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第七章

所有人的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是什麼樣的畫面,男校女校的人都呆站在校門外,這個奇景是互相討厭,鬥腹黑,鬥得你死我活的兩個人甜蜜的一起來上學,好了是真的一起來上學,完全不能理解,聽到了嗎?少男少女破碎的心靈,s
Top……有這麼的奇怪嗎?

沒有錯,這件事可以列為第八大奇蹟嗎?第一件事情就是前田敦子當上會長的秘密,第二件事是前田敦子的秘密情人,第三件事,高橋南的性別之迷,第四件事是大島優子的大叔性格,第五件事是宅姐的豆乳之謎,第六件事篠田麻里子迷戀小loli第七件事tomotomo的性格之謎

說了那麼多,其實這些事情都是圍繞著學校的幾位風頭人物,而學校的風頭人物之一就是柏木由紀,偏偏她身上就是沒有謎團,現在可有了,夠女生們傳一整年

「你們說是誰跟誰告白」
「不是,我聽說她們是未婚夫妻」
「我還聽說其實兩人一早同居了,只是在學校假裝討厭而已」
「聽說,渡辺麻友君可是一點都不想跟她在一起」
「不是,聽說兩人之前還有了孩子,是由紀學姐去把小孩落了」
「嘩,這件事怎麼這麼誇張」
一大早的流言已經整個學校滿天飛,最誇張的竟然說她去落小孩,不會吧,把她當什麼人

渡辺麻友站在女校的門外等待柏木由紀放學,其實是她今天收到信息「放學馬上站在門外等我」根本是命令式的語氣,渡辺麻友還是心甘情願站在門外等待,女校放學的女生都用曖昧的眼神看著她

擺出高高在上S死人渡辺會長樣貌,抬高頭四十五度跟這班女生對望,這班女生果斷的差點昏倒在地,接著聽到了某東西爆裂的東西,柏木由紀手上的牛奶「啪」一聲,整隻手跟著全都是白色的液體

後面的人忽然覺得柏木由紀後面長了黑色的翅膀,好恐怖,自己到底是裡得罪她了,全部人紛紛想逃離現場,柏木由紀優雅地轉過身,慢悠悠走到廁所清潔雙手,用了二十分鐘,叫渡辺麻友慢慢等吧

「由紀,你今天想去那嗎?」麻友一看到她出來,就喜孜孜捉著她的手,興奮的問她想去那裡玩耍,把什麼撒嬌模式都全開,她就不相信由紀不喜歡,不相信由紀不心軟,好吧,腹黑慣了,一時改不回來

由紀甩開她的手,兩人一前一後回到家中「你回家換衣服,一會我們出去買東西」

麻友乖乖回家換衣服,這是約會嗎?死了,到底要穿什麼衣服好呢?男裝還是女裝,好像都不太好,

電話在這時響起,麻友拿起電話,臉色微微改變,猶疑著還是接起來了「爸爸嗎?我現在很快樂呢,可是,這份偷來的幸福可以永遠下去嗎?」

「麻友,發生什麼事了?」父親那頭關心的聲音

「爸爸你會怪我嗎?」

柏木由紀見渡辺麻友整個人都心不在焉,牽她手微微用力,吃痛的麻友才抬起頭,一臉茫然「是不是不舒服?」

麻友搖搖頭,繼續低下頭沉思「由紀……」由紀抬起頭,看到對面來的正是她的同班同學,她們還穿著校服,由紀出於自然把麻友護在身後

「你是跟渡辺君出來逛街嗎?」渡辺麻友真的慶幸自己是穿了男裝,引來女生們花癡的尖叫,平日戴著的眼鏡早已脫掉。因為柏木由紀說,反正沒有度數,戴來做什麼,所以果斷放棄了,本來被眼鏡遮掩帶著幾分腹黑的眼眸,現在像個小正太

「好萌~」你們這班女人不要瘋了,人家的未婚妻都在為什麼你們都可以發浪,不要發浪了,現在一點「同學們,我們在逛街,下次再聊」麻友一股牽著由紀的手走在前

「我就說很想跟渡辺君交往」
「誰叫你不是別人的未婚妻」
「真的不公平」
少女們就別哀怨了,麻友看著由紀進入旅行社,很快買了兩張的飛機票回來,歪著頭有點不明所以,要做什麼嗎?

「麻友,我們在暑假去沖繩旅行吧」絕對是有事要發生,柏木由紀的笑容裡可是隱藏著什麼

「嗯,我們去沖繩」管他了,去就去吧,嗯,去吧
「麻友,你來日本這麼久,去過那裡嗎?」
麻友低下頭,一抹可疑的紅染上了白淨的雙頰,她來日本這段時間,都只留在家中和學校,走得再遠也是跟學校去旅行,再不然就是跟著老師介紹的地方買畫具和喜歡的動漫,其實有什麼她根本一點也不知道

由紀牽起她的手,自己怎麼會把她當是男生的,難怪自己真的太笨,這手的觸感比她自己的更小,五官細緻精巧,把她當是男生的自己真的是白痴

「我們要去那?」
「白痴,帶你去玩」

傻傻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的渡辺麻友今天才跟她的第一個約會「麻友,你不開心嗎?」

「沒有,我很開心,走吧」緊緊握著由紀的手不想放手,由紀的手好像比任何人都要溫暖呢,她雖然也沒有跟很多人牽過手,可是在美國的時候,愛佳的手雖然也很溫暖,跟由紀比起來就是感覺少了些情緒

由紀帶她在市中心內一直遊玩逛街,以體力極差的自己而言,早已到了極限,可是由紀好像很開心,一邊跟她介紹這個名勝,那個景點,四周的風景其實對她而言根本沒有什麼分別,由紀的聲音才是所有事的重點,由紀的樣貌才是風景

由紀,如果你發現我不是你想的那個人你會恨我嗎?
恨我這個小偷
我希望你可以恨我呢?你恨我的話,我會很開心的,這樣的我,只可以擁有短暫的幸福,應該說,我這種人根本不值得你們給我的幸福

唇上的溫暖,是她給與的,聽說,在摩天輪最頂點上接吻可以得到永遠的幸福,是真的嗎?
我不奢求這是真的幸福,只求,我擁有這刻還可以擁有你的時間,將來是會怎麼樣已經不在乎了
合上眼睛,順著她所給予的,一起給予她,淚水落在雙方的唇上,苦澀的味道混合甜蜜的吻,她用指腹擦去她的淚

「怎麼哭了」她的唇裡吐著香甜的熱氣,被她碰觸的肌膚都會殘留著她的溫度
「我很喜歡你,由紀,所以被你討厭也不要緊,因為我真的喜歡你」用力擦去臉頰上的淚痕,哭過的眼睛似乎在夜裡顯得更晶亮
「我知道」她抱著這個女生,在回家的路上任她睡在自己的肩膀,兩人的影子和諧地顯示來玻璃窗上,由紀拿起iphone把兩人的影子攝入鏡頭

麻友在做一個夢,她又看到那兩個女生了,她總覺得這兩個人很幸福,兩人互相包容,她記得那個叫珠理奈的女生因為半夜把蛋糕帶進去,被人責罵了一頓,玲奈的父母甚至把她列為了拒絕來訪者

珠理奈還是每天在夜深人靜時,在走廊上如同小偷闖進玲奈的房間,每一次,她都偷偷地為兩人把風,有什麼動靜就比人早一步敲房間的門

「麻友,她們兩個真的很幸福呢?可是這份幸福可以持續多久」他的手輕拍她的頭,溫潤的眼中帶著一絲的哀愁,麻友緊緊抱著他,莫名的情緒在內心積壓,然後大哭出聲

TOP

第八章

どうか今だけは振り向かないで
夕暮れ騒ぐ風 触れそうな距離
君を見つめてる ずっと
無論如何在此刻 不要回頭望過來
夕陽下搖曳清風 與你近在咫尺
一直凝望著你

君に届け 君に届け
叶わない恋でもいい 傷ついてもいい
何度でも伝えたい
這份心意 很想告訴你 很想告訴你
就算這是無法實現的戀愛 就算傷害到自己
無論多少次也想告訴你知道

君が好きで 君が好きで
眠れない夜でもいい 朝が来なくてもいい
何度でも伝えたい 君に届け
太喜歡你 太喜歡你
即使晚上不能安寢 即使早朝不再來
無論要說多少次也想告訴你 很想告訴你



今日も思い出がひとつ増えてく
ため息 ためらいさえ愛しいくらい
君を待っていた ずっと
在今天 腦海中又累積多一個回憶
就連一口嘆息 與這份躊躇 也顯得惹人憐愛
一直如此 等待著你

柏木由紀盯著眼前的女生,這個小鬼頭,從她的長相就知道她的屬性是傲嬌型,而且絕對已經到達了教主級別了,的確她說出的話,她的聲音,她的動作她的每一個行為舉止都完完全全跟傲嬌扯上關係

在飯堂吃飯的時候,因為學校為了給學姐和學妹有一個好好交流……咳…咳…百合的途徑,所以由創校以來一直保持所有人都要在同一時間,無論你多忙,無論死人又好,無論你被人追殺又好,也一定要來到神聖的飯堂,一起聚首一堂,唱一首聖母瑪利亞多麼仁慈和偉大才可以吃你的午餐

柏木由紀才坐下來不到三十分秒,一股氣勢從後面跑到她面前,雙手放在腰子上,把胸口高高的挺起來,想要努力突顯那在十五六歲女生來說已經發展得很好的胸脯

眾人心裡嘆息一句,這位小朋友你死心吧,無論你怎麼挺出來,挺起來,都不會有魔鬼身材之稱的柏木由紀大小姐的胸脯大的,而且別人在學界有名氣的黃金比例身段。

雖然柏木由紀從來沒有把自己的身材在公開出來,可是,上游泳課時,隔壁男校發出的驚嘆聲和女生都在課堂上流鼻血使課堂要終止就知道有多波濤洶湧

「柏木由紀,麻友是我的」她的聲音傳到整個飯堂都聽得見,全部人都停下來,看著現在兩人對峙的情況,現在是什麼樣的情況,今年是什麼年頭,前田敦子帶著玩味的笑容,她這個小表妹還挺受歡迎的吧,事情好像越來越有趣了

眼神掃過整個飯堂,那個人也正好跟她對望,不到一秒她馬上撇開頭,若無其事地跟身邊的老師說話,為什麼要避開她呢?不是一直以來她們都很好的嗎?
故意把身邊的女生抱緊,根本她連這個女生叫什麼名字她不知道,只在她的耳邊輕輕說「今天放學後的花園我等你」那個女生迫不及待的點頭,她知道的,以自己的魅力沒有人會拒絕她,遺傳得來的結果就是認定了一個人就不會再改變了,那怕喜歡上的人再不可能

柏木由紀驚愕了一下,被女生擺出來的氣勢,好傲嬌的人,好想欺負她一下,而且渡辺麻友是她的嗎?她可不記得麻友有跟她說過這個人了,既然如此就來玩一下吧

「這位同學,我真的完全沒有見過你呢?」

「我今天才轉校過來,我叫多田愛佳,麻友是我的,是我的,她不會喜歡上你,你明白嗎?她最討厭的就是你,我才是世界上跟她最熟悉彼此的人」這句話是多麼的曖昧,熟悉?是熟悉到什麼樣的程度?是對彼此的身體也熟悉嗎?

由紀的眼眸暗下來,隱隱閃過一絲報復的情緒「是嗎?」站起來,她貼在愛佳的耳邊「我可是熟悉到她全身上下我都看過了,還真是不豐滿的身材」(由紀你不要再說了,麻友聽到會傷心的,我們也會很傷心的)

愛佳震驚張大眼睛,目瞪口呆,還真是精采的變臉與震驚,由紀真的覺得這個世界上竟然還有人比她的變臉更強,那張臉的扭曲程度可真是不可思議,如果不是在學校不可以隨便拿手機出來,由紀還想拍下來跟麻友回家一起研究到底是什麼程度的

死的,她是不是對這件事應該多表現一點醋意,至少應該像那種八點檔的女人打過去然後一哭二鬧三上吊來要麻友來表達她的真心,但是,她完全沒有醋意,她對自己的身材非常有信心再加上麻友那像是要吵架的告白,還有任她欺負也沒有抱怨一句都在證明自己在她的心中應該還有一點地位吧,不是一點,是絕對佔非常重要的地位

「你是她的誰?」她還很鎮定重新坐下來,優雅地吃飯,像個公主等待隨從的答案

「我…我…我…是…她的…青梅竹馬」她的氣勢一下子弱下來,對柏木由紀的事不關己,死麻友,找的是什麼人來的,這麼腹黑,不……不……如果說她看過麻友全身不就知道麻友不是男的嗎?

「你知道……麻友…她…」

「她的一切我都知道喔,難道你還有什麼要跟我說嗎?」見她慌慌張張的搖頭,由紀依然掛著甜美的笑容,可是愛佳依然感覺到那腹黑的感覺從內到外的散發出來,好像是在告訴她你有什麼快說,沒有的話快走,別阻礙本小姐吃飯

「你好的,麻友最後會跟我一起的」麻友要她山長水遠從美國過來就是為了這個簡易的問題,渡辺麻友你是安了什麼好心,我現在好不爽你,人家的陽光與海灘還有我家的狗都多依依不捨,為了看柏木由紀的反應叫我過來,今晚你慘了,還要她加對白,現在是怎麼一回事了

柏木由紀罕有的站在男校的門口,等待渡辺麻友的出現,今晚如果她不解釋清楚她就要她粉身碎骨,跟她一樣,愛佳也站在男校的門口,百合女中的狗仔隊們早已準備好了照相機,準備拍下兩女爭一「男」的珍貴照片,絕對可以成為今天最佳照片之一成為學校的大熱門話題

「好緊張,現場一遍一觸即發的情形,到底渡辺君會怎樣解決這個問題呢?」作為狗仔隊隊長的咪醬早已如電視台般出動了幾台攝影機,就為了拍這使人難忘的新聞

終於難得等到了渡辺麻友踏出校門口,這麼勁爆的新聞連咪醬手頭上的咪都掉下來了。渡辺麻友是出來了,身邊還跟著她們美麗的惡魔會長大人,兩人可真親密呢…麻友整個人都靠在她身上,這個動作根本就是吃豆腐,但是,前田敦子大小姐一點都不在意,還任由她跟自己近距離的接觸

「麻友」
「麻友」
兩個聲音同時出現,麻友看了兩人一眼,還沒有反應過來,只見前田敦子的揚起了微笑,還是一樣慵懶,這次柏木由紀是真的,真的,真的,很想一拳打過去那張被人說有多魅惑多愛那雙眼睛有多迷人的臉上

「對不起呢,兩位,今天我要跟麻友去約會,而且我們都不喜歡被別人打擾……對   不   起  呢」說完拉著麻友上了印著前田家家徽的轎車離開現場,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不止男生哀號女生也一個個說自己要心臟病發,有人更是跑上天台自殺,以表明自己受創的心靈

渡辺麻友君,你不可以一個人吃三個女的這麼大胃口,連我們家的女神我們的王我們的什麼什麼都被你搶走了

渡辺麻友回家的時候,只見柏木由紀坐在她家的沙發上,因為怕由紀來到她家沒有地方坐,所以前段日子故意去買的

「由紀」她像個做錯事的小孩站在那裡

「她還真的是你的表姐」她完全看不到由紀的表情,只是她聽聲音由紀一定是生氣了,今天明明由紀難得來接她了,她竟然跟敦子姐姐離開了

由紀不讓她看到自己的表情,因為她要維持這樣的聲音才可以跟她說話,她怕自己一個不小心笑出來了,對前田敦子是有一點生氣,可是聽到麻友的聲音,她就有一股很想笑的感覺,自己心中的小惡魔還真是以欺負麻友為樂

「是的,由紀不要生氣了」麻友走過去想去哄她,這下是柏木由紀呆在原地了,麻友的臉上化上了淡妝,身上穿著紫色的小禮服,露出美好的鎖骨,根本是騙人的吧,那天她是把她全都看光光了,可是她沒有多注意她的身材那裡美,那裡不美,現在她絕對可以說麻友的鎖骨很美

「你今天去做什麼了?」過份激動的關係,她的聲音聽下去更加震怒,嚇得麻友更是不敢再走近一步,怕她真的不知道會瘋到什麼程度,站在她三步以外

「我去吃飯了」

「吃個飯要穿到這樣的嗎?」想了想,前田敦子可是大小姐,她們上的餐廳應該是五星級那種吧,自己又在問廢話了,真夠廢的

兩人好像忘記了爭吵的問題是麻友今天出去吃飯,現在的重點都全在她的身上那身衣服

「我去換掉它」以為由紀不喜歡的麻友想要上樓換下來,現在開始,她不想惹由紀生氣,雖然她總是突然之間就生氣,而且毫無原因可言

手上傳來一股拉力,接著是由紀的氣息灌入自己的唇內「誰說你現在可以換掉它的,我覺得很美喔~」

閉上眼睛兩人相擁在一起,像是最初認識的她們,一遍一遍吻上對方的唇,時間過得越久,便變成了戒不掉的毒藥

「今天先放過你,不要忘記我們的沖繩之旅喔~」溫柔的用手背掠過她的臉,親暱的再索一次吻,然後緩慢地轉身離開

麻友站在原地,手摸上剛被碰觸的臉頰,久久不能回神……
-------------------------------------
好像過了很久沒有更文呢!!!
對不起了,各位,打到後面樓主整個人軟掉
好想睡覺~真的好想睡

TOP

第九章

沖繩,一年四季都充滿夏日氣息,甚至有一個名為亞洲夏威夷的別稱,沖繩為熱帶海洋氣候,碧海藍天,並擁有眾多美麗的島嶼、珊瑚礁和沙灘。被觀光客奉為渡假和潛水的聖地,旅遊景點豐富。

除了外國的旅客外,日本人也喜歡在夏日來到沖繩渡假,洗走一身的暑氣,渡辺麻友跟著柏木由紀來到沖繩這個島嶼,見柏木由紀一臉享受完全已經無視她的存在了。
那些男人的眼睛在看什麼?再看就把他們的眼珠掘出來。
這是她心中的想法,當然自己看到由紀的身材都會有一種自卑的感覺,從心底開始漫延。
柏木由紀已經超越魔鬼,平日收在校服下的身材,簡直是人間兇器,兩人才來多久,已經一大班男人盯著由紀的那個位置。
「這不是由紀與麻友嗎?」
麻友在此刻終於感謝自己因為覺得身材不夠完美,所以穿了男裝少一號的沙灘褲和穿外套,由紀看到她這身打扮以後,雙眼嚴厲的審視她一會兒後。緩緩開口「麻友,為什麼不穿泳裝」
「因為感覺很別扭」麻友低下頭,大小姐,你這種身材面前,誰敢穿比基尼?還不是一樣自卑得想死掉,可以盡量避免和眼前的大小姐比較身材,最好還是趕快掩遮起來比較好。


柏木由紀在聽到這句話以後,一句話也沒有說,轉身便要離開,也不作任何停留,留下渡辺麻友在後面追著她。
無論她說什麼,由紀就是一句話也不肯跟她說。
想著要持續冷戰到什麼時候的麻友正想開口問。
便聽到由遠處傳來的聲音,不用看,聲音的主人正是前田敦子,她穿著比堅尼,身邊又是一眾美女,真的是開後宮嗎?
麻友想著這個問題,萬萬想不到的是,不止一群學生,竟然連她們學校的老師也來了,小嶋陽菜,馳名學園界的美女老師。
「你們為什麼在這裡?」由紀看著這一大群人,覺得莫名的頭痛起來。
這班人每次到來的地方都不會發生什麼好處,看看四周那群色狼已經集中了視線,不用看也知道,柏木由紀的臉色已經黑到不能再黑,比得上中國的包青天,只欠了額頭上的一個月亮而已。

「沒有人說過只有由紀大小姐可以來渡假,請問整座沙灘你買了嗎?」
為首的前田敦子臉帶微笑,和善的無辜的笑容,遠處再次傳來一眾男生的哀號聲,口水都掩沒整個沙灘了。
柏木由紀還是讀到她這個微笑下的惡毒心腸,站起來拉著麻友的手腕便要離開。卻怎麼也拉不動。
回頭一看,只見敦子拉著另外一面。
「我家的麻友跟著你,我可是很怕她受傷喔」
前田敦子意有所指的說,眼中的警告也只有跟她面對面的柏木由紀才看到。
內容大概是如果你不是認真的,你還是及早放手吧。
柏木由紀無視警告「我跟我的未婚夫去玩不行嗎?」
她故意加重未婚夫這個字眼,旁邊的男生都打心口了,他們看上的一眾美女,竟然在此為一個草食性男孩爭風吃醋。
「未婚夫,你也懂得說是未婚,可是我們可是有非比尋常的關係喔~是嗎?麻友」前田敦子故意說得曖昧,加重了非比尋常四個字,一眾男觀眾,不止,還有一大群女觀眾都要哭了。
渡辺麻友左看看,右看看,她們兩個發什麼神經,現在可是一大群人看著,她們兩個不覺得丟臉,可是她覺得。
「你們兩個放開我」終於發脾氣的渡辺麻友揮開二人的手,卻被兩人緊緊捉著。
「你要跟那一個離開,麻友,你現在選」柏木由紀抬高頭,雙眼透露著如果你不說是我你不用想要放開。
「麻友,不跟我走嗎?」敦子一臉可憐兮兮的表情,真是我見猶憐
「前田敦子,現在不是在學校」柏木由紀怒視前田敦子,前田敦子依然一副自我的表情。
「我們來比一場沙灘排球,我這邊的人任你選一個,誰羸了誰得到麻友」
「好,比就比,怕你不成」

兩人來勢洶洶的說要比賽,還以為兩人的球技有多強,眼下輕飄飄的球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一眾人等跌破眼鏡,看著似是玩耍的比賽。

渡辺麻友在場看著,她是貨物嗎?誰羸了便要跟誰,本來應該開心的一個暑假,現在卻像個白痴,她心裡的想法當然傳不到給那兩個笨蛋了。
「你們兩個慢慢鬥了,我走了」說完也不理會她們的驚訝,轉身離開。

麻友一個人沿著海岸走著,找到一塊大石,剛好可以隱藏自己,她抱著膝,獨自看著大海。
海浪似是想捉著什麼,一次又一次的撲上灘上,又再次捲走什麼,永無止盡。
到底自己想得到的是什麼?她不斷問自己這個問題,腦裡面卻還是一片空白。
「麻友友,記得嗎?只要心臟還在跳的一天,也要努力爭取想要的事物,努力讓她跳下去,即使跌倒了,我不在了,也要一個人走下去」
他的笑臉還真是溫柔,麻友不自覺想起他,對著他,麻友總覺得世界上所有的事情都可以迎刃而解,把手放在胸口的位置,世界上最珍惜的人,閉上眼睛,心口那個位置便會為了她而隱隱作痛,溫柔的,快活的,不受控的一次次跳動。
麻友站起來,正想回去她們的身邊。
「喂,你很拽吧,剛才一大堆女的為了你,可是差不多打起上來」幾個男生圍著她,她當然知道這班男生剛才圍在她們身邊。
「你們到底想怎樣?」來者不善,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好運還是不幸運。
「只要你離開她們範圍就好了,不要阻礙老子們」帶頭的男生還要在陽光之下炫耀他的刺青,麻友冷笑一聲「你們想要什麼也可以,只有這個不行」任何人都不可以跟她搶由紀,由紀是她的一個夢想,以為只可以在夢裡找到的人,現在卻是有血有肉站在她面前的人,她不可能放棄。
「不可能」世界變成冰冷的顏色,這種感覺她不陌生,這裡什麼人也沒有,冰冷,黑暗,找不到回去的路,她看到他在另一端跟她微笑,想要緊緊的抱著那個疼愛她的他,他卻搖搖頭,指著她的身後。
回到頭,是由紀的影子站在那裡,她的嘴巴開開合合,在說些什麼話,想要走近她,她卻在退後,麻友一直跟著她跑,終於她站在門口的位置,向她伸出雙手。

睜著眼睛,便看到由紀的臉,她的神色緊張「發生了什麼事了嗎?」才剛說話才發現自己的聲音沙啞得可以。
由紀搖頭,把她抱在懷裡,她閉上眼睛,享受著由紀溫暖的懷抱,從什麼時候開始想要她的懷抱的,她忘記了,彷彿從記憶的開端便有她的存在,和她想像中一樣,柔軟,溫暖得使人想哭。

「幸好找到你」前田敦子看著這一幕,也不好意思說些什麼,剛才麻友跌進海裡了,幸好及時救回來,不然人早死掉了。

「那班男的你想怎麼處決」
前田敦子問柏木由紀,由紀只是拿起一旁的毛巾抱著麻友的身軀,小心的抱著她「隨便你」
她的表情冷漠,看來是不可以輕饒了,前田敦子拍了一下手,幾個黑衣的男人從不同地方走來「你們懂得怎樣做的吧」
「是的,大小姐」幾個人同時消失,前田敦子看著由紀和麻友的背影,直到她們離開了,才低下頭沉思。

TOP

第十章

うまく愛せていますか? たまに迷うけど
我可以去爱你吗? 可是有时会迷茫
oh Good-bye days いま 変わり始めた 胸(むね)の奥(おく) all right
噢 再见了 如今 要开始改变 但在我心中 是对的
かっこよくない優しさがそばにあるから
因为我拥有你给的温柔陪伴着我
with you
与你
できれば 悲しい 想いなんてしたくない
宁愿 悲伤的回忆通通没有
でもやってくるでしょ?
不过悲伤到来是在所难免的吧?
そのとき 笑顔(えがお)で Yeah hello!! my friend なんてさ
到那时候 面带笑容 嘿 你好!我的朋友 之类的话
言えたならいいのに…
如果能说的话 就好了
麻友作了一個夢,那個男孩跑到她的身邊「你就是我的妹妹嗎?從今以後,我會保護你,直到生命的盡頭」
男孩掛著陽光般燦爛的笑容「從今後開始,我們就是生命的共同體,同樣的姓氏同樣的名字,我就是你,你就是我」
這是她人生的開端,不再是黑暗的房間,不再是獨自倒數日子的過去。
「麻友友,你看,她漂亮嗎?」男孩拿著照片來到她的身邊。她拿起有關女生的照片「她是哥哥的什麼人?」
「她是我的未婚妻,可是我很討厭她,她還笑我們的名字像個女孩子」孩子氣的表情很少可以在男生的臉上看到,他總是一臉的溫柔,現在噘起嘴巴,一臉咬牙切齒的表情。
「哥哥很喜歡她呢」她笑著跟男孩說,朦朧的記憶中他的臉紅了起來,手忙腳亂的解釋。
「才沒有,世界上最討厭的女生一定是這個人」
兩人在房間裡面,嬉鬧起來,直到被罵了,才一起躺過披窩,一天又一天的說著女生的故事,她彷彿代入了哥哥的角色,不甘,討厭,喜歡,放棄。點點滴滴注入心頭,滿滿都是女生的名字。

「起來了嗎?身體還好嗎?還有沒有覺得那裡不舒服」由紀的手撫著她的額頭,一臉緊張的追問,由紀緊張的臉是對她還是他,她發現自己的心不知不覺自私起來,本來只是一個約定,變成了真正的交往,戀愛。
「麻友友,我只想她永遠記著我而已,最討厭的男生,這樣起碼她不愛我也好,我也會在她的記憶中佔一個位置,所以,你可以幫我嗎?」

「由紀,愛我好嗎?」用自己的身體來記著她的烙印,主動的向她索取,她不敢相信那天的舞會自己為什麼會突發奇想的穿上本來的女裝,她想由紀找到自己,真正的她,可是為什麼她會打破當初的約定,或許只有她自己知道,在她的心目中,柏木由紀已經變成了無可取替的記憶,所以她想由紀找到的是她,而不是記憶中的影子,我愛你,知道嗎?比任何人都愛你,想要得到你,所以變得自私,所以變得卑微。

虔誠的吻,知道是用什麼樣的心態嗎?是用多年來的渴望與祈求,是用承諾與背叛,是用夢想與真實。知道嗎?他的話和由紀的照片是一個蜘蛛網,把她網在裡面,怎麼掙扎都還是出不來,苦惱的求救,又像是獵人無意設下的陷阱,自己卻心甘情願踏進裡面。

由紀,其實我看出來了,你並不喜歡我,你只是不喜歡被人欺騙所以決定報復而已,如果你喜歡以這種方式報復,那麼就成全你吧,你想要的,我都會給,只要在你往後的人生偶然可以記得我就可以了。

原來做愛的感覺是這樣的,她的身體可以感受到對方的溫度,她可以聽到兩人激烈的心跳,她可以擁抱她的身軀,如同兩具初生嬰孩貼近彼此的身體,微笑,撫摸,撩撥,真的是美好的感覺,真的不想放手,疼痛的感覺也跟著她的擁抱被撫平。
只要被抱著就好了,她覺得可以看到時間的盡頭,還是可以擁有她的思念。

柏木由紀是帶著什麼樣的感情,來跟她做愛,她不知道,她不斷告誡自己這是演戲,她根本不喜歡渡辺麻友,她想要狠狠的傷害她,是真是假,演戲不自覺便投入角色了,真真假假到後來自己再也分不清這樣做的自己是對,還是錯,只知道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被她的一舉一動所牽動的情緒,她的身體還真是冰冷得要緊密的抱著她,不是在演戲嗎?那為什麼那股恨意卻在看到她的表情時逐漸的消褪。

一遍一遍呢喃著她的名字,彷彿,世界上只剩下她的名字……

麻友記得那個跟她有同樣姓名的男孩,他們有相同的臉孔,他們有著相同的病。
「麻友友,你看這是媽媽給你做的蛋糕」
女子拿著蛋糕走進來,為她慶祝生日,看著她的眼神帶著恨意同時又帶著愛意,因為這不是她的親生母親,是哥哥的母親。
「媽媽,為什麼我要存在?」女子的蛋糕摔在地上,把她抱在懷裡。
「所有人的死亡我也不在意,只要麻友友還活在世界上就好了」為什麼人會這樣的愛著別人的孩子,她可是魔鬼的孩子,為什麼卻可以得到所有人的寵愛。
甚至直到最後一刻,父母竟然選擇救她,而不是親生的兒子。
她痛哭出聲,所有人都跟她說,不是麻友友的錯,是他自己的身體不好,才會死掉的,可是,她知道真相,她知道所有的真相,臨到最後一刻時,被救的是她。
當她醒來的時候,接到的是他的死亡。
「麻友,我不會怪責你,從我第一次看到你以後,我便決定要用我短暫的一生,守護著你,疼愛著你,當你聽到由紀的時候,我發現你從好奇慢慢找到愛情的痕跡,或許我是靠著一直向你訴說的故事,我才可以感覺自己曾經生存在世界上,曾經這樣的愛著一個女孩,我最愛的妹妹,可以代我去找由紀嗎?即使是討厭我也好,希望我的形象可以在她的腦海裡一輩子」
看,其實她們都是自私的家人,不負責任,愛上不應該愛的人。

「由紀,起來吧」由紀一張開眼便看到麻友燦爛的笑容,被她從床上拉起來,迷糊的推進浴室。
「快整理一下,我們去看日出」
如果真的要說的話,那麼,在最後這段快樂的日子裡,由紀,可否請你愛我?

「我們家的人,都是流著魔鬼的血液,可是我們都是最深情的魔鬼」前田敦子擁著她最愛的人站在酒店的窗前,低下頭凝視這一幕,兩人的身影在海灘上漫步,兩人牽著手,偶然低下頭交談。
這樣平淡的幸福,到底會由誰開始打破,以為可以冷眼看著,心中還是控制不了日漸感到焦急。
「阿醬,現在在這裡只可以看著我,擔心太多也只可以在旁觀看,我們不是她們,不是嗎?」女子靠近她的嘴唇「而且就算你是魔鬼,也是我最愛的,最深情的魔鬼」
「這次你答應我了,永遠都不會離開我,等我畢業了,我就帶你離開,哪裡也好,我只要你陪我在身邊」她在女子的眼眸中看到對她全情投入的愛情還有無奈,使點力氣,把她推在床上,與她忘記時間,忘記世間的責備。

你知道嗎?你是我心中唯一的光芒,連你也離開了,我便會陷入瘋狂的泥沼裡,一直自己一個人的掙扎,直到斷氣身亡,所以,求你,別要丟下我。老師

TOP

第十一章


我在倒數分手的日子,如果你願意請給我最後的擁抱,愛也好,痛也好,所有的一切便隨著擁抱的結束跟著一起消失於空氣與時間,再見了。
毫無驚喜的由紀對她說出分手二字,明明早已預料到結局,在聽到的剎那間才明白還是會痛的,痛得毫無理由,當痛到極點時,原來人是會麻木的。
明白嗎?由紀,以為我們可以通過試煉,發現只有我自己獨個堅持,真的不會怪你,其實早已預料到,早晚結局我們還是會分開,因為這樣的人是不可能得到幸福的。
謝謝你,給了我這麼美好的回憶,跟你爭吵的日子,跟你親吻的甜美,跟你牽手的悸動,跟你聽海的心動,當所有的記憶回想起來,竟然已經忘記你說分手時的殘忍。

「麻友友,你在想什麼?」愛佳一邊削蘋果,一邊問坐在床上發呆的麻友,她的眼神飄忽,良久才緩緩開口。
「愛佳,你記得嗎?我醒來那天是哥哥的葬禮,她們都說不是我的錯,只有我知道,我才是唯一的罪人,如果我也死了,你是不是會比較快樂?」她的語氣彷彿把生命看得微不足道,她根本不想活了,自從她回到美國後,離開那個叫柏木由紀的人後,她便不想活了,即使她配合所有人作出治療,但誰也知道,她沒有生存下去的意志。
一直支撐她的人已經不在身邊,活不過二十歲的悲劇,已經發生過一次了,這次可以發生第二次奇蹟嗎?愛佳為她祈禱著

她沈默不語低下頭「愛佳,你記得我們是怎麼認識的嗎?」
她點頭,小時候,她住在醫院的時候,是隔壁的雙生兄妹悄悄跑到她的房間裡,大聲的對她說,今天是我們兩人的生日,所以這次就罰你陪我們兄妹倆過。
兩人一左一右牽著她的手,帶她離開死寂的病房,耍帥的拉她到醫院的天台「喂,你們兩個隨隨便便拉著別人走」
「我們都叫麻友喔」對她眨眼睛的是男生,跟在後面的是女生「我妹妹在醫院住很久了,你可以代我陪她玩嗎?」他展開的笑容,使原本在喉嚨想說的不,卡在喉頭之間,點頭說了好。
那個他,有著開朗的性格,有著健康的笑容,溫柔的男生,愛佳不願再想下去,努力想要遺忘的過去,努力想要向著將來「其實愛佳你很恨我吧」
「啪」響亮的巴掌聲響徹整個病房,麻友的手撫過被打的臉,一言不發。
「渡辺麻友,我很恨你,所以你不可以死掉,因為你,他才會死掉,你是他的代替品,所以你不可以死掉,明白嗎?為什麼連生存的機率都被你拿去了?那是因為他愛你,你是他最重要的妹妹」
愛佳捉緊她的衣領,情緒忍耐到終於崩潰的這刻,只能捉著她痛哭失聲。
「愛佳,我不會死掉,我會贖罪,用他給我的性命去把一切還給你們」她苦笑著說,原來代替品連死的資格都不被充許。

她想起了那一年,女生悲哀的哭泣,響徹整個醫院,甚至聽到的護士,醫生也忍不住動容,為她落下眼淚。
「你答應過的,玲奈,你答應過的,會在出院的時候陪我一起逛街,你說喜歡日本的雪,答應過的,我們一起去看雪,你說過的,明明你說過的,會繼續快樂下去,會繼續幸福下去,為什麼遺留下的只有我一個人?」
她想起,松井玲奈來到她的病房,慘白的臉上始終掛著安逸平靜的笑容。把一個信封交到她的手上,告訴她「如果我有一天死了,幫我交給珠理奈」其實,她早就猜到了吧,自己在不久的將來會死掉。
「請問你是珠理奈嗎?」她蹲下來問女生,女生之前充滿元氣的臉頰彷彿一瞬間變得憔悴不已「這是她交給你的」
把信封交給珠理奈,裡面是一盒帶子,用油性筆寫著「給我最勇敢的騎士」
「已經開始拍了嗎?」
玲奈應該已經離開了病房,走到了醫院附設的花園。
「怎麼辦呢?我該說什麼」她有些難為情,用右手撥弄瀏海。
「我好開心,好開心喔,珠理奈為了使我生存作了很多的努力,我居然還對珠理奈說別再這樣了,真的很抱歉我說了很多過份的話,其實我希望你一直陪在我身邊,但是,這樣只會讓你將來的人生飽受折磨,我想淡出珠理奈的人生,卻又不甘心…」她抽抽噎噎的說到這裡,激烈的咳嗽,珠理奈看到這裡,臉容緊張的站起來,發現,這只是一盒帶子而已。
「珠理奈,生日快樂喔,雖然不知道我可能已經不能再和你過,要我唱生日歌給你聽嗎?」她雙手棒著蛋糕。「happy birthday to you happy birthday to you happy birthday to jurina happy birthday to you,生日快樂喔,珠理奈」她吹滅點在蛋糕上的蠟燭,對著鏡頭露出幸福的笑靨「我想趁現在,說出我真正的心情,我想,對你說這些話,你一定很傷心。
你為了我那麼的拚命,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對你說抱歉,我想,我還是會死掉,在不久的將來,我自己的事,我自己很清楚。
所以,我想趁現在,說出真心話
我喜歡珠理奈,我喜歡上你了
在這裡告白真的很不上道,可是,我已經下定決心不可以再進一步喜歡珠理奈。
我覺得這樣,對你不好……,而且珠理奈也會很傷腦筋吧,事到如今才說喜歡你」
珠理奈,我記得你說過,我很淡然。其實不是的,其實我也有想要考慮我的將來。
珠理奈,我的人生已經差不多快到終點了,我好不甘心,非常不甘心,我甚至沒有時間猶豫將來要做什麼。
所以,珠理奈,假如你願意的話…我想將我的願望托付給你,將我無法實現的願望給我最愛的珠理奈。
我覺得像你這樣為一個當初是陌生人的我犧牲一切,熱中投入某件事情,是最了不起的,像你這樣的人,一定能夠達成任何目標。
珠理奈…我還有很多話想跟你說,可是,一旦真的說,反而無法用言語表達出來。
其實我好想像普通的情侶跟你交往,像是去看電影,上街購物,手牽手在街上漫步…。珠理奈,我好想和你一起做平凡的事情。
為什麼我會哭呢?明明說好不哭的
珠理奈,再見了」
身穿裙子化了淡妝的玲奈靠近攝影機,畫面覆蓋在黑影之後中斷了。
珠理奈看完影片後流淚不止,失魂落魄的帶著帶子離開醫院。
「如果連你也不在了,誰陪我實現我的夢想,對不起,我愛你」
當天晚上,少女在家中吞藥自殺,在少女的床邊只放著一盒被燒壞的帶子,麻友知道這樣的行為很愚蠢,或許她是一個浪漫主義者,這樣歪曲的愛情她竟然覺得可以為她而死很美麗。

就这样擦边而过吗...我们的爱..
是非常心痛的回忆吗...
他的心就这样...背过去了..
.即使是眼泪也挽留不了他

My love 我爱你..
我爱你 你在听吗...
My love 不要忘掉我
不要抹掉我们两人的爱情..
你能看到我的眼泪吗
每天每夜都在思念着..
曾经使我紧张的那个吻..
现在也许就成回忆了吧

My love 我爱你
我爱你 你在听吗
My love 不要忘掉我
不要抹掉我们两人的爱情..
每天我在思念中艰难的度过
而你在哪里...
我对不起你
对不起 我无法忘掉你
My love 回来吧

不要从我的身边离开..拜托...


柏木由紀回復到單身的生活,身邊的追求者似乎在渡辺麻友消失在她生命裡後漸漸增加,她真的在那個夏天以後,狠狠的說出分手的字眼。
「你想要的我已經給你了,你的願望滿足了吧,可是我玩厭了,我們分手吧」
得到的回應,渡辺麻友沒有激烈的拒絕,平靜的接受了事實,最後竟然還跟她說「由紀,謝謝你,相信還有一個人想親口跟你說一聲謝謝的,謝謝你給了我們的回憶」
報復後的她,沒有快感,在看到渡辺麻友的表情後,她心中湧起的竟然是罪惡感。
麻友的表情,平靜得像是早已預料到事情的發生,眼中閃爍著溫潤得使人從心底疼痛的情緒。
麻友把一張照片交給了她「請你記著我,答應我,不要忘記在你面前的渡辺麻友」
接過她手上的照片,其實她可以在麻友的面前甩掉,最後一點良知卻給她促使她拿著照片,是她跟她接吻的照片,在晚會上,兩人都戴著面具。

前田敦子拿出一大堆報表丟在柏木由紀面前,面色嚴厲「你今天把這些全部完成」面對著面前的報表,柏木由紀沒有反抗,沒有抱持,她知道是她應得的,前田敦子沒有找她麻煩已經是給了她十足的面子。
「你這樣的人是真的對她沒有感情,還是你真的冷血」見她平靜的處理所有文件,前田敦子怒不可遏。
「是她先騙我的,她從小到大都在騙我,你不如問一下,你那個嘔心的表妹,她裝作男人不累的嗎?」
這是柏木由紀第一次激烈的與前田敦子對質
「啪」在由紀還沒有來的及說什麼的時候「你以為你什麼都懂,你以為你很聰明嗎?」
前田敦子把麻友交給她的帶子甩在地上「麻友叫我以後才交給你的,可是我為她感到不值,為什麼你可以這樣對她,全世界都可以,只有你,柏木由紀不可以這樣對她,如果你想知道所有事情的真相,你就把這帶子全都看完」
前田敦子說完這句後,轉身離開,只剩下柏木由紀一個人留在教室內發呆。

「為什麼你要這麼激動呢?阿醬」被拉著的手腕,是她最捨不得甩掉的「明明麻友友什麼事也沒有做錯,錯的是其他人,為什麼事情會這樣的,老師」
她抱著女子的腰,女子輕撫她的髮「那是因為最善良的人是你」
女子笑了,她當初就是愛上前田敦子這份善良,才不顧一切都想要逃脫,又無可奈何的壓抑不了對她的思念而回來。

TOP

第十二章

想見你 想見你 身體顫抖著
越是想念你 感覺距離越遠
能讓我再一次聽到謊言也好
就像是那天的"我喜歡你"...

今天是紀念日 如果是真的
我們現在是兩個人一起過著吧
你一定會全部忘掉
你和她正在歡笑著吧?

以前只對我講過的話和溫柔
我曾經喜歡過的笑容
全部都給她了嗎?

Baby I know
或許你已經不是我愛過得那個人了
但是不管如何非你就不愛
You are the one

想見你 想見你 身體顫抖著
越是想念你 感覺距離越遠
若是兩人能再復合的話...
無法傳達給你的想念 my heart and feelings
許願想見你但卻見不到你
強烈的思念非常痛苦
能讓我再一次聽到謊言也好
就像是那天的"我喜歡你"...



由紀一直奔跑,她不知道自己應該跑到那裡,她只是隨心所想要找到前田敦子「你一直知道,你知道所有的事情,為什麼你不告訴我?」
她大聲質問像是已經事不關己的前田敦子「你在乎嗎?我沒有給你機會嗎?我不是叫你好好珍惜她嗎?可是你給了我什麼回應?你有什麼資格說我」前田敦子從沙發上跳起來責罵。

她重覆又重覆看了帶子三遍,淚流不止,對渡辺麻友不是只是單純的玩弄嗎?為什麼現在把她壓得如此喘不過氣。
「由紀,如果這帶子交到你手上,我想我已經不在這個世界上了,人的一生,不是一條直線,而是個圓,而且有一個缺口,那就是人生的終點」
麻友整理一下頭髮「現在的我很醜吧,對不起,由紀,讓你看到這樣的我,真的很抱歉,由紀,你願意聽嗎?聽我們家的故事,如果你不願意,你現在可以關掉這盒帶子。」
靜默了五分鐘,終於又再次看到麻友的笑容,明明她在笑著,而她為什麼覺得麻友在哭呢?
「由紀,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個少女,聽說她很美麗,聰明,很多人都說她是上天派下來的天使。她有一個很寵愛她的哥哥,愛護她的家人,她很喜歡自己的哥哥,或許是從出生直到她便只為愛她的哥哥而存在在這個世界上。
少女在十二歲的時候,或許連她的家人也發現她對自己哥哥的感情太過於偏激,所以便把她送到寄宿學校。
在那裡,她認識了另一位名叫梓的少女,梓從認識她那刻開始便小心翼翼的保護她,把她捧在手心。她陪她度過了六年的寄宿日子,最後在畢業典禮的時候,梓對她告白說自己很喜歡她,卻被她拒絕了。
她說,她的心中住了一個人,即使知道那是不可以愛的人,還是想奮不顧身的往裡跳。
少女聽完後,失望的離開了,直到兩年後,那時侯,少女卻發現一件事情,曾經說喜歡她的梓竟然嫁給了自己最心愛的哥哥。
她的哥哥雖然已經暗自跟她交往兩年,卻選擇了跟另外一個女人在一起生活。
在她失望之際,她卻發現自己懷孕了,這是一個上流社會的醜聞,而且他的妻子也懷孕了,他努力想勸少女打掉孩子,固執的少女卻激烈的反抗,死也不願打掉,最終被逼離開家門。
或許是報應吧」
麻友的聲音很平靜的訴說這個故事,不是傾訴,也不是悲哀,就像是平常的故事
「那一天,哥哥的妻子臨盆了,那是一個很美麗的男孩子,卻發現男孩子有先天性的心臟病,他不知道的是,少女在同一天生下了女孩子,這個女孩子跟男孩子一樣,患有先天性心臟病,醫生告訴少女,她的孩子活不過二十歲。真是惡魔的命運呢,孩子一天一天長大,哥哥發現了兒子的長相很像自己的妹妹,甚至可以說是一個模子印出來的,在梓的眼中,她為得到像是少女的孩子而高興,聽過一種心理思想嗎?當你最思念那個人時,當你這份思念超越了時間的時侯,連自己的孩子也會像你思念的那個人。
直到一天,梓收到一封信,那個時候,剛好丈夫和兒子去了日本。所以梓擅自打開了信,寄出的人是少女,梓看到那封信後,痛哭失聲,自己跑到醫院只為了看少女一面。少女在臨死以前,一直流淚說希望梓可以幫她照顧有病的女兒,希望可以愛她如同愛自己。
其實少女看出來了,梓之所以會嫁給自己的哥哥不是因為愛,而是因為自己,她想看著少女,只是這麼簡單的理由而已。
雖然看不到自己的哥哥,少女還是因為有人願意接收她的女兒而安心笑了。
梓在病房看到少女的女兒,她的女兒更是跟少女一個模子印出來的,所以對著女孩更是用心疼愛,又或許說,在少女死去那一刻,支持她活下去的便是女孩了,因為少女是她在這個世界上最珍惜的事物,即使女孩的血骯髒得使人不敢想像,她還是把所有的愛灌注在女孩身上。
把她帶回家,用一切方法寵愛她,女孩卻知道,她的血是多麼骯髒不已,女孩逐漸長大,她身邊有愛她的父母,寵她的哥哥,她跟哥哥的感情好得就像是真正的雙生子。
因為女孩是不可以走在陽光下的,她的身份,所以家人決定兩人用同一個名字,那麼她們就可以一起活在陽光之下。
男孩子經常把一張照片給女孩子看,男孩跟她說,這是她的未婚妻,自己在她心目中一定是一個搗蛋鬼。女孩子聽完後笑了,日子不知不覺,男孩子和女孩子都已經十五歲了,女孩子從聽從男孩子說的故事,愛上了男孩子的未婚妻。
男孩子跟她說,如果康復了,一定要跟他的未婚妻道歉,然後跟她結婚。
女孩子第一次感到妒忌,那一刻,她恨不得自己的哥哥死掉。或許是女孩子的願望實現了,沒多久的一個晚上,兩人突然心臟絞痛,在女孩子以為自己這次要死掉的時候。
她張開眼睛,所有人都告訴她,她的哥哥死掉了。
知道為什麼嗎?他們的主治醫生救不了兩個人,所以她們的父母選擇了女孩子。
梓說,因為那是她最心愛的女孩所生的孩子。
男人說,因為這是她欠自己最愛的妹妹的,這是妹妹唯一留給他的禮物。
女孩子在那一刻真想死的是自己,女孩子在最後能做的,只能哀求自己的父母讓自己去實現哥哥的夢想,取代他的身份,去見她的未婚妻。
那個女生還真是漂亮呢,雖然和想像中有點不同,女孩子還是無可壓抑的愛上她,明明說好了只是去見她,卻忍不住想去招惹她,想看她發怒的樣子,想變得跟哥哥在她腦海中的形象一樣。
可是,女孩子還是發現自己是孤獨的,因為女生看到的是她的哥哥,而不是她,所以她請求自己的表姐去辦一場化妝舞會,在化妝舞會上,女生第一次注視女孩子,女孩子的心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滿足感,她與她接吻,告別,離開。
一切也毫無破綻,她覺得自己可以永遠保留著這樣的記憶,因為伊薩是不被容許的存在,她是天神亂倫生下來的孩子,所以不值得幸福。
再後來,女生卻誤會撞破女孩子的身份,女孩子從來不知道自己有一天會來經,因為長期吃藥的關係,她比一般女生發育遲緩,醫生也說過,如果不來的話,或許女孩子可以生存得比較長久,這是警報。
可是,女孩子卻捨不得離開女生,她是她追求一生的夢想,是女生陪她渡過那段灰暗的時期,是祈盼,是罪惡,即使知道女生根本不喜歡她,她還是死心塌地的跟著女生的背後,想著如果女生可以再看她一眼便好了。只看著她,只想著她,只痛恨她。
由紀,我真的很喜歡你,而又為什麼我會這麼喜歡你,你可以告訴我嗎?」
麻友哭了,真情流露,聲音顫抖,哭得臉孔都皺成一團。
「由紀,你聽我說,我,一直不知道該怎麼辦,一下子想,由紀忘記我也無所謂,只要我可以思念由紀就好了。一下子又好害怕,我會從由紀記憶中消失掉。我一直認為自己已經接受這樣的命運,卻在遇到由紀後,變得留戀這個世界。我其實非常害怕,害怕得不得了,所以,其實我一直非常希望你可以陪在我身邊。」
她的眼睛紅紅的,幾乎真實得像是瞪著她看。
「由紀,小時候,哥哥的消失,還有我可以出現在你面前,可是,這次,大概再也沒辦法出現在你面前了。由紀,謝謝你在最後的時光陪著我,我很高興,很開心」
她不禁想緊緊握著麻友的雙手,把她護在懷裡,這樣的麻友太脆弱了。
「和由紀分離,我好難過,被由紀遺忘,我好傷心。」在眼眶打轉的溫熱淚水沿著臉頰緩緩落下「像我這樣的人,不配得到幸福,卻在由紀的身上尋覓到溫暖,所以希望由紀即使討厭我也好,也請不要忘記我。
我喜歡你,由紀,我很想再次跟你上一次摩天輪,很想再跟由紀親吻,很想再跟由紀去旅行,可是這已經是最後了,由紀,謝謝你,我愛你」
錄象就此完結,麻友的話給她深深的震撼。
這是一種複雜的感覺,痛恨,苦惱,酸澀,後悔的感覺,幾乎的下意識的她跑前田敦子的家門前按門鈴。
「那所有的一切都是真相嗎?這些就是真相,那麻友呢?她現在在那裡,帶我去見她」
她心急得扣著前田敦子的肩膀,得到的是她冷眼相待。
「你以為你可以做什麼?就算你現在到美國去找她,她也快死了,你想表現你的同情心嗎?我告訴你,麻友要的不是這種東西,如果你要給同情心,請你回去,我不會告訴你麻友在那裡的,因為你不配」
兩人在對峙著,氣氛一觸即發,是由紀放軟聲音哀求「怎麼也好,求你先告訴我她在那裡」
「我不會告……」
「你就告訴她吧」女子的聲音從後方傳出來。由紀震驚的站在原地,不敢置信看著小嵨陽菜出現在房子裡
「你…你…你好的,告訴她就告訴她吧」前田敦子難得的聽話,可是現在已經不陪她震驚了,麻友才是最重要的,其他都不重要。

你等我,我現在就去見你……

TOP

第十三章

醫院很安靜,安靜得只有死寂的儀器聲音,這是一間心臟科的醫院,住在這裡的病人大多都是患有嚴重心臟病的病人,如果從一出生便住在這裡,那麼人生應該也會跟著變得一遍死寂,孤獨,虛無。
在這裡連呼吸的也會變得沈重「她就獨自住在最高層的6號病房,她的家人允許你的探訪嗎?那是要經過親人的允許」
「我是……」
「她是我女兒的好朋友」從後面多了一把女聲,由紀轉過頭來,毫無意外是一個美麗的女子,她記起小時候,每當那個男孩子聊到他母親的時候,那種敬愛的光芒。
兩人並肩坐上醫院的電梯,彌漫在兩人之間的尷尬氣氛使由紀慌張的左看右望。

「麻友友,她…」
直到梓出聲,由紀才看著女子「她很像她的媽媽呢,不僅是樣貌,還有性格都很像,我常常不自覺就把她當成是她了,記得第一次看到她的時候,我整個都的震撼了,麻友友對著我笑著說,姨姨,是不是我不乖,所以媽媽才會死掉,姨姨,我是不是也跟著很快會死掉」梓的眼光拉得很遠很深,已經掉進了回憶裡面「從那時候起,我便決定要保護麻友友,一定要她生存下去,比起我自己的兒子,她是更重要的女兒。所以,你可以替我,替她的哥哥,替死去的她,守護麻友友嗎?雖然我很討厭你」由紀的心感到一陣說不出的情緒,她到底可以為麻友做什麼?明明只是想看到她,可是看到她的時候,要說什麼,自己卻還是理不出一個頭緒。
「你進去吧,我就在外面等你們,最後只要告訴我,你們的結果就好了」

麻友似乎並沒有注意到有人進來,由紀進去看到的畫面是麻友坐在輪椅上,拿著畫筆想在畫紙上畫出什麼而深思,畫筆卻在此時掉在地上,她想為她拾起掉在地上的鉛筆,麻友卻發脾氣把畫紙,甚至所有東西推在地上。
這是由紀從沒有看過的麻友的失控,麻友抽抽噎噎的哭泣著,或許是呼吸不過來,激烈的咳嗽。
「麻友,不要哭了」從後面抱著麻友的身軀,她的身體比起上一次見到她的時候,瘦了很多,抱著的身軀脆弱不已,只是輕輕一捏就會碎掉的骨頭。
「由紀,你為什麼會在這裡?」她的臉色蒼白,驚訝的看著由紀的到來,可是,驚喜只是一閃而過,很快她便低下頭。
「不要看著我」現在自己的樣子一定很醜,她不想給由紀看見。
「麻友友,不會很醜的喔」拉下她的雙手,棒著她的臉頰,麻友在她的眼中發現的是前所未見的溫柔。
「麻友友,還是很美麗,就像是那天出現在派對的天使,不小心就擄去了某人的心了」感嘆的拉起麻友的手放在自己的臉上「那個女生,還真的很笨,不小心就傷了女孩子的心了。她一直抗拒自己喜歡女孩子的事實,說要報復她,其實自己早已在那個晚上就再也忘不了她了。女生的心中,從來沒有那個男孩子的存在,她喜歡的是把自己當是代替品的女孩子。而且女生在傷了女孩子後,竟然還得到女孩子說的謝謝,你說她該死嗎?」
淚水慢慢從眼眶滑下臉頰,都被由紀從指尖拭去「我覺得那個女生真該死,無論死一千次一萬次也不可以補償回來,你說對嗎?可是,自從女孩離開後,女生整天不知所措,她很笨的,如果不是被人責罵一頓,她還不知道自己喜歡的是女孩子呢。她真的很喜歡女孩子,喜歡她像是小狗一樣用可憐兮兮的眼神看著她,喜歡她像是罵人的告白,喜歡和她生澀的接吻,喜歡與她在摩天輪的最高處接吻,喜歡跟她說我愛你,麻友,我愛你,你還願意跟我在一起嗎?」
她的笑容裡夾雜著眼淚,麻友伸手想碰她,舉到半空的手又緩緩的放下「由紀,我的日子不多了,就算我們在一起,到最後你還是會孤獨一人,而且你不愛我,你只是捨棄不了責任吧了,真的,不用對我負責任,畢竟我有病也不是因為由紀害的,如果要把由紀……」還沒有說完,已經被封去了所有的話語。
「就是因為日子不多了,我們才更應該在一起,難道你不信任我們嗎?你聽我說,我不在乎你明天便會死去,我不在乎你會變成怎麼樣,我只想往後的每一分每一秒都跟你在一起,我只要……我只要……我們兩人是相愛的,不要在乎我們只有一天,就算只有一天,我也會用我這輩子的心去愛你」
「如果我死了,那由紀會感到孤獨嗎?」
她不想由紀死去,她只是不想由紀獨自一個人而已。
「不會的,我不會感到孤獨,因為即使麻友友到了另一個世界,我還是會守護著你,愛著你」
兩人四目相接,相視而笑,動搖的心被她所安撫,只要是由紀,可以很輕易化解心中的哀愁,由紀你知道嗎?那是我人生第一次覺得你是真正屬於我的時刻,謝謝你讓我可以看見了幸福的時刻,原來,只要珍惜每一分,每一秒,那麼,到達生命的盡頭還是會幸福。


柏木由紀在三個月後從美國回來取得畢業證書,作為畢業的代表,她必須負責發言「各位老師,各位同學好,你曾經想過長大後要想成為什麼嗎?
或許很多人小時候都會說,你會想成為大律師,音樂家,再長大一點,你迷上了某個團體後你會說,希望成為歌手,演員,小時候,我們的夢想還真的多呢,想著我們會有無數的日子給我們去追那些夢想,去實現那些夢想。
如果你問我,現在最想要的願望,我會說管她吧。
在看著將來的同時,請先珍惜現在我們還保留著的事物,有些事情,有些生命,都在掙扎繼續珍惜現有的所有的事物。
對也好,錯也好,如果有一天,在人生的某個階段狠狠的摔跤的話。
那一刻起,我們便會明白,生存在這個世界上的意義。
謝謝大家」

「恭喜畢業,由紀」在所有人都在拍畢業照的時候,渡辺麻友在前田敦子的陪同下出現,她還是作男性打扮,麻友跟她說,這一定是她哥哥最想看到的時刻,就讓她在這一刻完成自己作為男生的渡辺麻友最後一個心願吧。
她穿著白色的西服,最近漸長的頭髮綁起來,手上捧著粉紅色的玫瑰花,如同美少年把花交到她手上。
由紀驚訝接過她手中的花,對上麻友在她照顧下開始變得有氣息的臉龐,不是說不批准她來到吵雜的場所嗎?
「由紀,這一定是他最後的心願,親手送上粉紅色玫瑰花給你,高中以前的柏木由紀,都是屬於他的,那麼,從這刻起,柏木由紀可以完完全全屬於我嗎?」

由紀放棄上東京傳統的大學,帶著麻友回到故鄉,雖然說是故鄉,由紀只有跟家人時才會偶然回來,自從上高中以後,她便沒有再回來過。
天氣依舊飄散著滿天的火山灰,曾經她覺得這樣的天空過於陰沉,現在的她,竟不自覺覺得很美麗,是否因為她在身邊,所以連看到的事物都變得美麗。

人山人海的是屬於鹿兒島的祭典,由紀牽著麻友,兩人身穿和服,因為麻友跟她說,曾經她看著那張照片,就是由紀穿著粉紅色的和服,由紀聽完後,看著麻友羞赧的樣子,寵溺的笑著。
手搭在她的頭上「那麼,我們一起穿上和服好嗎?」
用力的點頭,她抱緊由紀的腰,埋進她的懷中,她覺得此刻的自己很幸福,這樣的幸福,即使是持續不久,即使很平靜,她還是覺得心裡面滿滿都是柏木由紀。
只要珍惜無法用言語來表達的東西就好了。

鹿兒島的夏祭跟日本其他的城市不一樣,雖然都是人山人海,但是在九州之地,她們卻沒有盆舞這種表演,而是更文靜,更偏向心靈的一種祭典,九州人稱之為「六月燈」,在祭典開始之前,各個地方掛上大大小小的燈籠,夏祭才叫正式開始。

兩人也在自己的家門前掛了燈籠,各自在燈籠裡寫了自己的願望。
「麻友友,你寫了什麼願望?」由紀看著麻友在認真對著燈籠思索,麻友抱著燈籠,對她吐舌頭「我才不要說給由紀聽」
「麻友友不說給我聽也可以,反正我一會也會看到,麻友的燈籠可是我要幫你掛上去的喔」麻友心慌的想要擦掉上面的字,可是一看到才發現,根本不可能,因為是用毛筆寫上去的
「由紀,由紀絕對不可以看」交給由紀的時候,她還再三的叮囑,由紀只是笑著唯唯諾諾來哄她,直到在她面前掛上燈籠,她才鬆一口氣。

「由紀,這個是什麼?」
「由紀,那個是什麼?」
對著一切東西都感到驚奇的麻友,興奮得像是一個小孩子,東摸摸,西走走,對她而言,所以都是新鮮的事物,由紀逐一向她解釋。
「由紀,那個好可愛」麻友指著射擊攤位上的羊駝,雙眼閃閃發亮,如同找到了什麼寶物。
「想要嗎?」
「不要」
「真的嗎?」
麻友低著頭沒有說話,可是滿臉的渴望還是看出來她想要。
「我去幫麻友贏回來」
就在她滿心歡喜抱著羊駝想要送給麻友的時候,轉過身來,卻發現她不見了,就像是她旁邊從來沒有這個人,街上的景色,街上的人們並不會發現這件事情,他們都沉迷在這個祭典裡面,四周似乎變得寂靜無聲,又是吵雜無比。
她拉開腳下的步伐去找麻友,直到氣喘如牛還是不死心的想要找到那個不知消失到何處的女孩,她在找尋她,不顧一切,不跟思考想要找回她。
後來,她問麻友,為什麼那天會在神社最隱閉的地方出現,麻友跟她說,因為我想由紀再一次找到我,無論我去到那裡,我都希望由紀能夠找到我。
她說完這句,微笑著看著天空,天空放起煙火,她在煙火在天空最響亮的時候,吻了她,微涼的唇在這夏日帶來清涼感,也為她帶來恐懼,她在心裡許願說,希望她們不要像是煙火般短暫。

不要錯過重要想挽回的東西,無法挽回的感情,永遠不會明白那曾經活著的意義。如果說柏木由紀的意義,在很多年後她才懂得這個道理,她不是無法挽回那段生命中最重要的感情,而且在挽回的同時,她逐漸明白到那活著的意義。

TOP

第十四章

休息是為了走更長的路
你就是我的旅途
都是因為你 我一直漫步

想要跟你一起走到最後
但我遺失了地圖
誰給誰束縛 誰比誰辛苦
愛到深處才會領悟

好的事情 最後雖然結束
感動十分 就有十分滿足
謝謝你 是你陪我走過那些路
痛 是以後無法再給你幸福

好的事情 也許能夠重複
感動時分 就算紛紛模糊
不要哭 至少你和我記得很清楚
愛 是為彼此祝福


想要跟你一起走到最後
但我遺失了地圖
誰給誰束縛 誰比誰辛苦
愛到深處才會領悟

好的事情 最後雖然結束
感動十分 就有十分滿足
謝謝你 是你陪我走過那些路
痛 是以後無法再給你幸福

好的事情 也許能夠重複
感動時分 就算紛紛模糊
不要哭 至少你和我記得很清楚
愛 是為彼此祝福

不要哭 至少你和我記得很清楚
愛 是為彼此祝福

她在很多年後,總是在挫敗之間回憶起那段平靜的日子,那段日子給她的是溫暖與鼓舞,從此,她在心裡為她保留了一個位置,那個位置即使可能被收進了最深處,回想起來,依舊如同焦糖的味道,吃一口,甜中帶苦。
來到鹿兒島後她念了文學系,好像從那一刻開始,她便決定把她跟麻友之間的事情,寫成故事,或許不會有人發覺這個故事,因為這是只獻給她的故事。
每天她都窩在只剩下自己一人的家裡,不眠不睡把麻友和她的故事寫在一起。

由紀在睡覺的時候,翻身想抱著身邊的人。發現床邊一片冰冷,驚嚇得馬上從床上站起來。
在黑夜之中,靠著麻友的啜泣聲裡找尋到她的位置,麻友穿著睡衣,坐在床尾的位置。以為由紀已經睡了的她,壓抑著哭泣的聲音。
「麻友友,怎麼了嗎?不舒服」
她搖頭,過了好一會兒雙手抱著由紀的肩膀「由紀,我們會不會太幸福了?可是這樣的幸福是充許的嗎?如果有一天我死了那怎麼辦,留下由紀一個人,如果由紀要孤孤單單的,那麼我寧願由紀快點出軌」
「笨蛋」笑得整個人都在顫抖的埋在她的懷裡,雙手自然的環著麻友的腰「好吧。如果我出軌,有人頭髮上的味道和髮質可以跟麻友友一樣嗎?會有人的眼睛,像麻友友一樣漆黑嗎?還有其他人的嘴唇會像麻友友的嘴唇柔軟迷人嗎?」
麻友聽完由紀的話羞紅著臉低下頭,這實在是挑大逗性的說話,而這麼輕易說出這麼挑逗的話,相信除了柏木由紀沒有第二個人。
「可是,如果由紀一個人孤單,怎麼辦?」
「不會的喔,麻友友就住在這裡」把她的手,放在自己心臟的位置「聽到了嗎?麻友友會一直住在這裡,而且麻友友整天說自己會死,可是一年多過去了,麻友友不是還活得好好的嗎?不如麻友友想一下,如果我死了,麻友友怎麼辦?」
由紀根本在說不可能的話,怎麼可能會比她早死。她還是低下頭沈思著。
「由紀才不會死的,如果由紀死了,我也不要活了」由紀低下頭,磨蹭她的髮絲。
「如果有下輩子,那麼我一定要跟麻友友在一起,我要一出生,就是麻友的鄰居,當麻友友懂事的時候,我就向你告白,然後這輩子都要跟麻友友黏在一起,怎麼也不放手」
「麻友友聽過一個故事嗎?人類本來就是男男,男女,女女組成的世界,就是說兩個人共同擁有彼此,她們一直都過得很滿足,可是有一天,神生氣了,就把她們分開了,結果這世界上便只剩下男女,每個人都在尋找另外該有的剩下那半身,在東奔西走中度過人生。」
「麻友友明白嗎?你便是我的半身了」
「笨蛋」你便是我的半身了,不是我愛你,比起我愛你更接觸靈魂深處的一句話,你已經是我身體的一部分,從我與你分開,到終於給我找尋到你,說不出的歡喜,比起一見鐘情更為震撼,就像是她本來便是自己等待已久的人。
「由紀,讓我成為你真正的另一半」
「可以嗎?」
「嗯」

TOP

[hide]為她解開睡衣上最上的扣子,感覺到雙手都在為這個簡單的動作而顫抖,為什麼會害怕,為什麼會顫抖,那是因為期盼,可以擁有她的全部,卻又害怕會傷害了她,對於這種矛盾的心情,她願意牢牢的記在心裡。
拉下睡衣,露出瘦削的肩膀,炫了她的目。撫上她頸項上的項鍊,兩人對視而笑,這是由紀在她十七歲生日時買給她的,心形的生誕石上簡單點綴海藍的寶石,滑過她的項鍊,摸上鎖骨的位置。
似乎因為她的動作,在微暗的燈光下,麻友的臉頰添上醉人的紅。
「這樣的麻友也很美,為什麼從前沒有仔細看過呢?」把她的長髮撥到耳後,棒著她的臉頰,細細的一遍又一遍的在頸項上落下屬於自己的吻,舌頭在敏感的耳垂輕舔。那是麻友的味道,散發著使人迷惑的味道。
閉上眼睛,感覺她的碰觸,溫熱的唇,溫暖了冰冷的臉頰。這樣的動作,撩撥了心中的弦。
在這個世間上,到底要經歷多少的愛情,才能領悟愛的真髓?很多人或許都認為,一輩子也找不到吧,在她心目中,即使愛得不轟轟烈烈,只要心中有彼此,那麼即使旁到了時間的盡頭,還是有她的思念,這便是她所領悟的一切。
她記起了在她心目中,有一個女孩,那個女孩在照片裡穿著粉紅色的和服,對著鏡頭笑得一臉燦爛。
她記得,有一天,她遠遠的看著那個女孩,優雅的走進學園裡,如同夢裡迴轉了千次的畫面。
她記得,女孩的臉上掛著怒惱的表情,想著如何處置她。
她記得,第一次和她接吻的熱度。她記得,她逐漸變得柔和的目光和眼神,她的一切她都記得,即使時間停止,她也會記得女孩的一切一切。
她與她的眼眸,再一次對上彼此,雙眼之中,只剩下彼此的存在。猶如恆星在此刻也跟著停止了運作,安靜得即使隔著距離,依然聽到對方的心跳聲。
由紀接近她的唇,感覺到她呼出的熱氣。
輕點在紅唇上的是試探,若有似無,交換的是彼此的氣息。
第二次,細細描繪出她唇的形狀,那是比花瓣還要柔軟的唇。
每次的接吻,然後對望。
第三次,與她的舌,慢慢的追逐彼此,來了又逃了,像是她們的關係,一追一逃,最後卻緊緊糾纏在一起,分不出彼此。
第四次,閉上眼睛,安靜的,專心的接觸著彼此的唇。
她的雙手,早已幫她解開睡衣上的鈕扣,褪去她的衣服。
埋首在她的胸前,抱著她的腰,貼著她的心,聽著她跳動的心跳聲。一下又一下「撲通,撲通」的跳動。
麻友抱著由紀,更加貼近心臟的位置,輕撫她柔軟細長的髮絲,滿足的微笑。兩人依偎在一起。
順勢倒在床上,貼在一起的身體交換著溫度。她的在從腰肢緩緩撫上,虔誠的對待身軀的主人,緩慢的挑逗,撫摸,撩撥。
直到她發出似是哭泣的聲音時,才慢慢滑進最柔軟的地方。

「由紀,今年是你的二十四歲生日呢
生日快樂,快點拆開生日禮物吧,這次猜我送了什麼給你。對了,就是由紀的畫像
畫得很醜,對吧」
麻友在畫面裡對著鏡頭舉高畫紙,她的笑容燦爛幸福,對於一切的事感到滿足。
「我好像猜不多要去旅行了,所以留給由紀所有的禮物吧。
這雙手似乎也不能再靈活的畫畫了,所以由紀的樣子被畫歪了。」她噘唇的模樣可愛得很。「不過只要由紀在我心中的樣子還是這麼美麗就好了,所以由紀生日快樂」

「由紀,今年是你的二十五歲生日,生日快樂。
這次,你猜我會送什麼給你。沒有錯,我要送你的是,一張去法國的機票。
由紀,什麼也不要想了,快點收拾行李,代我去法國旅行,記得要帶紀念品給我。
由紀,沒有我在的日子,可能會感到孤獨,有時可能會感到難過。可是你永遠也要記著,我就在由紀的身邊喔」她把手放在心臟的位置「由紀說過,我就住在你的這裡,那麼,我想跟由紀說,你也一直一直住在我的這裡,從來都不曾離開。
記得,由紀,我愛你」

「由紀,今年是你的二十六歲生日呢,生日快樂。
今次送你的生日禮物是,這個,記得嗎?是你送給我十七歲時的生日禮物。
藍寶石的項鍊,由紀,在人生的階段還是會遇到很多挫折吧。
可是,你說過,藍寶石項鍊給的是勇氣,現在我就把我的勇氣也給你。
由紀,我是你人生的其中一個章節,或許你已經漸漸忘記我了。不要緊,忘記我也可以喔,只要我還記得就可以了。
由紀,希望你可以繼續走下去,在你人生的道路上,找到一個愛你的人。
由紀,跟你一起太幸福了,幸福到我覺得跟你相處這幾年幸福到不像是真實,有幸可以陪在你身邊,真的真的太幸福了。
由紀,我愛你」

「由紀,今年是你的二十七歲生日,生日快樂。
不知道這一次,是你自己一個人看還是跟你的愛人一起看。不過不要緊,我還是祝福你快樂。這次的生日禮物,沒有畫,也沒有圖呢,請打開盒子。
這件婚紗美嗎?由紀如果找到喜歡的人了,我希望你可以穿上這件婚紗和那個人行禮。
雖然不能親眼看到,但是我知道由紀穿上婚紗的樣子一定,一定很美麗。
由紀,我愛你」

麻友,記得嗎?
初遇時美麗的身影,其實那時候的柏木由紀從來不相信有如此美麗的人存在於這個世界上。
無論麻友是穿著男裝的校服還是穿著女生的裙子,都美麗得使人側目。
麻友的一舉一動,回憶起來,似乎變成一場美夢,再也分不清,這到底是真實還是只是我作個的一場夢。
記得,麻友友總是愛多愁善感,忽然間就躲在床尾哭得像是淚人。
忽然之間,又會坐不定的,像是小孩子拉著自己去參觀鹿兒島。
麻友好像會忘記痛楚,即使再痛的時候,也會強顏歡笑。
麻友喜歡窩在自己的懷中,跟她有一句沒一句說著無聊的話,這些聲音,吱吱喳喳的有趣得很。
現在,卻再也聽不到屬於她的聲音了。

在她的心中,卻還記得保留著只屬於她的位置,或許時間註定無聲般消失得不著痕跡。但是,她依舊記得,兩人相伴在這安靜的地方,曾經一次次重疊的身影。
到這刻,即使閉上眼睛還是能回憶美好事物,能緊緊握著兩人相處的回憶,一直一直不曾抹滅。

幸福,即使只是一瞬間,她還是相信了永恆。
[/hide]

TOP

哦 ··同人  吼吼 ~~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