駁到留言信箱[/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麻友,打給我」樓下也早已逼滿記者,為的就是要找出當事人[/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小嶋桑,請問你知道渡辺麻友在那嗎?」逼不得已唯有打給她們的經理人[/size][/font]
[font=Verdana, sans-serif]
[/font][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現在的柏木由紀真的是她有生以來最著急的一天,平日清晰的頭腦一下子什麼主意都沒有了,只想快點找到她,告訴她什麼也不要害怕[/size][/font]
[font=Verdana, sans-serif]
[/font][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你們快點找人查出來是誰把這些新聞交給報社的」她打了一通又一通的電話,想壓抑這些報導,只是,要把這事件壓下來又談何容易[/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她左思右想,也想不起麻友喜歡什麼地方?她驚慌的發現自己即使再喜歡她,可是對她的各種喜歡一點也不瞭解,她甚至不知道麻友喜歡什麼,也不知道她討厭什麼[/size][/font]
[font=Verdana, sans-serif]
[/font][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兩人的關係,跟床伴沒有分別,相聚的時間都是在床上度過,兩人從來沒有坐下來好好談過彼此的事情[/size][/font]
[font=Verdana, sans-serif]
[/font][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她沒有問過麻友為何怕黑,為何怕下雨,為何喜歡化妝,為何如此叛逆,越想,她自己的心中感到更是挫敗[/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她真的苦笑了,對著自己的情人,連最基本的她喜歡與厭惡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太失敗了[/size][/font][/color]

TOP

[color=#000000][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電話在這時候響起來,她急忙拿起電話「是麻友嗎?」她也忘記了如果是外人的話要怎麼解釋自己對她的稱呼[/size][/font]
[font=Verdana, sans-serif]
[/font][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我聽大島桑說,渡辺麻友不開心的時候都會到以前的家,又或許是琴室,地址是[/size][/font][font=Verdana, sans-serif][size=10.5pt]……[/size][/font][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由紀連謝謝都還沒有說,便已經被掛斷了電話[/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看來我們不用再猜誰使渡辺大小姐墮入愛河的是誰了」涼涼的口氣,只見小嶋陽菜的辦公室聚集了「[/size][/font][font=Verdana, sans-serif][size=10.5pt]Miracle[/size][/font][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的所有人,而吐出這種話的人隨了她們的主唱前田敦子外,看來並無二人[/size][/font]
[font=Verdana, sans-serif]
[/font][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小嶋陽菜看著大島優子擔心的臉,即使表面上不動聲色,心中泛起的酸澀味道卻怎麼也騙不了自己,是的,她妒忌,她妒忌得到她全部關注的人,她妒忌大島優子從不把這種關心放在她身上[/size][/font]
[font=Verdana, sans-serif]
[/font][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陽菜,謝謝你」優子緩緩吐出了謝意,她不想回應[/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你們先回去吧,今晚有消息再打給你們」她背倚在皮椅上,閉上眼睛,試圖不去接觸大島優子的眼神[/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陽菜[/size][/font][font=Verdana, sans-serif][size=10.5pt]……[/size][/font][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size][/font]
[font=Verdana, sans-serif]
[/font][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給我一點安靜,好嗎?」[/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最近,她聽到關門的聲音,自己一個人沈澱在安靜的環境,優子你知道嗎?你也是女人,你為什麼卻不明白我的心情呢?[/size][/font]
[font=Verdana, sans-serif]
[/font][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柏木由紀是在渡辺麻友的舊居找到她的,這間房間仍然維持得很乾淨,一點也不像沒人居住已久,渡辺麻友一個人坐在鋼琴前,屈起膝蓋,頭枕在上頭,一隻手在鋼琴上彈出單調的音符[/size][/font]
[/color][color=#000000]
[/color][font=新細明體, serif][color=#000000]她[/color][/font][color=#000000]整個人都在自己的世界裡,連由紀已經到來也沒有發現,由紀覺得如果自己再走上前一步,麻友便會消失不見了。
[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她的眼神早已不見神采,只剩下一遍捕捉不了的死寂[/size][/font]
[font=Verdana, sans-serif]
[/font][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麻友」她試探性叫了一聲,麻友一個激靈,眼光轉向她,始終不帶半點情緒[/size][/font]
[font=Verdana, sans-serif]
[/font][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你怎麼來了?」[/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身為女朋友,找自己的女朋友有錯嗎?」她走近她,伸出手想把她抱入懷中,卻被她推開了[/size][/font]
[font=Verdana, sans-serif]
[/font][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你以為你是誰?不要走來同情我,你渡辺麻友不稀罕」她反應激烈,對著柏木由紀好像是個不相識的人[/size][/font]
[font=Verdana, sans-serif]
[/font][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我才不需要你們,你們這些都是騙人的,你又好,母親又好,她們都好,你們每一個人都只是因為有目的才對我好的」柏木由紀從沒有見過這麼失控的麻友,甚至比上一次更甚,她一步一步往後退,即使怎樣想捉著她,都被她避開了[/size][/font][/color][font=Verdana, sans-serif][size=10.5pt][color=#000000]
[/color]
[/size][/font]

TOP

[color=#000000][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麻友,對不起呢?我從來不知道你的事情,我不知道的事情很多,你可以告訴我嗎?」她試圖讓麻友冷靜下來,得到的效果似乎不太理想[/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麻友一直向後退,沒有注意到後面,兩腳一個嗆咄,眼看快要倒地時,被納入溫暖的懷抱中[/size][/font]
[font=Verdana, sans-serif]
[/font][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兩人維持著這個動作,誰也沒有說話,柏木由紀心中責怪自己,如果剛才不夠快,那麼麻友就要受傷了,麻友沒有掙紮,整個人像是被抽掉了靈魂躺在她的懷中看著天花板[/size][/font]
[font=Verdana, sans-serif]
[/font][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由紀,你知道嗎?誰也不會喜歡我的,你也很討厭我不是嗎?媽媽也討厭我,爸爸也討厭我,如果我不存在在這個世界上就好了,爸爸媽媽一定會開心的,媽媽也說了,如果沒有麻友友就好了,原來一切也是騙人的,爸爸也是,他娶了新媽媽後,要我一個人住在這裡,我呢!真的很喜歡這裡,媽媽一直都在,她會聽麻友友彈鋼琴呢!她會跟麻友友說麻友友是使她感到驕傲的女兒」她沒有哭,眼淚也沒有落下,但她說出的話已經比哭更令人心酸[/size][/font]

[/color]
[color=#000000][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不是的,麻友友的爸爸媽媽一定很喜歡麻友友的,因為麻友友是在愛之下被期待著出生的,誰也不是沒有意義。麻友友的媽媽一定是想說,如果不是她的女兒,麻友友不存在在這個世界,就不會受苦了。所以麻友友的媽媽一定很擔心很擔心,所以才會讓我遇見麻友友的,這樣就可以一直幫她照顧她最心愛的女兒了,不是嗎?」柏木由紀的一字一句毫不含糊,帶著說服力,這一刻,麻友迷惑了,迷惑她為什麼可以輕易看穿她[/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如果麻友有什麼想說,也可以跟我說喔,我會一直在原地,一直等到你想說為止」麻友閉上眼睛,依靠在她的懷中,沒有說一句話,當由紀小心移動她的時候,發現她已經睡著了[/size][/font]
[font=Verdana, sans-serif]
[/font][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把麻友抱起來,走出屋外,身邊的保鑣已經圍上前想要替她接過渡辺麻友,搖搖頭,把她抱上車上,這些動作始終沒有驚擾到麻友[/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她的手指在黑髮上輕掃,帶著被人輕易察覺的憐惜,如果一個人真的承受不了那麼多,所有的一切就讓彼此一起分擔吧,這樣的話,就可以看到前面的道路了[/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 serif][size=10.5pt]不需要任何承諾也不要緊,有時候,想找的人真的很簡單,只要,在開心的時候,她可以陪你一起開心;傷心的時候,她可以陪你一起分擔,疲累的時候,她可以把一邊的肩膀借給你依靠,那麼就已經是最幸福的事了[/size][/font][/color][font=&quot][size=10.5pt][/size][/font]

TOP

...麻友友的妈妈因为她所以出了车祸///
蒽...由纪一定要好哈安慰下呢
一生推AKB48 Team B队长 柏木由纪!

TOP

玉玉会和大小姐分担的,一定。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