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完結文] 【新年賀文一w】《眼鏡面紗》(mayuki)(甜啊腹黑啊w)

祝大家新年快樂啊~~我的鐘慢了orz遲了一分鐘什麼的-__-
新年賀文啊~順便慶祝自己在天氣壇~~~拿到了~~~yeah 需715個分子的一生yuki~~
作者我可是特地不外出留時間發文的唷~(←其實這人是懶鬼
出去倒數叫完3,2,1什麼的又迫又多人又熱又難找車回家0.0
始終本命是天氣~再玩天氣壇的猜猜我是誰喔...好難(搥地
那麼~米娜桑有什麼新年願望嗎~我就沒有了不要再拖文就好~(被巴
這篇文的筆法有點崩了~不過沒辦法當是新嘗試吧xdd
那麼~小c我就先去吃新年蛋糕了唷~(這麼晚吃肥死妳!!
======================================
這篇文其實和新文沒什麼關係...
不過時間被我屈了一下就當是了@_@不然當是京都吧都熱的~
最後...這次也玩了分段(隨便)隱藏~
......@_@這次終於沒玩諧音了啊-0-~~
======================================
今年的冬天真的有點熱喔~街上有的人都穿短衣短褲出外~
唯獨發冷的人是,同一辦公室裹角落裹頭有個總是穿著有帽子的外套,架著眼鏡,戴著耳塞,踏著腳,完全沉醉在畫畫中。她是公司新請回來的插畫師──渡辺麻友。
而我呢~是公司裹全日本最紅的天氣姐姐~柏木由紀~在街上遇到小孩他們會撲上來打招呼、在店鋪裹吃飯店主會多給一點飯、連在逛街時售貨員都急著要給優惠價。就是公司這個新來的插畫師完全不黏上來,話都沒說一句。我就這麼沒吸引力嗎?比她寫的什麼怪叔叔更醜!?
不過嘛我們之間曾經有過一句對話,不,是她對我說的一句話。
『咦,我有件跟妳一樣的外套呢。』我還未回話她又回到她的座位了。
插畫師和天氣預報員,牛頭不搭馬臉,一點交集都沒有。然而我卻對她產生興趣了。怎麼她可以一個人吃飯、一個人回家、一個人…到哪裡都是一個人的。而且,她戴著眼鏡使人看不到她的雙眼…戴著眼鏡的麻友,鏡後的眼神一遍漆黑、空洞……好像,對世界一遍絕望的樣子。好想摘下那眼鏡啊!(這是什麼奇想法…)
能使柏木由紀我變成一個跟蹤狂偵探這個人不簡單啊~(才不要幫自己找藉口吧)現在每天上班下班的任務就是去跟蹤她…反正自己也沒什麼事做。即使不做天氣姐姐家裹還是有錢讓我過活的。
轉眼間,幾個月的時間過去了。由紀還是每天跟蹤麻友和到處放費洛蒙勾三搭四的吳杰超。然後一年一度的公司旅行到了~今年決定了要去關島~順便慶祝新年~
公司還規定了要兩人一組,活動時間都要跟同組的人一起行動,當然也會入住同一個房間。噗~~由紀竟然沒組了!因為公司裹的人都沒有去邀請她,一定有組了吧~每個人都這樣想。而且,美麗的事物是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矣~
最後?柏木由紀就和渡辺麻友一組了。這當然高興死由紀了,不過見到這熊孩子這麼高興的什麼的怎會是因為自己呢~想太多了。但到海邊真的有這麼高興嗎?像一隻崩壞了的飛機亂飛亂跑的…我可是最討厭深水了…
咦,麻友這熊孩子竟然主動跟我說話了?還準備了一套比基尼給我換上,還是合size的!?滿腦子問號啊…不過很高興喔><
[hide]
麻友:怎能說,會這麼清楚是因為當由紀跟蹤她時自己從鏡子反映中見到她了。好沒水準的跟蹤啊…最好笑的是自己走進內衣店時,由紀竟然自顧自的去選購。不合size的讓售貨員放回…所以要知道size並不是一件難事吧?然後有天自己上街見到套好像mio會穿的泳衣,忍不住就買一套了想不到會有出場的機會啊~
[/hide]
『由紀好了嗎~』這興奮的熊孩這麼快就只叫名字啊…好親密我喜歡~
『…等等我快好了,後面的結有點難綁…』
『那出來的幫由紀綁好了?』
『不要喇麻友妳大叔心!』果然…到了海邊會不受束縛,玩得放開一點?
『欸!怎會這麼露的!快點穿上外套喇~』怎麼一出來又被推回去啊…還遞給我一件明顯不合我尺碼但很像是我衣服的外套!?
『麻友妳還不是穿比堅尼嘛…』望向那胸口,更挺胸收腹突出自己的上圍。難道麻友不喜歡身材好的?
『那…那不一樣喇,妳的…快穿上外套啦~』親手拖由紀返回更衣室,為由紀穿上外套,拉她拉鍊…嗯…雖然小碼好像還是使“她”很突出,但總比只是穿比基尼好吧!
[hide]作者:其實麻友妳可以讓由紀換回自己衣服的…(巴飛)[/hide]
沙灘上男的下半身都起生理反應了,女的都猛看由紀的胸了,妒忌的眼神彷彿快能把由紀射穿。哪還能不出外套啊笨蛋由紀!但笨蛋現在只回憶到麻友為自己穿外套時那微妙觸感。怎會顧到情況呢。活在回憶裹都不想回到現實了…由紀我一定是在發夢!那個戴著眼鏡感覺很冷的麻友怎會這麼主動呢!這樣的麻友……
──心,好像跳得比以往快了。
『吶~由紀我們一起去游泳吧~』還在陶醉於那喜悅的由紀,還外加麻友主動牽上手的由紀,呆呆發花痴的。真的,被賣了也不會知道吧?
麻友惡作劇的一把推由紀下海,由紀驚於那牽手的感覺消失了才清醒過來。啊!濕濕的…在水中!?還要是很深很深的大海?『救命…救命啊~…』害怕深水的感覺,快要喘不過氣來了……誰能救救我…?
『欸!』什麼也不知道,麻友只聽到由紀在叫救命…明明海水只有到由紀的膝蓋?不會遇溺害怕的吧?不過想時慢行動時快,自己已經下水去救人了。想到那救命牽動了自己心中的弘…對三次元的弦。
──其實,早就動心了不是嗎?早就對第一位也是唯一一位的三次元人物動心。
那位運動神經超差的大小姐還要失平衝的拖了自己下水啊…兩人都濕透了…冬天很容易會冷病的啊笨本由紀!但真是不知道原來由紀那麼怕深水呢…真人不露相…嗯!又多了一樣由紀的情報,下次要注意點!
[hide]作者:妳兩個都是看似清純但內裹腹黑系啊… (打就打,別打臉!) [/hide]
拖走那個害怕深水的主回酒店房間,她還在顫抖著。
麻友深知道自己是極有可能在洗手間睡著的人,所以很貼心的讓由紀先去洗暖身子了。在自己洗澡後,由紀好像沒事了呢,睡了在床上。那就好了…畢竟事件的起因是自己啊…等她醒來才向她道歉好了…
『咦…麻友,不賽眼鏡畫畫大丈夫?』醒來了…真好睡…
『哦由紀妳醒了啦…ok的喔~我沒近視~』原來眼睛漏了在浴室啊…難怪總感覺少了點東西…
『那為什麼就是要戴著眼鏡呢?都遮掩了妳的雙眼欸…』摘下眼鏡的妳…眼神好閃爍好有神彩…
『我就是喜歡戴著…有知性美和文靜感嘛……』
『麻友…我喜歡妳,請妳跟我交往!』糟了忍不住口說出自己的感覺了!
『才不要!誰要跟個腹黑交往啊…』糟了忍不住口說出自己的見解了!
『麻友妳怎知道我是個腹黑的!難道說…』
『沒有我才不會告訴由紀她被反跟蹤了!』
『麻友妳什麼都說出來了喔…』
『好了喇…不過我對由紀什麼都不知道…怎樣…交往喇~…』
『麻友願意就好~我就站在麻友身邊等著被了解喔~我們,有以後一生的時間去理解對方喔~』
『好吧我知道了,就交往試試嘛…』妳那嬌柔懇求的眼神…正中紅心啊…真犯規怎能拒絕妳呢~
『真是個乖孩子呢~眼睛閉上~~讓我先蓋個“由紀專有”的蓋章~~』
[hide]
麻友還在聽著由紀柔美的聲音,唇上已經感受到由紀嘴唇的微溫。由紀雙手都緊緊環抱著麻友,像要把麻友溶入自己的身體中。唇上卻輕飄飄的,溫柔的吻落在麻友顫抖的唇上,直到彼此都需要空氣才放開對方。
『欸…從沒見過有人這樣蓋章的…』
『嗯~在遇到麻友前我也沒想到~吶,麻友妳以後一定要戴上眼鏡喔~妳雙眼就只有我才能看…』
『由紀…妳好霸道喔…我不喜歡惡霸欸!』
『但妳就是喜歡上我了~總之妳一定要戴上眼鏡,不可以戴隱形鏡片!』
『為什麼喇我也要變得美美的襯上由紀…除非…由紀再給多我一個理由吧!』
『妳確定要我說出來嗎?』
『嗯?』
『因為這是接吻前必要的儀式。新郎不也要為新娘掀開面紗才可以吻她嘛…所以,這就是我們獨一無二的儀式。而且,麻友戴眼鏡的樣子一點也不差嘛,很好看。妳就是妳,是我最愛的渡辺麻友。』
『…妳這個吳杰超…就是愛說甜說話我聽…』
『是喔…我就是個吳杰超…以後麻友要好好的看管我的心唷~』
然後,由紀又以優美的姿勢,輕輕為麻友梳好留海,取下眼鏡,一生的吻上去。
吶,柏木由紀,妳是唯一一個可以碰麻友我的留海和取下『眼鏡面紗』的戀人喔。

最後,吻著吻著…麻友竟然睡了。唉~還以為能再進一步呢~
其實這樣靜靜的在相擁,即使什麼也不做也使人感到好幸福啊…相信麻友也是這樣想的吧,是嗎?

[/hide]
後話:  
麻友:『吶由紀…告訴妳…我其實騙過妳一件小事喔…』
由紀:『欸!?(很配合的REACTION NO OK了)』
麻友:『其實…我當初根本就沒有跟由紀一樣的外套喔!』
由紀:『欸!?那那天妳給我的那件細碼外套是?…』
麻友:『那個…那個是看到由紀穿之後才買的喇>///<!!(傲嬌了)』
由紀:『麻友>333<』
以上,請無視白痴閃光的二人組。
1

评分人数

新年快乐,一切一切.......

TOP

我好桑心啊…喂喂!

TOP

手滑了,我还没写完回复呢!手机不知道怎么删帖,怎么编辑T_T,大小姐绝对的腹黑>3<,小c求交往拉~

TOP

手滑了,我还没写完回复呢!手机不知道怎么删帖,怎么编辑T_T,大小姐绝对的腹黑>3<,小c求交往拉~

TOP

两个自爆不断的家伙……

TOP

分這麼多段隱藏阿
來看個先

TOP

雪哥你果然是个死M

楼主我来顶了
今天的天气还是一样治愈呀= =

TOP

新年新文,终于可以看新的文了。卡卡卡卡啊

TOP

楼主我来顶,终于可以看新文.......!!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