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完結文] 【情人节mayuki特别篇】---- 关于第8个字母的一切

[i=s] 本帖最后由 BLACK丶雪恋 于 2012-2-14 22:49 编辑 [/i]

情人节mayuki特别篇----关于第8个字母的一切


2月14日 下午3点 麻友友家

【好冷啊...】

感受着东京2月份丝丝的凉意,麻友友努力的睁开了双眼。

就算把整个身体全部缩进被窝还是觉得冷。

【果然还是发烧了啊】

摸着自己的额头,不用测体温就知道自己肯定在发烧。

勉强的走下床,摇摇晃晃的来到了客厅看着昨天晚上布置了一半的屋子,心里有些怪怪的感觉。

客厅的桌子上铺着浅粉色的桌布,花纹是大小不一的泡沫。

而中间摆着一个插着红玫瑰的水晶瓶,侧面还有一个烛台。

厨房的案板上和四周还散落着做意大利面的食材。

冰箱里还有特意买回来的红酒和不对季的西瓜。

【我真是白痴啊!】麻友友虚弱的靠在门框上,喃喃自语的抱怨着【昨天晚上没有吹干头发就去布置屋子,而且还忘记关窗户。这下可好,发烧了...】

【啊嚏】

揉着自己不争气的鼻子,麻友友觉得自己都要哭出来了。

【今天是情人节,说好和由纪的约会...可是如果由纪来了会把病传染给她的...】

一边想着和由纪的约会,一边纠结着怕由纪会被传染上感冒,麻友友在心里犹豫着。

【啊!已经3点了!!!】

不经意间的抬起头,麻友友发现现在已经是下午三点了,距离和由纪定好的时间还有3个小时。

【算了...由纪的身体才是最主要的,虽然她会不高兴,但是总比生病了好啊!】

自言自语的说着麻友友,在电视柜里不停的翻找着什么。

【找到了】

麻友友从电视柜里拿着一台DV,似乎在不断的调试着。


2月14日 下午3点30分 由纪家


【嗯,这次的也好难吃...】

感受着融化在嘴里的巧克力,由纪皱着眉头说着。

【啊啊啊啊啊!好难做啊!!!】

本来就是料理苦手的由纪,此时此刻居然在厨房做着一种名为巧克力的甜品。

【就是按书上写的啊,可可粉、可可脂、果仁、砂糖、牛奶。啊,刚刚忘记放牛奶了,我说怎么会这么苦呢...】

随着又一次的失败经验的增加,由纪的失败品也达到了第5个了。

从早上10点,由纪就泡在厨房里开始准备做巧克力。

但是这几个小时来没有一次成功过,不是太软就是太苦或者是干脆就是液体状的。

由纪一脸失望的样子看着盘子里的巧克力。

【料理真的是好难...】

不过转念一想,为了麻友友,就算在多失败几次也算什么!

洗了洗手,由纪再一次的兴致勃勃的拿起了书。

【嗯,可可粉2勺,可可脂3勺。然后是砂糖...】

【麻友のために--元気を出して--そんな君は--君じゃないから--いつもみた--汗を拭きながら--冗谈言って--一绪に帰ろうよ】

听着屋子里的手机传来的铃声,由纪急忙的跑了过去,慌张间带倒了还剩下一半的牛奶。

【喂~麻友友~~】

不用看就知道是麻友友,所以由纪才会如此的激动。

可是电话那边就传来嘈杂的声音。

【啊!你们小点声啦,我再打电话呢!喂?由纪啊,对不起啦~今天临时决定为走乱队集体约会!】

【啊...可是,今天是...】

【哎呀,我知道前几天答应你的约会嘛~过几天吧,好么~由纪不要生气啦~】

听着电话那边麻友友的声音,由纪突然感觉天空好重,压的自己都抬不起头来了。

【好了~娜酱在叫我了,拜拜啦由纪~下次哦下次再约会吧~】

【嘟嘟嘟嘟嘟嘟嘟---】

没有给自己一个挽回的机会,麻友友匆忙的挂掉的电话。

麻友友的突然爽约,让由纪的心没了着落。

整个人像没了魂一样,呆呆的坐在床上,看着手机上面闪动的备忘录提醒

【2月14日 和麻友友的约会^-^】

【麻友友,你个笨蛋!!!】

说着,由纪生气的把手机丢了出去。

跌落在一旁的手机,依然忠实的闪动着那条备忘录。

【2月14日 和麻友友的约会^-^】

而此时的笑脸也显得如此的苦涩。


2月14日 下午3点45分 麻友友家

看着电视上闪动着走乱队上次聚会用DV拍下来的画面,麻友友觉得自己好失败。

【由纪一定恨死我了吧】

麻友友在心里想着。

【可是,就算恨我,就算不理我,我也不可以让由纪生病!】

靠在客厅的沙发上,握着手中的电话,环顾着只有自己的屋子,麻友友再一次的睡了过去。

只不过眼角还挂着不甘心的泪。


2月14日 下午6点 麻友友家

【叮咚--叮咚--】

是门铃的声音,麻友友皱着眉头撅着嘴,似乎是不愿意从美梦中醒过来。

【叮咚--叮咚--】

一定是推销保险的!诅咒你卖不出去!麻友友一边把被子蒙住头一边在心里默默地抱怨着。

【咔嚓】

这是钥匙拨动锁芯的声音,不过这细小的声音麻友友根本听不到。

【啊...终于走了么】

麻友友把头从被窝里伸了出来,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

【啊!由纪?啊啊啊啊啊!!!!!】

看着眼前这个面带笑容的人,麻友友先是一愣然后难以置信的尖叫起来。

【为什么由纪会在我家?】

不过看着由纪捏在手中不住摇晃的钥匙,麻友友突然想起来由纪本来就有自己家的门钥匙。

【为什么骗我...】

由纪不疾不徐的说着,脸上挂着那个熟悉的微笑。

这次麻友友倒是没说什么,只是飞快的仍下了被子朝着卧室跑了过去。

因为麻友友知道...

由纪挂在脸上的笑容是代表着她腹黑绝对领域全开的时候。

碰的一声关上了门,麻友友拍着自己上下起伏的胸口。

【咳咳--由纪你快回家吧!娜酱她们一会就来了,今天不能陪你了....】

靠在门上,麻友友还不忘了朝着外面大声的说着。

而此时的由纪则着拿着麻友友还没来得及收起来的DV,较有兴致的看着摆弄着。

【麻友友,这个DV上次来你家的时候,你给我放过的...里面录下来了小森失手打碎一个杯子的画面呢~】

边说由纪边往前倒着画面。啊,就是这个啦~

【刚刚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有听出来的哦~】

把额头抵在门上,感受着门那边麻友友的心跳声。

【麻友友,你个笨蛋!!!】

由纪大声的说着。

【由纪才是笨蛋呢!!!】

门的那边麻友友不甘示弱的反驳着。

【我还是不好心怕你被我传染上会生病才不叫你来的...】

话说到一边就没了声音,麻友友一副说错话的样子捂住了自己的嘴。

【嗯?你生病了麻友友?把门开开,不然我真生气了!】

门的那边传来由纪担忧而且严厉的声音。

怕由纪会真的生气,麻友友只好顺从的打开了门,看着由纪一脸担心的样子,麻友友红着脸像做错了事的孩子一样低着头。

并没有说什么,由纪只是俯下身体,用手指轻轻抬起了麻友友的下巴撩开了头发,把自己的额头贴了上去。

【笨蛋!由纪不要靠的那么近啊!】

麻友友急忙的推开了由纪往后退着,【会传染上你的啊!】

【果然发烧了呢】感受着从麻友友肌肤传来的温度,由纪皱着眉头说着。

片刻的犹豫之后,由纪不由分说的把麻友友公主抱了起来。

【喂,你在干什么啊!都说了不要靠过来了!!!】

被由纪抱在怀里,麻友友不安分的挣扎着,可是越挣扎由纪就抱的越紧。

【听话,乖~】

一边说,一边抱着麻友友朝着床上走去。

由纪轻轻的把麻友友放在床上,按住她的双肩,俯下身子直视着她的眼睛,散落的头发如同杨柳一般垂了下来。

【有吃药么?】

没有责备也没有埋怨,由纪只是温柔的问着。

【没...没有,药太苦了怎么吃得下啊!】

就算被由纪压住了双肩,但是麻友友还是倔强的和由纪申辩着。

不过麻友友抬高的头和由纪俯下的身子,却又近了一些。

突然间,气氛变得暧昧起来。

没有光照进来的屋子,挣扎间被弄乱的睡衣,两人之间咫尺的距离,还有鼻翼间炙热的呼吸。

麻友友害羞的别过头去。


拉开客厅的某个抽屉,里面装的全都是各式各样的药物,都是由纪亲自买回来的。

每次麻友友生病都是由纪大包小包的买好多药回来,可是每次麻友友都不肯乖乖的吃。

脸上同时闪过腹黑和狡黠的笑,由纪一手拎着药还有自己带来的东西,一手拿着一杯冷水重新回到了麻友友的卧室。

虽然麻友友很老实的躺在床上,可是人却傲娇的转了过去,把后背对着由纪。

【来~麻友友吃药了哦~】

【才不要呢!药和由纪一样都是又苦又坏的东西!】

【真的不要么!】

【真的!】

麻友友依然别扭的不肯看着由纪。

【喂!!!你怎么擅自跑到人家床上来啊!!!】

当麻友友感到床上的重量增加了之后,转过身来才发现由纪不真的什么时候已经爬上了床,而且骑在自己的身上。

【你...你想要干什么....】

看着由纪那腹黑的笑和弯弯的眼,麻友友心里不由紧张了起来,夹杂着不安和期待的紧张了起来。

也不和麻友友解释什么,由纪按住麻友友双手,朝着头顶上方弯曲着。

【...你要做什么...】

麻友友的声音和刚刚那有力的质问声比起来小了很多。

由于双手被由纪按住导致身体不由绷直了,在由纪的身下不安分的扭动着。

【唔...】

还没来得及再次发问,麻友友的嘴就被由纪堵上了。

从刚刚接触上因为吃惊而瞪大的双眼,到之后享受般的眯着眼睛,这过程用了不到一分钟。

感受着由纪嘴唇的触感,柔软而湿润,麻友友就感觉自己好像要被由纪所融化了。

嗓子不自觉的发出的呻吟声,让麻友友羞愧难当,虽然不是第一次亲吻,但是这控制不住的快感却让麻友友很是难受。

恋恋不舍的离开了麻友友的唇,由纪意犹未尽的看着自己身下的这个可人儿。

【由纪,你个大笨蛋!这样亲吻会被传染的!】

从可以让人迷失自我的吻中清醒过来后,麻友友依然不依不饶的说着。

【所以,才让你乖乖的吃药啊~】

松开了按着麻友友的手,由纪从旁边的盒子里拿出了一粒胶囊,在麻友友的面前炫耀似的晃着。

【不要,都说了不要吃了!由纪你快从我身上下去!!】

【不要~~~】

由纪学着麻友友的声音说着。

【哼!】

麻友友又闹别扭的转过头去不肯看着由纪的脸。

趁麻友友转过头去的功夫,由纪把那粒胶囊放进了自己的嘴里,然后再次的俯下了身体。

由纪先是小鸡啄米似的舔着麻友友紧闭的嘴唇,可是随着由纪加快了亲吻的节奏,麻友友的身体也诚实的反映着。

微微张开的嘴唇,在口腔里那小小的舌头,还有麻友友那渴求般的眼神。

由纪也开始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

用舌头抵开了麻友友的贝齿,深入到刚刚没有接触到地方。

轻轻扫过麻友友的牙齿,那锋利的快感如同电流般的刺激着麻友友的神经线。

让她那小小的身体也不住的扭动着,颤抖着。

更多,还要更多!

麻友友双手环抱住由纪,朝着自己身体的方向用力的抱紧着。

感受着麻友友那激烈的反应,由纪也开始了更进一步的进攻。

贪婪的吸吮着麻友友嘴里的味道,由纪的舌头在麻友友的嘴里不断的徘徊着,触碰着她那敏感的神经线。

而麻友友也不甘示弱起来,伸出舌头和由纪忘情的交缠在一起。

就在这个时候,由纪那原本也有些迷乱的眼神突然清澈了起来,把那刚刚一直压在舌下的胶囊送到了麻友友的嘴里。

没有一丝的反抗余地,麻友友只能诧异的瞪大眼睛,感觉着口中那不属于由纪的异物感和胶囊融化在嘴里的苦涩的感觉。

猛的一下推开了由纪,麻友友带着哭腔说着

【由纪!你个大坏蛋不理你了!苦死了!!!】

说完竟然闭上了眼睛不再睁开。

可是几秒钟过后,麻友友再一次的感觉到自己的嘴唇被什么东西触碰着,这次麻友友学乖了,紧紧地闭上了嘴。

看着麻友友闭着的嘴,由纪只能把衔在嘴上的巧克力整个的含在了嘴里。

感受着巧克力慢慢的融化在了口腔里,特有的香甜的味道也传了出来。

这是由纪第三次俯下身子吻上了麻友友那紧闭的嘴唇。

是由纪的嘴唇,再一次感觉到了由纪的吻,麻友友也不能熟视无睹的闭着嘴了。

如果说什么东西是好吃的让麻友友难以自拔,那就是由纪的吻了。

无论千百次,总是那么让人向往和期待。

而这一次也没有让麻友友失望。

麻友友张开嘴准备去迎接由纪的吻,但是却发现有什么东西从由纪的嘴里流了出来。

黏黏的,甜甜的还带着浓郁的香味。

是巧克力!

麻友友贪婪的从由纪的口中不断的索求着,舌头一次又一次的伸进了由纪的嘴里,绕着由纪的舌头不住的转动,然后认真的仔细的品尝着这里面每一丝的味道,那混合着由纪和巧克力的味道。

半饷过后,由纪心满意足的抬起了头。

可是身下的麻友友却不满由纪的离开,依然在追逐着由纪的嘴唇不住的亲吻着,直到身体再也抬不起来,麻友友才重重跌回床上。

看着麻友友满嘴的巧克力,由纪没忍住的笑出了声。

下意识的捂了下嘴,却发现自己的嘴边也都是巧克力。

低下头看着麻友友的眼睛,而麻友友也抬起了头看着由纪的眼睛。

彼此都从对方的眼睛中看到了自己满嘴巧克力那滑稽可笑的样子。

由纪从身边拿出了一个心形的纸盒子,上面的精心装饰的封皮已经被撕开了。

里面装着满满的全部都是巧克力。

平端在自己胸前,由纪看着还被自己压在身下的麻友友,满脸笑意的说着。

【麻友友,情人节快乐~~~】

[hide]
【那些巧克力都是由纪做的么?】

躺着床上感受着由纪胸怀散发出的热量,麻友友小鸟依人般的说着。

【额,其实不算是我做的,我只是融化了别的巧克力,然后按照麻友友喜欢的样子又重新烘制了一次...】

想到自己家厨房中那些失败品们,由纪无奈的笑着,果然最后还是放弃了自己亲手去做。

【我就知道,我的由纪不可能有那么厉害的!】

麻友友靠在由纪的怀中坏笑的说着,边说边用头发蹭着由纪那精致的脸庞。

感受着那异样的触感,由纪的心中一股名为欲望的火苗开始燃烧了起来。

抱着麻友友的手不安分的从她衣服的下摆伸了进去。

【嘶--好凉,由纪你要干什么???】

由纪那稍微有些冷的小手,不停的在自己的后背上抚摸着。这样的触摸感是麻友友最喜欢的了,温柔而大胆,细腻且舒适。

轻轻的舔舐着麻友友的耳朵,把那小小的耳垂含在嘴里,感受着麻友友不住颤抖的身体,由纪的身体也传来了燥热的感觉。

【麻友友没有穿内衣呢~】

由纪小声的在麻友友的耳畔说着。

【嗯...你睡觉的时候还会穿内衣么,由纪是大笨蛋,突然闯进人家的屋子还莫名其妙的跑到人家的床上来,而且还说着奇怪的话!由纪是大坏蛋!】

连珠炮似地麻友友不停抱怨着,虽然嘴上那么说着,但是身体还是渴求般的扭动着。

为了相应麻友友的渴求,由纪大胆的把手滑落进了麻友友的裤子里,挑开内裤那最后一层的防线,由纪的手毫无阻拦的触摸到了那片神秘的禁区。

【嗯...】

麻友友的嘴里传出来细微的呻吟声,这声音如同魔咒般的在由纪的心里不停的盘横着。

顺着那禁区自然分开的大门,由纪用手指轻轻的画着圈,片刻间手指就感觉到了湿润。

【麻友友,流出来了呢】

【...不要...不要说些...奇怪的话...】

随着湿润度增加,由纪也加快了手指转圈的速度,而麻友友的呻吟声也开始大了起来。

心中燃烧着的欲望越来越强烈,由纪翻过身子再一次的把麻友友压在了身下。

低下头,由纪伸出舌头轻轻的划过麻友友那小巧的耳垂,雪白的颈脖,棱角分明的锁骨。

然后用牙齿解开了麻友友睡衣的扣子,拉开睡衣麻友友那小小的胸部露了出来。

虽然小巧但是却很挺拔,由纪一口含住了一侧的凸起,舌头在上面不安分的打着转。

【嗯...由纪...】

麻友友的身体上下同时被由纪侵略着,一直勉强压抑的呻吟声再也控制不住了。

【唔...嗯...】

听着麻友友的呻吟声,由纪捏着麻友友身下那粒小小的凸起,似有似无的拨弄着,挑逗着。

【不要...那里...不行...】

嘴上虽然在拒绝着,可是麻友友却扭动着腰肢似乎是想要的更多,更多。

感觉湿润的程度差不多了,由纪攀上麻友友的耳边慢慢的说着,【要开始了哦~~】

对于由纪的话,麻友友没有一丝一毫的抵抗,只是顺从的点着头,然后一脸紧张的抓着由纪的胳膊。

手指顺着内侧滑了进去,感受着麻友友那潮湿而紧缩的触感,由纪不由得一阵窒息。

再次吻上了麻友友的唇,由纪手指开始了更深更快的步伐。

轻轻触碰着内壁上的褶皱,手指以很慢的速率在抽动着,每一次的进出都带着麻友友呢销魂的呻吟声。

拇指也不安分的揉捏着上方那粒小小的凸起,多重的快感如同海浪一般冲打着麻友友的身体。

【唔...唔...】

随着由纪节奏,麻友友也呻吟声也大了起来,虽然舌头被由纪含在了嘴里,但是从嗓子里挤出的音声却依然遮掩不住。

颤抖着分开了双腿,以更深入的角度来迎接来自由纪的快感。

【由纪...快...快一点...】

随着由纪加快的抽插,麻友友迎合似的扭动着自己的身体。

充满羞耻的液体也逐渐的流了出来,打湿了床单。

淫靡的味道弥漫在这狭小的空间里,断断续续的呻吟声为这里更添上一丝色情的意味。

由纪的每一次深入都触碰到麻友友那花蕾的中心,每一下都击中麻友友最敏感的地方,让她的身体散发着原始的快感。

【唔...唔...】

随着麻友友的呻吟声越来越大,喘息的声音也急促了起来,身体似乎也颤抖的更加激烈了。

感受着身下的可人儿的变化,由纪更加卖力的抽动起来。

【麻友友...麻友友...】

一边抽动着手指,由纪一边忘情的低呼着麻友友的名字。

【嗯...由纪...最爱你了...由纪...啊....】

逐渐飙升的快感让麻友友的身体到达了承受的极限,高潮一触即发。

【我也爱你,麻友友...】

极大限度的触碰着花蕾的顶端,麻友友随着这一下一直忍耐着的快感一下子爆发出来。

夹紧的双腿,紧绷的身体,麻友友不住颤抖着。

死死地抓着由纪的胳膊,麻友友在享受着这世间最美妙的感觉。

炫耀般的在麻友友眼前晃着那沾满麻友友液体的手指,由纪一脸的坏笑。

高潮后的脱力感让麻友友失去了和由纪斗嘴的力气,只是白了她一眼然后看向别处。

看着满身汗水的麻友友,由纪再一次的把她抱了起来,朝着浴室走去。

【喂!放开我啦...】

麻友友虚弱的躺在由纪的怀里低声的抗议着。

【不会放过你的哦~】

抬起头看着墙上指向8的时针

【因为夜还很长~~~~】

由纪再一次腹黑的笑着。
[/hide]

第八个字母,楼主你太隐晦了……

TOP

沙發~~
好久沒在天氣壇看到新文了
果然情人節就是要有這種甜滋滋的氣氛呢

TOP

情人节快乐啊这两只!!

TOP

...Lz的文不知道为啥感觉..
容易看..是因为回车很多吗?..看起来舒服.....奇怪

TOP

小炎真是太了解我了>3<第八個字母我最愛了
由紀攻最高,mayuyu你翻不了身的(踹)

TOP

好久没看这些了啊……心里有些小感动……

TOP

第8个字母...
指向8的指针一语双关啊

TOP

第8个字母..............

TOP

这才是情人节应有的福利嘛……大小姐是披着羊皮的狼腹黑攻不解释……

话说回来……大小姐的口移……还真是百用不腻的梗……我看过的文里面只要讲到关于大小姐的KISS……80%都是这么来的……
帖内回复
BLACK丶雪恋 在 2012-2-15 18:12 说:
吾王必杀技啊~

TOP

返回列表